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蘇比斯:一個擁有自由精神的微型國家

居民們說,如果你進入共和國時,盯著奧蘇比斯美人魚的眼睛,你將再也不想離開這裏 Image copyright mauritius images GmbH/Alamy
Image caption 當地居民說,如果你進入共和國時,盯著奧蘇比斯美人魚的眼睛,你將再也不想離開這裏

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市居民們說,當你跨過一座橋,進入被這個城市環繞的一個自稱為獨立國家的微型共和國奧蘇比斯,如果你盯著奧蘇比斯美人魚的眼睛,你就再也不想離開了。

這座銅像是雕塑家維爾查斯卡斯(Romas Vilčiauskas)於2002年創作的。它歡迎訪客們來到這個微型國家。當地人聲稱是美人魚誘惑了全世界的人們來訪。

Image copyright Leonard Saw
Image caption 奧蘇比斯面積不足一平方公里,位於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市內

奧蘇比斯位於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市內,面積不足一平方公里,是世界上國土面積最小的國家之一。不過不要被其微不足道的面積所惑。疆域雖微,它也有自己的總統、政府、憲法和貨幣,甚至還有一支由三、四條小船組成的海軍(主要用於舉行儀式)。這個微型國家還曾有過一支10人組成的軍隊,但鑒於共和國愛好和平,軍隊現在已經解散。

奧蘇比斯的獨特風貌源自對前蘇聯東歐集團式的建築和藝術風格的兼收並蓄。20世紀90年代初前蘇聯解體後,維爾紐斯市內一座座曾經放置前蘇聯標誌的雕像基座變得空空如也。1995年,一群當地藝術家在其中一個空置基座上豎起了美國搖滾巨星弗蘭克·扎帕(Frank Zappa)的塑像(雖然他從未踏足過這裏),象徵著對自由和民主的呼喚。

兩年後,1997年4月1日愚人節,他們更進一步宣稱奧蘇比斯脫離立陶宛而獨立。儘管奧蘇比斯國不被外國政府視為正式國家,但這個微型國家卻成了維爾紐斯甚至整個立陶宛的驕傲。

Image copyright BBC / Fred Adler
Image caption 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鳥瞰

在立陶宛語中,奧蘇比斯是河對岸的意思。維爾尼亞河把這裏和城市的其他部分隔開。每年4月1日,共和國慶祝獨立,當地稱為奧蘇比斯日。在這一天,遊客們可以通過大橋進入奧蘇比斯(邊界每隔一天無人守衛),其護照上會被蓋上入境章。他們可以使用當地(非官方)貨幣,還可隨便享用中心廣場噴水口裏流出的啤酒。(是的,這是真的。)

最初只不過是一小群很有創意的人士一本正經地開了個愚人節笑話,後來竟弄假成真。今天,奧蘇比斯共和國已擁有一部翻譯成多種語言的憲法。

奧蘇比斯外交部長塞帕提斯(Tomas Čepaitis)是這個微型國家的開國元勳之一。他解釋說,共和國誕生於亞裏士多德的哲學,即任何偉大的城邦都應該限制其居民的數量。

他說:「基於這種古老的思想,一個良好國家的公民人數應該不超過5000人,因為人類的大腦不能記住更多的面孔。因此我們想創造這個新的小國家。每個人都彼此認識,所以你很難欺騙和操控他人。」

共和國的國旗上是一隻「神聖之手」:一隻藍色的手,中間有一個洞,使其無法接受賄賂。

立陶宛旅遊部長魯克斯基納斯(Kestas Lukoskinas)告訴我,"主要的意思是我們雙手沒有什麼需要隱瞞的"。他已經在這裏生活了18年。

Image copyright Ana Flašker/Alamy
Image caption 雖然起初僅是一則愚人節笑話,但是奧蘇比斯國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政府、憲法和貨幣

塞帕提斯說,他和其他建國者原本是想要創造一個能夠讓人們逃離現代生活的地方,在那裏人們不受干擾,可以回歸最重要的事情,「一旦跨過橋,你就可以成為你自己。你不再扮演任何社會的角色,也不再屬於任何其他人,你只屬於你自己。你可以思考你是誰,而不需要參與到全人類的瘋狂中,也可以生活下去。」

魯克斯基納斯同意塞帕提斯的看法。他說:「奧蘇比斯的氛圍完全不同尋常,你感到更快樂也更放鬆。你去酒吧就可以見到維爾紐斯市長,或者籃球明星,或者著名藝術家,大家只是在那裏放鬆。任何其他地方的豪華酒吧或豪華飯店都有各種限制,有繁瑣的規矩,但在這裏是不存在的。」

雖然構思成立共和國的故事是一樁輕鬆趣事,但是這個地區的歷史卻並非如此。20世紀中葉蘇聯統治時期,奧蘇比斯曾經被廢棄,成了只有膽大者或者傻瓜才會光顧的城中危險街區。

