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脫維亞人的性格標籤:「我是內向者」

,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研究結果顯示內向和創造力之間存在聯繫,而創造力是拉脫維亞人民自我認同感當中極其重要的一部分。

最近的倫敦書展上,拉脫維亞文學協會出版了一本漫畫書。書中的主人公在得知外面天氣「甚好」後,露出了難得的笑容。其實窗外正大雪紛飛,但是這也意味著他不會在路上撞見任何人。正如他所說,"氣溫零度以下代表偶遇的機率也在平均水平以下。"

這本漫畫書是拉托維亞文學協會「我是內向者」運動的一部分,這個運動以拉脫維亞內斂含蓄的文化開玩笑自嘲。設計此運動的康斯特(Anete Konste) 是拉脫維亞一位出版人和作家,她將這種文化視為國家象徵。她說:「我認為我們發起的運動一點也不誇張,現實情況其實更糟糕。」

Image copyright Toms Harjo for Latvian Literature
Image caption 拉脫維亞文學協會的「我是內向者」運動自嘲國人的內向型性格。

我一踏入這個波羅的海國家就明白了康斯特所說的話。第一天在拉脫維亞的首都裏加漫步時,我覺得這個城市一點也不像其他歐洲國家的首都,它顯得更加寧靜。散步前往科瓦達公園時,陽光普照,有時彷彿覺得耳邊只有汽車的行駛聲和遊客的交談聲。 我確實也看見有些拉脫維亞人走在一起,但他們總是沉默不語,彼此還隔著距離。在我看來,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不喜歡合群而居的民族。

從裏加到錫古爾達坐火車要一個小時,我的這種感受在路途中再一次得到驗證。火車朝東北方行駛,經過一片茂密的松樹林時,我和朋友們開始輪番稱讚美景,還玩起了電影問答遊戲。我們越玩越興奮,爭相喊出答案,後來才發現整個車廂說話的只有我們幾個人。

為什麼拉脫維亞人總是如此沉默內斂?這一問題並沒有可以套用的答案,但研究顯示,創造力和偏愛獨處的性格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康斯特在她從事的行業裏觀察到了這一點。事實上,她認為在創造性領域中內向型性格更加常見,比如作家、藝術家和建築師。同時,拉脫維亞的心理學家們認為創造力是拉脫維亞人民的自我認同感中極其重要的一部分,所以拉脫維亞政府在制定教育和經濟發展計劃時總是將創造力視為頭等大事。歐盟執行委員會發佈的報告顯示,拉脫維亞是歐盟中佔據創造性勞動市場份額最高的國家之一。

拉脫維亞人總是自嘲自己國家的文化變得越來越內斂。拉脫維亞人的這種性格容易受驚,更偏愛獨居、沉思和安靜的環境。這種例子比比皆是,比如裏加附近有一個叫做「寂靜」的城鎮,再如該國有許多根深蒂固的習慣,如不會朝陌生人微笑等。勃祖利斯(Philip Birzulis)現在裏加作導遊,他1994年移居至拉脫維亞時,看到一些拉脫維亞人在過馬路時竟然會避免經過他人身旁時,感到很驚訝。他說:「我發現他們在5到10米遠的時候就開始考慮如何避免與人擦身而過。」

即使是拉脫維亞歌唱舞蹈節也能展現拉脫維亞內斂的文化。這場大型慶典會匯集一萬名來自於全國各地的歌手,但要每五年才會舉辦一次。勃祖利斯打趣說:「如果不這樣安排,慶典將會成為一種負擔。因為這種萬人歡聚一堂的場面實屬例外,在拉脫維亞文化中非常罕見。」

康斯特還講了另外一個例子來證明拉脫維亞人民正變得越來越內向。她告訴我:「在公寓大樓裏,拉脫維亞人的習慣是要等門廳裏的人走了後才出自己的房門,以免在門廳碰面要尷尬地打招呼。」

然而,不喜歡閒聊並不意味著拉脫維亞人民都很冷漠。當我和朋友看不懂地圖時,火車上安靜的乘客馬上伸出援手。薇內拉(Justīne Vernera)是一名翻譯和自由記者,來自拉脫維亞東北部的中世紀小城採西斯(Cēsis) 。她解釋道,「在拉脫維亞,交談適可而止並非失禮或尷尬之舉。說個不停比適時沉默看起來更傲慢自大。」

