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領地庫納雅拉:女人當家的島嶼

巴拿馬東海岸附近的庫納雅拉群島住著古納原住民。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巴拿馬東海岸附近的庫納雅拉群島住著古納原住民。

我們那艘搖搖晃晃的老帆船輕快地滑行在加勒比海平靜的海面上,有種到了天堂的感覺,讓我激動不已。在碧藍的大海上,小島點綴其間,耀眼的白沙,還有棕櫚樹和綠色的椰子,這景緻美到極致,令人難以置信。

這裏是巴拿馬東海岸附近的庫納雅拉(Guna Yala),也叫聖布拉斯群島(San Blas),它由300多個島嶼組成,其中49個居住著庫納原住民。庫納人口超過5萬,他們沿襲了祖上留下來的生活方式,住在房頂覆蓋著棕櫚葉的小木屋裏,以木柴生火做飯,吊牀是家中唯一的家具。

庫納雅拉的獨特性體現在很多方面:這裏是一個自治的原住民領地,旗幟上有一個黑色的、面朝左邊的萬字符,據說它代表的是四個方向和世界的誕生。但在庫納雅拉,最奇怪的傳統或許是其天然的性別平等,以及對性別流動的寬容——即使沒到舉國歡慶的程度,也是值得慶幸的。

「我媽媽教我做這些美麗的鏤花織物,這是我們傳統的繡花衣,」麗莎一邊說,一邊向我展示她漂亮的針線活。「有些圖案代表鳥類和動物,但有些非常厲害——可以辟邪,」她輕聲笑著補充道。

在我這樣的旁觀者看來,麗莎並沒什麼不尋常的地方。跟許多庫納女性一樣,她坐在小獨木舟上,向遊船兜售漂亮的手工藝品。特別之處在於,麗莎生下來就是個男孩。在一個女性是主要的食品分配者、財產所有者,以及由女人來拿主意的社會裏,男孩可以選擇成為Omeggid,字面意思為「像女人一樣」,與社區中的其他女性一樣行事和工作。

Image copyright Nandín Solís García
Image caption 在島上,"第三性別",也就是當地所稱的Omeggid,是完全正常的現象。

在這裏,「第三性別」是一種完全正常的現象。如果一個男孩開始表現出"女性化"的傾向,家庭會坦然接受,允許他這樣成長。通常,Omeggid將學習一般與女性有關的技能,比如,住在這些島上的大多數Omeggid都擅長做複雜的繡花衣。

迪亞斯(Diego Madi Dias)是聖保羅大學的人類學家和博士後研究員,他在庫納文化中生活了兩年多,親眼目睹了該文化中強大的女性族長式的人物對男性的重要影響。

他說,「庫納教會我,孩子應該有足夠的自主權,因為他們的'自我'來自內心,來自內在,並且很早就開始顯現。因此,如果一個男孩開始表現出跨性別傾向,做自己是不會受到阻攔的。」

加西亞(Nandín Solís García)是巴拿馬城的跨性別健康教育者和LGBTQ活動人士,來自庫納雅拉的Aggwanusadub和Yandub島社區,她告訴我,在這裏,一個女性性別酷兒成長為男性同性戀的過程並不艱難,因為她一直有家人、朋友和社區的支持。加西亞解釋,男性成為跨性別女性的情況居多,而女性變性為男性的情況則非常罕見,但也同樣能為人所接受。

「在歷史上,庫納人當中從來不缺少變性人,」她說。

事實上,在庫納雅拉,Omeggid的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到庫納的神話故事。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迪亞斯說:"如果一個男孩開始表現出跨性別傾向,做自己是不會受到阻攔的"。

迪亞斯說,「有一些重要的創世故事,講述最初的領袖給庫納帶來了各種傳統、規則和指導方針,供大家遵守。這些領袖包括:一個名叫Ibeorgun的男子,他的姐妹Gigadyriai和弟弟Wigudun——這個人物屬於我們所說的『第三性』。」迪亞斯解釋,Wigudun既是女性也是男性。

螃蟹島(Crab Island)是庫納雅拉旅遊區最大的社區之一,走在街頭,放眼望去都是女性。她們穿著精美的傳統刺繡服裝,正在做手工藝品、打理小店、賣食品和飲料。與很多中美洲國家不同,庫納女性似乎更外向、更健談,在這裏與人攀談比在危地馬拉或尼加拉瓜村落裏的街頭要容易得多。

