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寧女戰士無所畏懼的傳奇故事

漫威影業的影片《黑豹》中的皇家護衛隊Dora Milaje是全員為女性的特殊作戰部隊,其創作靈感源於真人真事。 Image copyright Marvel/Disney
Image caption 漫威影業的影片《黑豹》中的皇家護衛隊Dora Milaje是全員為女性的特殊作戰部隊,其創作靈感源於真人真事。

演員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和喬丹(Michael B Jordan)因出演2018漫威影業的影片《黑豹》(Black Panther)而備受讚譽。但對我而言,真正的亮點是劇中皇家護衛隊Dora Milaje,這是虛構的非洲瓦坎達王國的女子特殊作戰部隊。這些女戰士兇神惡煞但品德高尚,在道義上引領影片的方向。

我興奮地發現這些強大女性的創作靈感竟然是源於真實的女性英雄故事,而且她們的後裔還保留著這樣的傳統。

魯比內爾(Rubinelle)斟詞酌句地對我說。「她是我們的國王。是我們的神。我們會為她獻身。"」24歲的魯比內爾是一名文秘,如此向我談論她的祖母,而老祖母正端坐在西非國家貝寧古城阿波美的宅邸中一間前廳的牀上,頭上戴著皇冠。阿波美位於貝寧南部,曾是達荷美王國的故都,現在是一座繁華的非洲城市。

我獲准拜見達荷美皇室:女王杭貝格(Hangbe)的後裔。根據當地的傳說,杭貝格建立了亞馬遜女戰士軍團一支精銳的女兵隊伍。老祖母作為杭貝格在世的後裔,承襲了女王的名號和權威。有四位亞馬遜女侍從,她席地坐在一張草墊上。房間相當寬敞,放有接見訪客用的桌椅,角落處擺放著一台老式電視機,旁邊是臨時的飲水台。

她們示意我應當在女王面前匍匐參拜,並儀式性地飲一口水,以示敬意。朝拜完後,魯比內爾和她的祖母向我講述先人們的故事。

Image copyright Fleur Macdonald
Image caption 杭貝格女王的侍從是亞馬遜女戰士的後裔,這是一支精銳的女兵部隊。

達荷美王國是存在於1625至1894年的一個西非洲王國,達荷美亞馬遜是這個帝國軍隊的前線護衛。達荷美王國的遺跡位於當今的西非國家貝寧,是大西洋海岸夾在尼日利亞和多哥之間之間很小的一片土地。無論是攻克鄰近部族還是抵抗歐洲軍隊,達荷美亞馬遜女戰士都以英勇無畏著稱。1892年,在達荷美王國成為法國殖民地前的一場反法決戰中,據說434名女戰士中僅17人生還。

相傳,18世紀初,杭貝格的孿生兄弟阿卡巴(Akaba)突然駕崩後,她承繼王位。但上台不久,即被她那渴求權力的弟弟阿加扎(Agaja)強行廢黜。現在的杭貝格女王告訴我,她這位先祖執政的所有蹤跡都讓阿加扎抹除殆盡,他認為只有男性才有權利執掌王位。原阿波美王宮現是一座布滿塵埃的博物館,歷代君王精美的銅製權杖按其在位順序陳列,但其中沒有杭貝格女王的御用武器,一些歷史學家懷疑達荷美王國是否真有過這樣一位女王。

然而她的遺產通過她那強大的女子兵團保留下來。對於這支女子軍團的起源,口頭相傳和文字記載的說法不盡相同。有些資料稱,亞馬遜女戰士原來是捕像獵人,後來逐漸轉為獵捕奴隸。更加廣為接受的說法是,她們是皇家武裝部隊,為杭貝格女王及其後繼的諸王效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亞馬遜女戰士以無畏勇武而著稱。

1818至1858年,蓋佐(Ghezo)國王執掌達荷美王國,正式將亞馬遜女戰士併入軍隊。這個決定在一部分上是出於實際需要,因為歐洲殖民者的奴隸貿易,達荷美王國兵力開始枯竭。

認可亞馬遜女戰士為達荷美王國的正式軍人,深化了已經通過國教而扎根於社會中的男女二元性。達荷美王國的原始宗教此後發展成伏都教,是貝寧官方的信仰之一,也是全球巫毒信仰的起源。伏都教信仰中一個必不可少的部分是有關雌雄同體的神馬烏-麗莎(Mawu-Lisa)開天闢地創造世界的神話傳說。在達荷美所有政治、經濟與軍事的機構中,男性會同女性搭配。然而,國王是最高統治者。

