想讀英語書?推薦「通勤書單」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過去幾個世紀,多數大城市的通勤時間都大幅增加。隨著市區的房價飆升,很多勞動者紛紛向價格更低的市郊遷移——但要降低房租,就只能延長通勤時間。例如,根據2015年的一項調查,每天花費兩小時通勤的英國人在過去10年增加了72%。

事實上,最近的研究還發現,典型的倫敦人每周花在通勤上的時間平均為6小時10分鐘,而紐約人還略高於這一數字,達到6小時18分鐘。

與此同時,千禧一代的閲讀量則超過他們的長輩。根據皮尤的一項調查,18至29歲的美國讀者中,約有72%過去一年讀過一本印刷書,超過之前的任何一個年齡段。與此同時,圖書讀者研究公司Codex Group表示,44歲以下的圖書購買者有三分之一減少了數字設備的使用時間。在經歷了一段時間的停滯後,印刷書銷量過去3年每年都有所增加。

出版商也充分意識到這兩大趨勢,因而積極追逐這股"通勤閲讀"趨勢。企鵝出版社發言人菲利帕·考伯恩(Philippa Cowburn)表示,該公司已經開始發行"方便手拿、放入口袋和外出攜帶的"小尺寸圖書。與之類似,牛津大學出版社也發行了一批35,000字的圖書,採用了塊狀段落排版方式,方便你在注意力被打斷時快速找到剛剛讀到的地方。

按照成年人每分鐘大約300個單詞的平均閲讀速度,每周6個小時的通勤時間大約可以閲讀10.8萬單詞,而且仍然能留出足夠的時間查看和更新Twitter。《呼嘯山莊》、《格列佛遊記》或《哈利·波特與阿茲卡班的囚徒》大約都是這樣的長度。當然,前提是你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且有足夠的空間打開一本書。如果自己開車上下班就無法做到了——除非你收聽有聲圖書。

即便是短途通勤也可以用來增加閲讀量。所以BBC Capital提出一個問題:就通勤而言,最好的閲讀方式和閲讀材料究竟是什麼?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隨著通勤時間延長,年輕人的閲讀量也在增加,這一趨勢開始引發出版商的關注(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15分鐘之內

荷蘭格羅寧根大學神經心理學家韋伯·布洛維(Wiebo Brouwer)認為,詩歌很適合短途通勤。他表示,短途通勤最適合閲讀"短時間就能看完的文字,例如新聞或短詩。"

"看完這種短篇內容後可以選擇再讀一篇短文,還可以凖備換車,或者與人對話。"他說。

另外一種題材則是小小說。愛爾蘭小小說作家亞當·特羅德(Adam Trodd)表示,1000字以內的作品很適合一兩站的路程。可以從《睡眠是一種美麗的色彩》(Sleep is a Beautiful Colour)開始,這是今年6月為慶祝"小小說日"而出版的一本選集。

為了製作其他類型的短篇閲讀材料,出版商還在印刷長篇作品的精華版,例如企鵝出版社的《偉大的想法》(Great Ideas)系列;或者簡短的主題概述,例如麻省理工學院出版社的《基本知識》(Essential Knowledge)和布魯姆斯伯裏出版社的《實物教學課》(Object Lessons)。

30分鐘之內

30分鐘的通勤時間比較適合閲讀短篇小說集。牛津大學出版社書店副店長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推薦"大師的作品",例如安東·契訶夫(Anton Chekhov)、凱瑟琳·曼斯菲爾德(Katherine Mansfield),以及洛裏·摩爾(Lorrie Moore)這樣的"新大師"。

"我個人更偏愛相互關聯的故事。"倫敦Peirene出版社負責人梅克·澤沃格爾(Meike Ziervogel)說。她推薦歐魯米德·柏博拉(Olumide Popoola)和安妮·霍姆斯(Annie Holmes)的《裂痕》(Breach)、愛麗絲·門羅(Alice Monroe)的《貧窮的女傭》(The Beggar Maid),以及大衛·斯扎萊的《這就是男人》(All That Man Is)。

