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城:體驗「令人意外」的禮貌文化

(圖片來源:Lucas Vallecillos/Getty Image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在墨西哥城生活了六個月,我才第一次看到有人在公共場合發脾氣。而發脾氣的並不是墨西哥人。

那是在一個工作日下班之後,我在一家喧鬧的咖啡館坐著,收銀台旁邊排起了很長的隊。突然,一個男人開始朝收銀員叫嚷。"你這是想搶劫我!"他用西班牙語大吼,並不是墨西哥口音。

他環顧咖啡館,大聲宣稱自己給了收銀員500比索,收銀員卻只找回200比索零錢。年輕的收銀員顯得很難堪,而正在排隊的人有的將目光轉向自己的腳,有的則盯著他們面前擺放的糕點。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你很少會看到一個墨西哥人在公共場合情緒失控(圖片來源:John Mitchell/Alamy)

"這真是難以置信!"那個男人正在大喊大叫,他的憤怒和惱火直指咖啡館裏的每一個人。"這是犯罪。"

沒有人來幫他。他竟如此大喊大叫,每個人都很震驚。最後,收銀員轉身走進了後面的房間。那個男人又喊了幾分鐘,然後氣衝衝地離開了咖啡館。等他消失在人們視野之外,收銀員就回到了收銀台,對下一位顧客笑了笑,繼續像往常一樣點單。

我不知道這個人是從哪裏來的,但顯然,他不是來自墨西哥城。或者墨西哥的任何地方。你很少會看到一個墨西哥人在公共場合情緒失控,除非他喝了過量的龍舌蘭酒。

這是因為在墨西哥城,有兩件事是絶對行不通的:明顯的煩躁和過於直接。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墨西哥城被認為是拉丁美洲最現代和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圖片來源:Lucas Vallecillos/Getty Images)

從小時候開始,墨西哥人受到的教育就是不要過於情緒化。墨西哥的俗語"El que se enoja pierde"字面意思是"憤怒的人會有損失"。

"我們被教導,需要在任何情況下盡可能保持冷靜。"來自北部沙漠州索諾拉州(Sonora)的墨西哥城移民研究員埃萊亞薩·西爾維斯特(Eleazar Silvestre)說。

包括墨西哥城——這個城市被認為是拉丁美洲最現代和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在內的國家中心地區應將這種做法提升到更高的水平。

"在這裏,在任何情況下,你都不能過於直接,"西爾維斯特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墨西哥的俗語"El que se enoja pierde"字面意思是"憤怒的人會有損失"(圖片來源:Tony Anderson/Getty Images)

墨西哥城的文化規範涉及禮貌的程度,至少是表面程度,這一點我在其他同樣規模的城市從來沒有經歷過。每天有2500萬人在這個龐大的都市中穿行,想必矛盾是經常發生的。但是在這裏,有一種有組織的混亂和功能,這依賴於禮貌的交流(特別是陌生人之間的例行問候和道別),以及讓人印象深刻的耐心。

比如,在墨西哥城,一句簡單的請求"Pásame la sal, por favor"(請把鹽遞給我)如果換成這個表達會更好:"Podrías pasarme la sal si seas tan amable"(請問您是否願意幫我個忙,把鹽遞給我呢),然後接一句"Muchas gracias"(您太善良了,非常感謝)。

這些禮貌用語的傳統是由原住民(包括阿茲特克人Aztecs,他們的後代是現代納瓦特人Nahuas)傳下來的,後來與西班牙的宮廷傳統相融合,1519年,赫爾南·科爾特斯(Hernán Cortés)和他的征服者隊伍佔領該地區.而墨西哥北部地區情況不同,沒有明顯的殖民統治時期,但中部和南部地區受到了西班牙300年統治的影響,其後是近100年的墨西哥獨裁統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禮貌用語的傳統由墨西哥的原住民代代相傳(圖片來源:Glow Images/Getty Images)

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UNAM)人類學教授帕特裏夏·加利亞多·阿里亞斯(Patricia Gallardo Arias)解釋說:"不直接的交流方式與缺乏信心有關。""就墨西哥而言,這可能與征服和政治氣候有關。"

