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里斯花呢:從海島服裝到前衛時尚

(圖片來源: Kathryn MacLeod) Image copyright Kathryn MacLeod

蘇格蘭的外赫布裏底群島(Outer Hebrides)的哈里斯島(Isle of Harris)風景優美:白色的沙灘,碧藍的海水,連綿起伏的山丘,猶如人們嚮往的熱帶度假地。

不管天氣如何,這裏永遠那麼美麗,是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地方。一個多雲的春季早晨,我回到哈里斯島,但此行我不是去欣賞那裏的美景,而是為了目睹哈里斯花呢(Harris Tweed)的生產過程。我小時候住在鄰近的路易斯島(Isle of Lewis),長大離家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哈里斯花呢的生產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哈里斯花呢是蘇格蘭外赫布裏底群島獨特的產品(圖片來源: Caiaimage/David Henderson/Getty Images)

唐納德·約翰·麥凱伊(Donald John Mackay)住在沿海小村魯斯肯泰爾(Luskentyre),自1970年就開始織造哈里斯花呢了。這種手工織造的呢料柔軟而暖和,色彩明麗,花紋多樣,是外赫布裏底群島的特產。

"我父親就是織工,所以我們從小就熟悉織花呢的情景。"麥凱伊對我說。1991年麥凱伊和他的妻子莫莉一起創建了"魯斯肯泰爾哈里斯花呢公司"(Luskentyre Harris Tweed Company),2011年他因為在這個行業的貢獻被授與大英帝國勳章MBE。

在他家的工作坊裏,麥凱伊使用一架單幅哈特斯利織布機織花呢,自己設計花紋,他的設計靈感來自"當地風光和海景"。這天,麥凱伊在織機上飛梭走線,使複雜的織布過程看上去輕而易舉。最後織出一幅反映出戶外景象的藍黃花紋相間的雅緻花呢。

Image copyright Kathryn MacLeod
Image caption 唐納德·約翰·麥凱伊自1970年起就在家鄉魯斯肯泰爾織花呢了(圖片來源: Kathryn MacLeod)

"花紋圖案反映了你出生長大的地方景色。"出生於路易斯島的蘇格蘭女裝設計師桑德拉·莫雷(Sandra Murray)曾經為女王伊麗莎白二世製作服裝,她就曾用過麥凱伊織造的哈里斯花呢,"不管你喜不喜歡,它成為你基因的一部分。"

風光與呢料的相似不是偶然的,哈里斯花呢與它的生產地密不可分。它使用的是當地羊毛,採用天然染料,島民織造和使用這種花呢已經有幾百年歷史了。不過直到19世紀中期,哈里斯花呢才在其他地方流行起來。這得感謝頓莫爾夫人(Lady Dunmore)的努力,她的已故丈夫曾經是哈里斯島的主人。現在哈里斯花呢成為世界上唯一一種受到英國國會法案保護的面料,確保哈里斯花呢必須"在外赫布裏底群島生產,由當地島民在家裏手工織造,使用純初剪羊毛為原料,染和織都必須在外赫布裏底群島"。

Image copyright Harris Tweed Authority
Image caption 哈里斯花呢使用天然染料來反映當地海島風光(圖片來源: Harris Tweed Authority)

大約400名島民參與哈里斯花呢生產——最初是在20世紀初有了這個規模。哈里斯花呢的獨特之處在於,它是世界唯一一種手工織造的商業呢料,而且跟其他商業面料不同,哈里斯花呢是先把新羊毛染色後才開始織造。

"我們織染的顏色幾乎無人匹敵,主要是我們染羊毛而不是染織好的面料。"目前哈里斯花呢最大的生產商"哈里斯花呢赫布裏底"(Harris Tweed Hebrides)的創意總監馬克·霍格斯(Mark Hogarth)解釋說,"所以在我們織造複雜圖案生產之前,就已經有了高質量的羊毛產品。"

