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探秘倫敦城市綠地花園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私家花園

切爾西花卉展(Chelsea Flower Show)廣受矚目,但倫敦一年一度的花園廣場開放日(Open Garden Squares Weekend)(今年6月9日至10日)卻鮮為人知。在開放日裏,200多個私人綠地為公眾開放。從摩天大樓樓頂上的蔬菜園,到國王十字車站(Kings Cross)裏的塑料桶花園,我們在遊客到來之前,不妨先睹為快。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地下空間通常不會綠意環繞,但倫敦中心的巴比肯地鐵站卻在革風易俗:100米長的廢棄平台上擺滿了花卉和蔬菜盆栽。布置這個花園的挑戰在於適時而耕:必須在清晨,火車尚未開出時完成。"我們從凌晨一點開始工作,順著階梯用雙手搬運四頓重的泥土,"負責統籌花園廣場開放(Open Garden Squares)的布萊爾(Marion Blair)說。打造這些小區花園還有什麼困難呢?"要找到人來維護它們,"布萊爾說。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黃金栽培

倫敦金融城北部邊緣有一個政府住房項目——黃金巷居民區(Golden Lane Estate),居民在2010年提出了在高層居民樓當中栽種食物的倡議,當時這裏還是個廢棄的幼兒園遊戲場。對於那些喜歡在倫敦中心種植農產品的居民來說,這塊土地備受歡迎。今年已有40個箱子固定在這裏,裏邊生長著茂密的水果和蔬菜。還有一個公共草藥園、幾顆蘋果樹,和一個微小的野生動植物園,吸引著蜜蜂、蝴蝶翩翩起舞。有人還種植了幾株葡萄藤,興許期待著來日能釀造葡萄酒。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中世紀根源

倫敦有些私家花園歷史淵源深厚。這座庭院的所在地位於方濟會教堂(Franciscan Church of Greyfriars),教堂的歷史可追溯到1225年。庭院的構造在1666年倫敦大火中燒燬。新教堂由雷恩爵士(Sir Christopher Wren)設計,於1687-1704年間建造。在1940年的二戰突襲中,新教堂也被大火吞噬。僅有西邊的塔樓還殘存於此。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玫瑰紀念

這座花園為紀念遭受納粹德國轟炸的教堂而建。鐵線蓮和攀援的玫瑰花交織在十個木製的塔樓上,這些塔樓支撐著舊時的屋頂。箱形的玫瑰花壇曾是教堂長椅所在地,林蔭大道則是昔日的中殿。"植物就是當初的教徒啦,"布萊爾說。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倫敦"空中公園"?

山毛櫸花園(Beech Gardens)在倫敦廣受討論。這座花園由曾設計伊莉薩白女王奧林匹克公園種植方案的鄧尼特(Nigel Dunnett)設計。巴比肯住宅區(Barbican Estate)建於六、七十年代,鄧尼特在住宅區中間栽種了三萬株草本植物,令周圍居民樓的現代混凝土顯得柔和了一些。鄧尼特的方式引發爭議,有人想要一座花朵環繞的花園。但也有人把這個"大草原式種植"與國際城市潮流比較——那種潮流的靈感源於紐約市的"高線空中公園",即讓這個21世紀的綠色幹線在古老的火車軌道高地上延伸。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碧草如茵律師所

安睿(Eversheds)是國際上最大的律師事務所之一。在位於伍德街一號的總部大樓上,有座頗具魅力的屋頂花園。

當初設計安睿屋頂花園是為了滿足城市建築對於綠化的要求。底部種植的景天屬植物是一種常年生闊葉植物,星形的花朵簇擁在一起。幹草、野花和木柴堆夾雜其中,不僅豐富了地形,還吸引了鳥類、昆蟲駐足。幾個鳥巢箱也設計其中,吸引毛腳燕、遊隼、雨燕和稀有的赭紅尾鴝來此處安居。

最近這些年,安睿的職員格拉迪克(Marta Gradek)和布裏格蘭(Julie Bridglan)還培植了一個蔬菜園,並同時建造了幾個蜂箱。"我們種的植物不僅受蜜蜂歡迎,還能給餐廳員工供應草藥," 布裏格蘭說。這兩位園丁榮獲了城市花開(City in Bloom)獎項中2014年最佳創意設計獎(Most Innovative in Design)和2015年傑出食物種植獎(Outstanding Food Growing)。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遠離塵囂

這群迷宮似的庭院由聖殿騎士團(Knights Templar)在12世紀建造,位於艦隊街和泰晤士河岸之間,尊稱為聖殿(Temple)。後來傳給了醫院騎士團(Knights Hospitaller),之後又傳給了律師。今天成了英國法律業的總部所在。(欲了解更多,請看《聖殿騎士團的私密世界》)。

主人居(The Master's House)歸聖殿教堂(Temple Church)的牧師(即聖殿座堂牧師Master of the Temple)所有。它位於聖殿建築群的北部,僻靜而隱秘。儘管今天看起來華麗而幽靜,這裏其實發生過多次大屠殺。和葛萊菲基督堂(Christchurch Greyfriars)花園一樣,這裏在二戰時期遭到轟炸,許多參天大樹亦未能倖免於難。以喬治亞風格設計的牧師住所也遭到德國的炸彈轟擊。現存大樓是按照圖紙完美重建。、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門後風景

主人花園(Master's Garden)於2016年的花園廣場開放日首次公之與眾。對園丁來說,最有趣的事莫過於土壤帶來的難題。土壤位於高地之上,水往低處流使得土壤異常乾燥。但園丁馬卡米奇(Bob McMeekin)說,這個花園也有其地理優勢:"倫敦市中心有自己的微氣候。受到周圍建築物的保護,花園可免於污染。"

Image copyright Olivia Howitt

莎翁布景

中殿(Middle Temple)的主幹花園在莊嚴的中世紀大廳映襯下,蔚為壯觀。這裏是倫敦歷史上最悠久的律師會所之一的總部。草坪中混雜著灌木、玫瑰,沿著泰晤士河綿亘不絶。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的《第十二夜》(Twelfth Night)在這裏首映。莎翁還選擇了聖殿花園(Temple Gardens)作為金雀花(Richard Plantagenet)和博福爾(John Beaufort)會面的場景。這次會面引發了玫瑰戰爭(Wars of the Roses), 莎翁把它編入八部戲劇中,其中以理查德三世(Richard III)最富盛名。

這裏有一座中世紀果園,由14世紀的玫瑰園擴建而成。16世紀90年代,梯田如走廊般鋪排開來,靜謐深幽。18世紀初,這裏建立了當時流行的"威廉與瑪麗時代"("William and Mary")的丹麥風格花園,包括三個長方形草坪,由碎石徑分割開來,零星樹木點綴其中。

但這並不是設計方案令人戀戀不忘,而是一個細節:主人居(Master's House)庭院中一個小小的蔬菜園。與花園開放日(Open Gardens Weekend)展示的眾多綠地一樣,這是由一位愛好種植的業餘專家打理出來的。在此情形下,如果從附近的律師會所中走出一名法律學徒,他一定會像其他人一樣,覺得這個秘密花園美妙絶倫。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