墨西哥城位於阿茲特克帝國中心的納瓦地區中心地帶,在此尤其可以看到這一點。

"從殖民時期開始,在新西班牙中心佔多數的納瓦特人就有一個複雜的巴洛克式的禮節制度,後來傳給墨西哥的西班牙人,"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UNAM)的語言學教授路易斯·費爾南多·拉拉(Luis Fernando Lara)說。"另外,顯然,西班牙語裏有數以千計的納瓦特語單詞。"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墨西哥語中的巧克力(xocolatl)和辣椒(cilli)源自納瓦特語(圖片來源:ML Harris/Getty Images)

在中美洲,大約有150萬納瓦特人的後裔仍在使用納瓦特語,其中大多數人居住在墨西哥城南部的丘陵地帶,主宰著這座城市的服務業和市場。

除了為西紅柿(tomatl),巧克力(xocolatl),辣椒(cilli)和鱷梨(ahuakatl)提供詞語外,納瓦特語中還包含一種表示尊敬的語態和問候習俗,無關時間與周圍的情況。通過在單詞上添加一些後綴,可以區分一個人的年齡,出生順序和社會地位,也能表明你對他們情感。

"在墨西哥的西班牙語中,納瓦特語的一個例子就是我們早上的問候語"como amaneciste",字面意思是"早晨怎麼樣?"。在納瓦特語中,問法是 "¿Quen otitlathuilli?"——或者說"今天早上陽光照耀你的眼睛,感覺怎麼樣?"。墨西哥城詩人、納瓦特學生迭戈·羅伯斯(Diego Robles)說:"只有在這裏,我們才以這種方式互相問候。"

在一些原住民社區,包括納瓦特人居住的一些社區,在與他人交談時不看別人的眼睛是一種尊重的表現,而長時間保持眼神交流,尤其是在兩個男人之間,可以視為侵略的象徵。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坐出租車時,禮貌的行為可以讓行程更加通暢、愉悅,或許還能減些車費(圖片來源:Kari/Alamy)

墨西哥城歷史上對原住民待遇不公,這是墨西哥城一個敏感的話題,過去的影響從現在國家的社會結構和不直接的溝通方式上依然可見。在某些方面,在一個人們對任何權威都嚴重不信任的國家,沒有人想引起事端。墨西哥城的禮貌是讓自己與外界分清界限的一種特有方式。結合一種不去煩擾任何人的真誠願望。例如,如果你曾在墨西哥城問路,你可能會發現自己一直在順著他們指的路繞圈,因為他們不想承認自己也不知道方向,那樣會顯得很粗魯。

類似地,坐出租車時,在簡單的問候之餘加一些禮貌的行為,你會發現可以讓行程更加通暢、愉悅,或許還能減些車費。大聲命令別人,並且不表示感謝,不管是對咖啡師還是停車場的服務員,你都將會聽到想像不到的怨言。例如,如果你不多表達問候,或者表現得專橫、粗魯或者自私,就會被視為征服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如果你的行為專橫、粗魯或者自私,就會被視為征服者(圖片來源:Ipsumpix/Getty Images)

並不是說墨西哥城的每個人都是"好人"。作為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一,墨西哥城存在許多的問題(從犯罪到缺水,腐敗到交通)。許多旅行者發現,在這裏,人們至少肯花時間表達禮貌。這些人有助於保持城市穩定。這對於一個在古老湖牀上建造的城市是非常重要的,城市有的部分正以每年20厘米左右的速度下沉。

"也許'有組織的混亂'這一矛盾是定義墨西哥城的好方法。"勞拉(Lara)說。"比如說,與聖保羅或利馬相比,墨西哥對待每件事的秩序意識是令人驚訝的。"

在墨西哥城住了近兩年,我了解到保持這種嚴格的禮貌程度是一門藝術。每個人都在其中,為了生存,在這座大城市中認真地反省自己的行為。我只是數百萬人中的一個。我從來不放過每一個祝福陌生人"美好的一天"的機會,也會毫不吝惜地感謝幫助我的人,即使我已經付過了錢。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