莫雷談到染色過程有同樣感受,她說:"那意味著我們擁有各種奇異斑斕的彩色羊毛去織花呢,創造出美妙的圖案。用其他方式是難以做到的,因此使哈里斯花呢獨樹一幟。"

Image copyright Kathryn MacLeod
Image caption 哈里斯花呢必須在外赫布裏底群島手工織造完成,必須用染色的羊毛生產(圖片來源: Kathryn MacLeod)

在路易斯島的紹波斯特工坊(Shawbost Mill)——"哈里斯花呢赫布裏底"生產基地,我親眼目睹哈里斯花呢的生產過程。還沒走進工坊我就聞到了未洗過新羊毛的氣味,然後眼見這些羊毛被裝進染缸。

不同顏色染好的羊毛按照織造圖譜分門別類,然後梳織成毛線,送到那些島民織戶家裏。織好的呢料送回到工坊,進行最後的加工修整,清洗、晾幹和平整,經過檢驗合格後,才能印上重要的外赫布裏底哈里斯花呢印章。

在那之後,哈里斯花呢走向全球各地:可能在倫敦,可能在東京,在巴黎的時裝公司,在時裝T台上,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城市街頭。麥凱伊為法國時裝香奈兒(Chanel)生產過,為克拉克鞋(Clarks)生產過;2003年當體育時裝品牌耐克(Nike)與他聯繫時,消息上了新聞頭條。這個大訂單將哈里斯花呢用在運動鞋上,數以千米的需求量大大促進了哈里斯花呢的生產。

Image copyright Harris Tweed Authority
Image caption 大約400名外赫布裏底群島的居民參與哈里斯花呢的生產(圖片來源: Harris Tweed Authority)

儘管時裝工業交替輪迴的性質,哈里斯花呢一直受到青睞。上世紀60年代的倫敦,哈里斯花呢製作的迷你裙供不應求;80年代末期,英國時裝大師薇薇安·韋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將哈里斯花呢用在她1987年秋冬季倫敦時裝周展台上,令人耳目一新。多年來,設計師拉夫·羅蘭(Ralph Lauren)和法國香奈兒都對哈里斯花呢心愛有加。

今天,哈里斯花呢繼續在世界時裝舞台閃爍。霍格斯說,哈里斯花呢對當下時裝季格外感到興奮,艾達姆(Erdem)、普拉達(Prada)還有莫羅·伯拉尼克(Manolo Blahnik)都有哈里斯花呢產品,顯示了這種蘇格蘭面料的生命力。

哈里斯花呢之所以深受前衛時裝界歡迎,是因為這種面料不是跟隨潮流應運而生,而是它如此經典,奢侈的面料深深植根於傳統、遺產和獨特的地點。

Image copyright Kathryn MacLeod
Image caption 哈里斯花呢受到很多著名時裝品牌的青睞(圖片來源: Kathryn MacLeod)

"消費者開始喜歡手工製作的產品,喜歡優質產品。"哈里斯花呢印章監督機構"哈里斯花呢管理機構"(Harris Tweed Authority)的總監勞娜·麥考雷(Lorna Macaulay)說,"我們無須編造,我們的工作就是如實傳播外赫布裏底群島手工織造的故事,傳播這一真實的歷史、遺產和新一代織造者。"

當顧客買一件哈里斯花呢製作的東西——外套、一雙鞋,或者椅子,他們所得到的是一點外赫布裏底群島產物,它不僅只是色彩和圖案,它源於久遠的歷史,從蘇格蘭群島來到你手中。

這也是我喜歡穿哈里斯花呢外衣的原因之一,它呈夾雜著紅色和紫色的酒紅色,我到世界各地都可以穿上它——在秋季的紐約街頭,在愛丁堡濛濛細雨的下午,然後又隨我回來,在荒野,在山間,在我稱為故鄉的外赫布裏底群島的海灘上。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