帶我遊覽螃蟹島的導遊戴維(David)說,女性在庫納雅拉的地位是很高的。傳統的庫納婚禮包括儀式性地綁架新郎,而不是新娘;年輕男性結婚後,會搬到新娘家。從那時起,他的勞動成果就屬於媳婦家的了,而且由女性決定丈夫能否與自己的父母或兄弟姐妹分享他收獲的魚、椰子或者芭蕉。

戴維說,連這裏的社交聚會也是為了紀念女性:庫納雅拉群島三個最重要的慶典是女孩的出生、成年和結婚。屆時,整個社區都會聚集一起,喝著當地的一種烈性啤酒chicha,慶祝少女初長成或者成為了女人。在慶祝青春期到來的時候,會在女孩的鼻中隔打一個洞戴上金鼻環。

一位年長的庫納女性指著自己的金鼻環對我說:「黃金很貴重,所以女人戴金是為了表明自己的珍貴和價值。」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庫納雅拉的女性享有很高的地位。

雖然在傳統上,打漁、狩獵、種地或者當酋長是男人的事情,但大家認為女人的工作同樣重要,有時甚至比男人的工作更重要。隨著旅遊業的發展,庫納人開始從採椰子、潛水撈龍蝦、捕魚和農事這些祖傳行業之外賺錢。庫納女人通過賣精美的繡花衣和一種用玻璃珠子串起來的彩色手鐲賺取可觀的收入。一件繡花衣可以賣到30~50美元,而男人清理一艘來訪的帆船船底,一天下來也就賺20美元。

迪亞斯說,「我並不認為庫納是母系社會,雖然是女主內,但她們卻很少從政或者當上酋長。不過,突出的一點是,這裏的工作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在他們眼裏,捕魚和打獵是工作,做飯或照顧孩子也是工作:庫納人不會認為女性的付出『不重要』,而貶低女性的工作有時在西方還存在。但由於年輕男性入贅,而且由女人來決定食物的分配,陽剛之氣有時候會比較難實現。」

戴維承認自己的婚姻是由他和妻子的父母包辦的,而且他對家中的財產或食物分配幾乎沒有發言權。 「我的妻子來決定......總是女人來做決定,」他笑著說,然後就忙著去凖備chicha了。今天是他女兒成年的日子,整個螃蟹島都將慶祝一番。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傳統上,打漁、狩獵、種地或者當酋長都是男人的事情,但大家認為女人的工作也同樣重要,有時甚至比男人的工作更重要。

不過,雖然女性在庫納社會中有明確的角色,但Omeggid卻不一定有。

加西亞說:「很遺憾,隨著越來越多的庫納人接觸到西方化,我們也開始對多樣性、對LGBTQ人群採取歧視的做法。」

據加西亞說,許多Omeggid離開庫納雅拉去了巴拿馬城,尋找教育或工作機會。有些人夢想成真,但有些人的情況變得更糟了。

她說,「我們社區裏的艾滋病毒問題很嚴重。庫納雅拉是沒有性教育的,人們對性病一無所知。結果,許多男性和Omeggid在城裏感染了艾滋病毒,然後,回到家鄉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又將病毒帶回庫納群島。非政府組織Wigudun Galu正在努力預防艾滋病毒感染,並向Omeggid人群提供性教育。」

Image copyright Paul Stewart
Image caption 庫納女性通過賣精美的繡花衣賺取可觀的收入。

儘管存在這些問題,那些生活在庫納雅拉的Omeggid群體仍在蓬勃發展。無論是在較大的島嶼社區還是較小的家庭式小島上,都能看到她們。留著長髮的Omeggid跟著母親學刺繡,而戴著頭巾的年長的Omeggid,則在賣繡花衣,或者給遊客做導遊和翻譯。在庫納人家以及整個社區裏,她們並不會遭到另眼相看。

迪亞斯說,「我認為,人類學也許應該幫助我們審視自己的傳統,而不僅僅是描述原住民是什麼樣的,或者他們的生活方式怎樣。古往今來,在不同的大陸和不同的文化裏,性別的流動性和第三性的概念不斷出現:印度有海吉拉(hijra),尼泊爾有Meti,薩摩亞有Fa'afafine,北美有『雙靈人』。這些人不是人類的特例,我們也不是。西方傳統構建了一個關於性別二元論的科學神話。說到底,與其說性別與生物學、激素和科學有關,還不如說是與自我表達以及一個人的特殊存在方式有關。」

麗莎離開我們的帆船,她的小獨木舟在波光粼粼的藍色大海中徜徉開去,我不禁想到,庫納雅拉似乎是一個充滿和平、寬容和理解的奇妙世界。這個位於加勒比地區的小群島社區,有那麼多值得我們學習的東西。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