坎兒井:伊朗的古老工程奇觀

坎兒井是在伊朗沙漠中獲取水源的絶佳方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坎兒井是在伊朗沙漠中獲取水源的絶佳方法。

那年夏天,飛機還沒在伊斯法罕(伊朗第三大城市)降落,我透過飛機舷窗向外望。這到底是什麼?我獨自思忖著。窗外的景象彷彿是巨大蟻穴間的十字,或是外星人留下的神秘印記。彼時的我還是少年,對於這神秘的外衣下究竟藏著什麼,還知之甚少。

火在古伊朗宗教拜火教(Zoroastrianism)中被視為"上帝之子"。長久以來,如果有比火更讓伊朗人民珍視的東西,毫無疑問是水。數千年前,雅利安人聚居的伊朗和如今一樣,是一片富饒廣袤、地形多變的土地,然而卻異常乾燥。古伊朗人不但要存活下去,還幾乎要征服當時他們全部已知的世界。

在乾燥惡劣的環境中找到純淨水並創造出良田綠洲,似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然而,伊朗人卻找到了長久有效的方法——古伊朗工程坎兒孜(kariz)。它的阿拉伯語名字更廣為人知——坎兒井(qanat)。坎兒井距今有3000多年的歷史,2016年被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是古伊朗人智慧的結晶。

向下挖掘

簡單來說,坎兒井是一條地下水道,將高處山地水源引向海拔較低處,用來灌溉農田。這是山地解決乾旱問題的絶佳方法。通過衝積扇(山腳的扇形堆積體)找到可能的水源,再向下挖掘"蟻穴"似的豎井,連接到水源。有些豎井不需要挖太深,有些則深達300多米。每隔一段就會有一個蟻穴似的豎井,數量非常多,排出土壤的同時為掏土工人提供新鮮空氣。更加困難的是,坎兒井的坡度需要經過凖確計算:坡度太大,水流會侵蝕坎兒井;太過平緩,水流又難以流動。

然而,建造這些複雜系統的艱辛沒有白費。數千年來,通過這些地下井渠,伊朗人能夠在最乾旱的地區獲取和運輸水源。伊朗西南部的法爾斯省是最好的例證之一。平原的周圍是扎格羅斯山脈,氣候炎熱、塵土飛揚,阿契美尼德王朝(公元前550年至330年)的波斯人在這裏建造了波斯波利斯城。這片土地並未得到大自然的恩賜。但是,通過坎兒井,波斯波利斯成為這個橫跨希臘和印度的帝國的中心,在許多人眼中是當時最繁華的城市,以其富麗堂皇的宮殿和美輪美奐的花園聞名。這樣,我們就能明白為什麼獨特的伊朗藍色——波斯語中是"abi",意思是"像水一樣的",隨處可見。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幾千年來,坎兒井讓生活在最乾旱地區的伊朗人可以取水和輸水。

坎兒井系統十分有效,廣為流傳。一開始是通過古波斯人的征服擴張傳播到各處,後來阿拉伯穆斯林從波斯人那裏學會了這種系統並帶到遠至安達盧西亞、西西里島和北非各地。

赫姆斯利(William B Hemsley)在《坎兒井:古老的供水方式》( The Qanat: An Ancient Water Supply)一書中寫道:古埃及人十分珍視坎兒井系統,為表謝意,波斯君主大流士一世"後來被尊稱為法老"。

清涼降溫

坎兒井不僅提供了所需的飲用水,還能幫助降低室內溫度。在伊朗中部的亞茲德,夏季酷熱難耐,坎兒井除了用來供水以外,用來降溫也必不可少。與風塔(伊朗的捕風塔)配合使用,坎兒井內的水能冷卻吹進室內的熱風。風通過豎井進入,隨後進入地下室並通過風塔頂部開口排出。在亞茲德的房子中,這種古老的空調方法仍在廣泛使用,是工程和建築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與之相似,坎兒井讓在沙漠氣候中常年儲存大量冰塊成為可能。冰塔(yakhchal)(在波斯語中意為冰坑)是約為公元前400年古伊朗的冰箱,形狀為圓錐形,由耐熱材料混合建成,也用到了伊朗的捕風技術。在冬季,通過坎兒井引來的水在冰塔地下室凍上,然後切成冰塊供整年使用。通過坎兒井豎井吹進的空氣已經經過地下水冷卻,能夠幫助降低溫度。