Image copyright Reinis Hofmanis
Image caption 薇內拉說,在拉脫維亞,交談適可而止並非失禮或尷尬之舉。

雖然初來拉脫維亞的人很難對這種高冷的態度不無微言,但許多拉脫維亞人認為並不只有自己國家的文化如此內斂。勃祖利斯認為瑞典人比拉脫維亞人更在意個人空間,康斯特指出芬蘭人也十分內向。奧祖拉(Evelina Ozola)從事建築和城市規劃,與朋友建立了一個網絡平台「拉脫維亞年輕城市居民」。他說:「說到內向,我們和愛沙尼亞人真沒什麼不同。」

並非所有拉脫維亞人都是如此。拉脫維亞還居住著不少俄羅斯人和其他少數族群,所以存在不同程度的語言和文化融合現象。由於以前拉脫維亞是蘇聯的一部分,老一輩是在監視和強迫集體生活中長大成人,而現在的年輕一代則成長於資本主義社會,受世界主義影響更深,因此兩代人之間存在代溝。所以,雖然對於個人空間的重視並非個例而是幾代人共同的特點,我們也不能一概而論。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低人口居住密度可能是造成拉脫維亞人民內向性格的原因之一。

拉脫維亞的自然環境是造成國民內向性格的原因之一,特別是其較低的人口居住密度和蒼翠繁茂的廣袤森林。奧祖拉這樣解釋道,"拉脫維亞人民僅僅是不習慣人多鬧熱的地方。很少有人會在餐廳等位或在吃飯時與隔桌坐得很近。因為這個國家有充足的空間與他人保持距離。"

在拉脫維亞,即使是城市居民也十分熱愛大自然,他們會定期逃避到農村,享受孤獨的鄉村生活。在拉脫維亞文化中田園生活——遺世獨立、自給自足,還有獨立的傳統鄉村木屋——是十分浪漫的。拉脫維亞的傳統農宅還被列入了國家文化傳統的名單中。這個名單列出了被拉脫維亞人視為對該國文化傳統影響最重要的99個事物和人物。(名單上還包括喪葬服務和拉脫維亞有名的黑麵包)。

祖拉指出,由於蘇維埃政權推行的農業集體化,拉脫維亞獨門獨戶的傳統鄉村農宅在20世紀漸漸消失,但即便如此,人們對這種田園生活的文化依戀仍然如故。她說:「從1948年到1950年,傳統獨立農宅佔農村住宅的比重從89.9%跌至3.5%,這意味著傳統的生活方式已跡近徹底抹去。」

但是薇內拉注意到自給自足仍是拉脫維亞自我認同感的一部分。她說:「我們還是保留著傳統鄉村離群索居的思考方式——白天不在咖啡館聚集,不隨意接近街上的陌生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許多拉脫維亞人極其熱愛大自然,並為離群索居的傳統農宅賦予了許多浪漫色彩。

生活方式另一巨大轉變是相對狹小的公寓生活。奧祖拉告訴我,拉脫維亞人口分佈極不平均,大多數人都在城市中心,緊鄰而居。儘管拉脫維亞是歐洲人口最稀少的國家之一,但三分之二的人口卻居住在公寓樓房裏。根據歐洲統計局網站的數據顯示,拉脫維亞是歐洲公寓樓房居住率最高的國家之一。同時,房地產公司Ektornet 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約有三分之二的拉脫維亞人想居住在私密的獨棟住房裏。奧祖拉推測,這種脫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釋為什麼個人空間對於拉脫維亞人來說如此重要。

但是拉脫維亞人民需警惕這種追求帶來的後果。《政客》雜誌指出,由於外遷移民,拉脫維亞人口正在急劇減少,成為世界人口降幅最大的國家之一。一個注重個人空間的國家容易出現這種情況。同時,拉脫維亞的心理學家正在努力研究國人心理特點,如對陌生人的矜持冷漠,是如何影響拉脫維亞人對難民的態度,因為移民的增加可以彌補這個國家的人口流失。

Image copyright Reinis Hofmanis
Image caption 儘管人口稀少,拉脫維亞是歐洲公寓樓房居住率最高的國家之一。

對於被拉脫維亞人的沉默寡言嚇到的遊客和初來者,薇內拉建議:「所有外國人都不必害怕最開始的沉默。外來者一旦結識了拉脫維亞人,過一段時間,你會發現我們其實是很友好的朋友。拉脫維亞人不喜歡誇張,在某些方面十分坦誠。我們很少會直白地表達對他人的喜愛,所以如果拉脫維亞人說喜歡你,那絶對是真情實意的。」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