眾所周知,有關亞馬遜女戰士的歷史敘述不可靠,不過一些歐洲的奴隸貿易商、傳教士和殖民者記錄了他們親眼所見的這些女戰士的無畏無懼。 1861年,意大利的牧師博赫羅(Francesco Borghero)記載說,他見到在一場軍事演練中,數千名女戰士赤足登上120米高的多刺的合歡樹叢,無人叫痛。1889年,法國殖民長官巴約爾(Jean Bayol)提到曾目睹一位年輕的女戰士在訓練中如何對付戰俘。「(她)士氣昂揚地走過去,雙手握劍揮舞了三下,冷靜地割斷連接頭部與軀乾的最後一塊肉…然後她抹掉刀劍上的人血,一飲而盡。」

19世紀來到達荷美王國的歐洲人,以希臘神話中無情的亞馬遜女戰士來稱呼達荷美的女兵。如今,歷史學家將她們稱為美濃(mino),在當地的豐族語中意為「我們的母親」。然而,出生於貝寧現在是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學教授的旺切孔(Leonard Wantchekon)說,「美濃的意思是女巫,」因此他認為這個詞沒有凖確地反映出女戰士在達荷美社會中所起的作用。旺切孔也是位於貝寧科托努的非洲經濟學院的創始人。

今天,當代杭貝格女王和她的亞馬遜侍從的角色主要是儀禮性的,主持在宅邸附近神廟中舉行的宗教儀式。當我提出想為杭貝格女王拍照時,一位侍從皮埃特(Pierrette)躍身而起,在陰暗的房間中為她的女主人撐開儀仗傘蓋。傘蓋上繡有「杭貝格女王」的稱號,採用的是達荷美王國傳統的刺繡工藝。皮埃特是女裁縫,每年為女王陛下設計一款新的傘蓋。這些傘蓋繡滿象徵符號,繡工精良,曾經在達荷美王宮中用以彰顯王室尊嚴地位。

杭貝格女王的傘蓋相對簡單。不過在18和19世紀,達荷美王國儀仗傘蓋常常用戰俘的屍骨作裝飾。傘蓋也會採用鳥類和動物的形像,以及女戰士作戰時使用的圓頭棍棒。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如今的貝寧,阿波美王宮保留著達荷美王國的歷史。

在達荷美王宮土坯外牆的浮雕中,也顯示有這些殺傷武器。每位國王繼位後會在先王的王宮旁邊建造一座新的王宮,並將舊王宮作為先王的陵墓。達荷美帝國的末代國王貝汗津(Behanzin)在法國人抵達前放火燒燬了他的宮殿,但在阿波美仍有殘留的一部分,入口處垂掛著一塊鏽跡斑斑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標誌。宮牆浮雕描述了亞馬遜女戰士如何使用棍棒,還有火槍和大砍刀殺敵。在一個灰濛濛的櫃子裏,有一個拴著馬尾的頭蓋骨——這是一位女戰士為她的君王帶回的戰利品,用來作特別的蒼蠅拍。

人們一直對亞馬遜女戰士有很強的興趣,但其本質似乎正在改變中。當然,影片《黑豹》起了很大作用,但是阿波美卡拉維大學的維多(Arthur Vido)博士對此另有看法。他就西非女性歷史在大學開了一門新的課程。他說,「隨著非洲國家女性的地位正在改變,人們想了解更多她們在歷史中的作用。」

許多人對於女戰士的興趣在於她們的冷酷無情,但旺切孔認為她們的戰爭功績不值得頌揚。他說,「那是軍人團的本職,」相反,旺切孔更感興趣的是女戰士退伍後的成就。

旺切孔從小長大的村莊在阿波美的西邊,過去是亞馬遜女戰士的訓練營所在地。他的姑媽曾照看一位年邁的女戰士多年,這位女戰士離開軍隊後搬到他的村莊養老。村民至今仍然記得昔日那位 「勇武、獨立又強大」的女兵,旺切孔說。她敢挑戰村中的等級制度,「而不會有村中長老對她不利的後果,因為她是女戰士。」旺切孔認為,她的榜樣啟發了包括他母親在內的其他女性,要胸懷大志,獨立自主。

Image copyright Fleur Macdonald
Image caption 今天,杭貝格女王和她的亞馬遜女戰士侍從的角色主要是儀禮性的。

出於這個原因,旺切孔認為亞馬遜女戰士今天仍有意義。「當社會的要職以男性為主,那麼,我們為什麼不安排一支精銳的女性隊伍與男性併肩作戰,實現男女平等?」對於旺切孔而言,女戰士的過人之處不在於她們的氣力或者軍事才能,而是她們擔當榜樣的能力。對亞馬遜女戰士的感召力,漫威影業公司獨具慧眼,他們為皇家護衛隊Dora Milaje打造的獨立動畫正在製作中。

我向杭貝格女王告辭時,魯比內爾起身同我握手,她個子比我高,眼神堅定地看著我。開車返程中,我看到了路上新塑造的女戰士雕像。她們魁梧聳立,看上去和魯比內爾像極了。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