"花園必不可少"

坎兒井不僅滿足了伊朗人的物質需求,還哺育了他們的精神世界。儘管環境惡劣,這項工程讓古波斯人建造了聞名世界、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的波斯花園。

波斯花園宛若天堂。和周圍乾燥的環境形成強烈的對比,這些茂密的綠洲通常是分為四個部分的波斯園林查赫巴格(chahar bagh)(意為'四個花園'),充滿著精心布置,和諧對稱的花朵、樹木、噴泉、水道,無不彰顯著拜火教對大自然的愛慕。不難理解為什麼亞伯拉罕諸教對天堂的描述起源於波斯花園:波斯人叫做pari-daida(意為圍牆花園),天堂(paradise)一詞就是從這裏來的。

伊朗研究學者達瑞亞(Touraj Daryaee)稱,古波斯花園"花草植物種類繁多,用流水來灌溉,水是高原居民最寶貴的財富。"伊朗中部克爾曼附近的王子花園(Bagh-e Shazdeh)就是一個炫目的例子:從上面往下看,很難想像在乾燥的土地和崎嶇的群山之間會有這樣綠樹環繞,泉水汩汩的人間仙境。大多數花園對大眾開放,在全國各處都能見到。

當我在家鄉德黑蘭時,我經常置身于城市北部的書法家花園(Bagh-e Khoshnevisan)、博物館花園(Bagh-e Muzeh)或是天堂花園(Paradise Garden),邊喝著傳統伊朗茶邊欣賞著如畫的風景,任憑大街上車來人往。我來花園主要是為了逃離夏日令人窒息的霧霾,在枝葉茂密的梧桐樹、灌木叢和花壇中,聽聽泉水叮咚、鳥兒歌唱。這裏也是讓哈菲茲(Hafez)和薩迪(Sa'di)的詩興大發的地方。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通過坎兒井取得水源,阿契美尼德王朝的波斯波利斯成為了帝國的中心。

和坎兒井一樣,波斯花園不只在當代伊朗欣欣向榮——影響著波斯地毯的布局、設計和主題,在世界其它地方也蓬勃發展。查赫巴格哲學的深遠影響就如同法國的凡爾賽宮、阿罕布拉的花園和庭院、馬拉喀什的宮殿一樣,後兩項已被阿拉伯人引進。

然而,在伊朗外最好的例子在莫臥兒時代的印度和巴基斯坦。莫臥兒人認為波斯語是最高級的語言,同樣他們也認為波斯花園代表最頂尖的園藝和園林建築。以查赫巴格為模板,比如,泰姬陵和胡馬雍陵墓的花園被莫臥兒人自然地稱作查赫巴格,時至今日還有這樣的叫法。

水流不斷

雖然科技創新減輕了伊朗人對坎兒井的依賴,這種暗渠還是在伊朗廣泛使用。伊朗成千上萬的坎兒井加起來的長度可以同地球到月球的距離相比擬。古波斯人的智慧結晶經受住了時間的檢驗。由於古伊朗人/拜火教徒對大自然的崇敬,坎兒井作為一種可持續且環保的方法不但能汲取新鮮水源,還能調節空氣,用作冰箱,是無可取代的。而且,在鄉村地區,坎兒井考慮到了水源的平均分佈,其日常維護又加強了社會合作。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正是因為坎兒井,古伊朗人才能夠修建美麗的花園。

居魯士大帝是世界聞名的賢明、公正、善良的領袖,除了政治以外,他所創建的帝國還是現代伊朗的基礎。但是,人們不禁去想,如果沒有坎兒井,這個帝國會是什麼樣子?如果沒有水源,波斯軍隊和人民怎麼辦?波斯的快樂園林永久改變了園藝和園林建築風貌,沒有它們,波斯波利斯會是什麼樣子?還有帝國遼闊疆域中數不清的其它城市會是什麼樣子?

宗教學者林肯(Bruce Lincoln)認為,"(波斯人)注定要以建立人間天堂之名征服整個已知世界。" 但如同達瑞亞假設的那樣,對於波斯人而言,以伊朗嚴酷的氣候條件,如果沒有工程奇蹟坎兒井的幫助,建立帝國簡直是無稽之談。

請訪問 BBC Travel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