符合這一標凖的還有《坎特伯雷故事集》(The Canterbury Tales)、《十日談》(The Decameron)和《一千零一夜》(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這些中世紀後期的故事集都採用同一個框架,每一個故事都適合不同的場景中閲讀。

另外,出版商露西亞·奧弗萊厄蒂(Luciana O'Flaherty)認為,牛津大學出版社的《牛津通識讀本》(OUP's Very Short Introductions )或許很適合30分鐘的通勤路程,例如從伊靈(Ealing)到法院巷(Chancery Lane),或者是從布魯克林(Brooklyn)到曼哈頓市中區(Midtown Manhattan)。

她推薦早上閲讀非小說類讀物,晚上閲讀小說。如果從其他地方來到倫敦,她建議從經典作品看起。"如果你從裏士滿(Richmond)來,可以看看《火星人入侵薩里》(Martians invading Surrey ),或者弗吉尼亞·伍爾夫(Virginia Woolf)的《牆上的斑點》(The Mark on the Wall)。"她說。

45分鐘之內

對於這種通勤長度的人來說,連載小說非常適合。狄更斯的《匹克威克外傳》(Pickwick Papers)——出版界的第一本現象級作品——以連載形式呈現(總共19次),所以分章節閲讀恰恰可以回歸它的本源。

威爾基·柯林斯(Wilkie Collins)的《月亮寶石》(The Moonstone)是第一部長篇偵探小說。查爾斯·狄更斯曾在自己編輯的《一年四季》(All the Year Round)雜誌上連載過這部小說。

《三劍客》(The Three Musketeers)最初也是在報紙上以連載的形式刊登的。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的《貴婦畫像》 (Portrait of a Lady)和《奉使記》(The Ambassadors),以及哈里特·貝切爾·斯托夫(Harriet Beecher Stowe)的《湯姆叔叔的小屋》(Uncle Tom's Cabin)同樣如此。

通過信件和日記方式講述的書信體小說也很適合45分鐘的通勤時間,比如塞繆爾·理查森(Samuel Richardson)的《克拉麗莎》(Clarissa),或者年代更近一些的阿拉維德·阿迪加(Aravind Adiga)的《白虎》(The White Tiger)。

60分鐘或更長時間

你是個幸運的上班族——這麼長的通勤時間足夠讓你沉浸在篇幅更長的作品裏。"開始閲讀一本新的小說時,可能需要長時間的閲讀才能構建內部語境,以便解讀和欣賞故事的獨立要素,而短途通勤的閲讀效果不夠完善。"布洛維教授說。

如果在短途通勤中反覆融入和跳出長篇小說,"雖然可以略微了解小說的大致內容,但通勤者因為故事情節的割裂產生的失望感受可謂得不償失。"他說。

在這種長度的通勤過程中,可以首先考慮最近的重要獎項獲獎作品——例如2016年的布魯克獎獲獎作品——保羅·比蒂(Paul Beatty)的《背叛者》(The Sellout)、或者2015年的獲獎作品馬龍·詹姆斯(Marlon James)的《七次謀殺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Seven Killings)。

如果閲讀這一類的非恐怖小說,可以參考經過精心挑選的書單,例如"圖書管理員最喜愛的100本小說",《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位居首位、現代文庫的"百部20世紀最佳小說",《尤利西斯》(Ulysses)居首,或挪威圖書俱樂部的"世界文學百強作品",《堂•吉訶德》(Don Quixote)居首。

熟能生巧

英國精神病學顧問兼小說家泰德·湯姆森(Tade Thompson)認為,在較短的通勤時間內集中精力閲讀就需要學會忽略一些刺激物,例如周圍的人或者悶熱的車廂——把精力集中於手頭的任務。

"形成習慣可以對此形成幫助。"湯姆森說。遵守承諾、前後一致、保持規律都能促進與閲讀有關的大腦通路。所以,如果一直堅持這麼做,你就會更加擅長閲讀。

你可能並不知道,通過一點練習,通勤或許會成為一天之中最令你期待的一段時間。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