主幹道奧蘇比斯大街曾被稱為「死亡大街」 ,不僅因為這裏犯罪率居高不下,還因為這條街上曾經居住的猶太人在納粹大屠殺中喪生。

如今,這條蜿蜒曲折的鵝卵石街道以奇特的藝術裝置和全新的生活觀念而著稱。

Image copyright Hemis/Alamy
Image caption 奧蘇比斯的象徵是神聖之手。一隻藍色的手,手心是一個洞,意味著無法受賄

1997年奧蘇比斯宣佈獨立後,緊接著就制定了憲法。1998年一個夏天的午後,塞帕提斯和總統列雷基斯(Romas Lileikis )花了3個小時撰寫了其中的條文。

塞帕提斯說:「我們剛剛宣佈成立共和國,然後他(列雷基斯)因為沒有熱水來找我,這就是為什麼有一項關於熱水的條文。」 塞帕提斯指的是奧蘇比斯共和國憲法第二條,規定所有人都有權獲得熱水、冬季取暖和瓦片屋頂。

他說:「列雷克斯在我家洗完澡後,我們認為,既然現在有了一個共和國,就還需要一些文件,於是我倆坐下來,起草了一部憲法。」

憲法第41條條文體現了奧蘇比斯國關於自由思想的精髓,其中包括 「每個人都有死亡的權利,但這不是義務」;「"每個人都有理解的權利」,以及令人略感困惑的 「每個人都有權什麼都不理解」。

共和國憲法甚至還涉及寵物。例如:「狗有權成為狗」,「貓沒有義務愛它的主人,但在需要的時候必須提供幫助」。

塞帕提斯解釋到,「我寫了關於貓的條款,因為我是一個愛貓的人,列雷克斯寫了狗的部分,因為他喜歡狗,」這是一種詩意的平衡。

憲法被印在大型鏡面矩形板上,並排掛在當地被稱為憲法大道的馬路上。現在有30多塊這樣的金屬板掛在牆上,拉丁文版是最近才被掛上去,教宗9月訪問波羅的海國家時曾親自為它賜福。

憲法大道通往共和國的中心,那裏有一座天使加百利的雕像。「奧蘇比斯天使」 建於2002年,象徵著發展和復興。他的小號預示著一個新的自由思想的時代。

Image copyright Luis Dafos/Alamy
Image caption 每年4月1日,遊客過橋進入奧蘇比斯國時,護照上會被蓋上入境章

和奧蘇比斯共和國的大多數事一樣,政府結構和官員任命也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共和國的議會大廈同時也是當地的咖啡館兼酒吧。一個由十幾位部長組成的核心小組負責監督這個微型國家的運作。其他人如果想要參與到奧蘇比斯的政治事務中,必須成為積極參與當地社區活動的成員。

魯克斯基納斯說:「最重要的是要被認可。你可以說我是足球部長或者飛盤部長,都沒關係。但是你必須得到認可。」他補充道,他理解這種自由式政治的吸引力。

他笑著說道:「這樣做放鬆了日常生活的緊張感和外交禮儀。你可以放鬆地和首相或者總統喝一杯。這是我們玩的一個嚴肅的遊戲。」

雖然聽起來不同尋常,但是這套系統已經成功的運作了21年。在這期間,共和國總統(除了在某些奇怪的場合,他會開玩笑承認自己想要休息一下)和他的很多部長一直在履行職責,多數時候在星期一碰面開會商量國事。

他們一起製造政治浪潮,積極和其他國家建立聯繫,儘管是非正式的。

奧蘇比斯甚至還有一個叫西藏廣場的公園。中國對奧蘇比斯授予達賴喇嘛榮譽市民身份感到憤怒,視為是一種政治上而非文化上的行動(而奧蘇比斯公民對中國聲明既不同意也不反對)。

Image copyright Christian Harberts/Alamy
Image caption 奧蘇比斯憲法的各種翻譯文本刻在憲法大道上的鏡面板上

自1997年宣佈立國以來,奧蘇比斯國激起了遊客們的興趣。但意想不到的是,共和國竟因此成為高級住宅區,有了地產開發,導致國內地產價格飆升。

魯克斯基納斯說:「現在這裏是繼舊城區之外,維爾紐斯第二貴的區域。如今沒有藝術家可以買得起一套這裏的公寓,除非你有名而且有錢。」

這引起了一些共和國部長的擔憂,他們擔心隨著遊客數量的增長和人口膨脹而失去他們獨特的文化和生活方式,但塞帕提斯希望這有助於把奧蘇比斯共和國的理念傳播開去。

他說:「我非常樂意見到那些夢想世界上有這樣一個國家的人們。這種夢想和現實的交匯是我們在開始這一切時所期待的最好結果。我很高興看到他們在現實世界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國家,這是他們的終極目標。」

難怪美人魚把他們帶來了這裏。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