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畫日曆揭秘亞利桑那千年神秘古鐘

, Image copyright U.S. Forest Service Coconino National Forest

一整天都多雲蔽日,但卓爾(Kenneth Zoll)並不擔心。

岩畫石板是近一千年前的雕刻藝術,研究員卓爾站在前面,指出蛇、狗和鹿的圖案,特別提到幾組同心圓。參觀團多達百人,他讓大家注意他頭頂上方,兩塊石板卡在裂縫中間。

卓爾手臂一揮,說道:"就是這個,這就是計時的方法。"

幾分鐘後,雲層像聽從指令一樣漸漸散開。13:40時,猶如萬分精確的瑞士表,一縷陽光照向岩石,在石板上投下兩道陰影。在接下來的六分鐘裏,投影紋絲不動,剛好覆蓋三個圓環。

亞利桑那佛得谷(Verde Valley)正式入春。

這一天,也就是3月20日,從墨西哥的奇琴伊察(Chichen Itza),到馬耳他的姆那拉(Mnajdra)巨石神廟,世界各地的考古遺址都出現相似的現象。在春分這天,古代遺跡都與太陽連成一道直線。不論人們注意與否,這些遺跡默默記錄著季節的更替。

Image copyright Larry Bleiberg
Image caption 在亞利桑那的科科尼諾國家森林,岩畫雕刻記錄著時間流逝。

科科尼諾國家森林位於亞利桑那的聖多娜(Sedona)附近,剛剛撥雲見日,人們都很興奮。當地的攝影師里德(Susie Reed)認為,目睹岩畫報春的意義非凡,經歷了太陽直射赤道的一天。她說,"我們出來觀看,感到活力四射。"

千百年來都無人問津,直到十幾年前才有人注意到。

2005年,57歲的國家森林佛欄佛(V Bar V)農場遺址的志願者卓爾發現,陽光有規律的投射在公園巨大的岩畫上,映照出數以千計的雕刻圖案。

卓爾覺得奇怪,這是不是遠古的日曆?

他把這一發現告訴林務局考古專家,但並沒有得到印象深刻的反饋。考古或風俗天文學研究古人如何觀測時間,以及如何認識宇宙,這門學科從來都不受重視。各地的考古遺址與太陽、月亮或恆星成一直線是否純屬巧合,這還難以考證。過去,考古愛好者並未對此投入,認為史前遺址可能來自外星。

Image copyright Larry Bleiberg
Image caption 在佛欄佛農場遺址裏,卓爾仔細記錄岩畫上的光與影。

然而十幾年前,有學者認為,原始部落實際在頻繁地監測天象,他們所在的天文遺址也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認可,比如新墨西哥洲的查科文化國家歷史公園(Chaco Cultur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和英國的巨石陣(Stonehenge)。

與著名的象形藝術相比,佛欄佛的岩畫並不高大宏偉,卓爾認為有其原因所在。林務局科學負責人讓他觀測一年後再來匯報考察成果。

曾經擔任計算機系統經理的卓爾毫無畏懼地投入到了觀測和記錄工作。他說,"我從20世紀的高科技走到了11世紀的高科技。"

卓爾對他的發現感到震驚。

Image copyright U.S. Forest Service Coconino National Forest
Image caption 卓爾認為,西納瓜人(Sunagua)發明了岩畫日曆,來記錄宗教儀式和農作物的生長季節。

每個月,太陽與岩畫交相呼應,岩石彷彿在與日光對話。今年的夏至是6月21日,太陽的投影映射在六個圖案上。六個月後,在一年中日照最短的一天,太陽直射兩塊石板間的槽口。

卓爾說,可能是農耕為所謂的象形日曆提供了靈感。據研究人員稱,從7世紀到15世紀,西納瓜人在此生活耕作,播種下了玉米、棉花、南瓜和豆類。霍比人是西納瓜人的後代,現在住在150英里外的地方。

卓爾從霍比人那裏得知,石板用於記錄宗教慶典和重要的農時。4月21日開始春播,在這一天,投影落在類似玉米莖的圖案上。7月8日這一天發現了一個最激動人心的現象,霍比人結束了為期16天的祈禱和冥想,當天的投影恰好照在形似舞動的圖案上。

亞利桑那考古協會的工作人員紐斯(Scott Newth)負責跨區域觀測岩畫日曆,他說,"這是眾神的時鐘,讓你知道何時舉行宗教儀式。"

Image copyright U.S. Forest Service Coconino National Forest
Image caption 佛欄佛農場遺址發現了千餘個岩畫雕刻圖案,人們認為這是遠古的日曆。

65歲的洛瑪奎瓦雅(Floyd Lomakuyvaya)是霍比人的族長,他說某些雕刻圖案是部落熟知的符號。"祖先留下這些岩畫,我感到很驕傲。每個月我們都有不同的活動,做不同的事。這是我們的日曆。為我們指引方向。"

今年春分,霍比人全體出動,來到岩畫遺址。他們帶來一個青年團學習文化遺產,參與慶祝活動,包括泥烤龍舌蘭。這一大小可觀的沙漠植物是霍比人的主食,是全年的能量補給。

卓爾說,他詳細記錄了十幾個遺址的情況,都在亞利桑那中部佛得谷地區,也都可能當作日曆使用,他還考察了鳳凰城周圍的30多個遺址。大部分是岩畫,有同心圓,在一年中的特定時間與投影對齊。"我們總覺得奇怪,為什麼剛好落在同一個圖案上。"

卓爾說,外人遊歷此地,教當地人如何搭建日曆,這是可作為研究基礎的推理之一。人們發現亞利桑那北部的古墓裏安葬的人中,有一位可能是遊客,因為他的體型較當地人而言更高大,他佩戴獎章,上面刻著同心圓。

研究人員還發現,附近的幾處觀測點用作觀日,部落成員受命觀察日出日落。這是霍比部落引以為榮的使命,流傳至今,由水氏(Water Clan)的成員負責。的確,龜是水氏的族徽,刻在佛欄佛岩畫的頂上。那天下午過得很快,石板上的投影越來越清晰,然後漸漸褪去。

活動正要開始時,天空轉晴,卓爾並不感到驚訝。他剛開始做研究時,一次冬至也出現類似的現象。那天是多雲,然後突然出起太陽,正是他要記錄投影的時候。幾分鐘後,雲就擋住了。

後來他回憶時,一個霍比人說:"造物主希望你看到那個場景。"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據公園管理員格林稱,黑雞鵟的遷徙方式也是一種計時方法。

公園管理員格林(Terrilyn Green)負責春分和秋分的活動。岩畫藝術越來越受到關注,她感到很開心,還說計時的方法很多。

每年三月底,黑雞鵟從冬季的棲息地飛回到亞利桑那的佛得谷。格林說,"很美妙。就像美麗的報春者。"

那天早晨,像時鐘報時一樣,黑雞鵟發出響亮的叫聲,她聽到了一聲春的消息。

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