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之旅:到耶路撒冷體驗2000年前的聖經珍寶

文物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耶路撒冷特拉聖所博物館(Terra Sancta Museum)新建了一座考古發掘品展廳。遊客沿著廳內的走廊,經過一個蓄水池,然後穿過一座橋,橋下是一個更深更古老的蓄水池,建於1000多年前。這座博物館坐落在被舊城牆環繞的羅馬天主教方濟各會修道院內(Roman Catholic Franciscan monastery)。因為它所處的位置,參觀博物館本身就是一次歷史之旅,讓人們彷彿回到舊時的耶路撒冷,體驗維持城邦運轉的宗教秩序。

「當時這裏被泥土覆蓋,」博物館館長、方濟各會修士阿里亞塔(Eugenio Alliata)說。「我們甚至無法確定這裏到底有什麼。」他穿著棕色長袍和涼鞋站在金屬橋上,俯視著下方巨大的石槽。他抬起頭,繼續往前走。我跟著他走進一間建於13世紀的石屋,他解釋說,這很可能是當時統治聖城的十字軍的工場。這個曾經滿是泥土的房間,現在展出一塊精雕細琢的石頭。這塊石頭過去是擺放在耶路撒冷郊外山上希律王(King Herod)豪華宮殿的圓柱頂端。

經過多年的修復,這個地下迷宮才成為今天的博物館。整個修復和重建的內容,從一世紀希律王時期的文物和遺址,一直到中世紀馬穆魯克蘇丹(Mamluk sultans)時期的,不僅展現了耶路撒冷的歷史,還包括方濟各會在過去百年間對以色列、巴勒斯坦、埃及和約旦的考古發掘。方濟各修士在這些地區對一些最著名的基督教遺址進行了數十次挖掘,包括拿撒勒、伯利恆,以及這個巨大的鞭笞修道院(Monastery of the Flagellation)。至少從公元4世紀起,這裏便是朝聖之地。

阿里亞塔也是一位考古學家,還親自發掘出一些展品。她說:「考古學很重要,因為它向我們展示了人類過去的生活方式。我們需要通過考古了解過去,了解我們的傳統。朝聖者和遊客應該看到這些東西。」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耶路撒冷的特拉聖所博物館收藏著由方濟各會發現和保存的古代文物(Credit: Eddie Gerald/Alamy)

但到目前這也並非一件易事。方濟各會修士多年來收集的數萬件文物被存放在鄰近的方濟各會聖經研究室(Studium Biblicum Franciscanum),這是羅馬教宗大學(Pontifical University)專門從事考古和聖經研究的一個部門。它實際上是這座城市最古老的考古博物館,要參觀必須提前預約,大多數參觀者都是學者。

「那裏不能隨便進去參觀。」哈里維(Masha Halevi)回憶道。2010年,她在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攻讀地理學博士學位時曾多次造訪該研究中心,隨後發表了幾篇關於宗教秩序和考古學的學術論文。

阿里亞塔帶我穿過博物館,經過一根柱子,上面雕刻著精美的鴿子,來自於約旦境內一座建於四世紀的修道院,我們還看到了彩色馬賽克地板和有十字架標記的大型石棺,都發掘自埃及沙漠中的修道院。我們還經過裝滿古錢幣的陳列櫃,有《聖經》中提到的半舍客勒(以色列貨幣單位),還有2000年前的葡萄種子和橄欖核,以及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器皿,如盤子和杯子。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該博物館位於鞭笞修道院內,自公元4世紀起,這裏便一直是朝聖之地(Credit: Nir Alon/Alamy)

特拉聖所博物館的考古側廳於2018年開放,不久將會進一步擴建。方濟各會一直致力於提高公眾與修會的互動,將這些古老文物向世人展出是其中一項計劃。最近,他們還向公眾開放了位於耶路撒冷聖薩維爾修道院(St Saviour's Monastery)的大型圖書館,並為其創建了在線目錄,作為該地區各種聖蹟修復工作的一部分。

這些變化發生之際,以色列旅遊業迅猛發展。據旅遊部門統計,2018年,以色列的遊客人數達到創紀錄的400萬。

事實上,早在19世紀,方濟各會就開始從事考古學。當時,人們對於旅遊和聖地遺跡的興趣高漲。

在中東,這門新興學科自19世紀後期開始快速發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研究聖經歷史。自13世紀以來,梵蒂岡委托方濟各會在耶路撒冷守護教堂財產、為基督教朝聖者提供幫助。後來,方濟各會決定參與考古,越來越多地參與考古學的學術討論。

「考古學為歷史研究提供了最可靠的史料,」維奧(Prosper Viaud)修士寫道。他是首批參與考古工作的方濟各會修士之一,並於1889年在拿撒勒的天主報喜堂(Shrine of the Annunciation)下發掘出一個更古老的建築,展示了該遺址悠久的歷史。「我之所以走上這條路,不是因為我屈服於空洞的科學思想,而是因為我想對得起朝聖者的虔誠之心,讓他們能更好地了解拿撒勒的教堂。」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以前,這些文物被保存在方濟各聖經研究室,要參觀必須提前預約(Credit: Sara Toth Stub)

20世紀初,方濟各會修士開始在許多教堂和修道院周圍進行挖掘,出版相關書籍,並在耶路撒冷建造了一座大型文物圖書館。1901年,他們建立了方濟各會聖經研究室。自1924年以來,方濟各會在耶路撒冷建立了一系列的研究院,包括奧爾布賴特考古研究所(WF Albright Institute of Archaeological Research)、英國考古學院(British School of Archaeology)、希伯來大學考古研究所(Institute of Archaeology at Hebrew University)和聖經考古學校(École Biblioteque et Archaeologique,由羅馬天主教多米尼加教會建立)。

方濟各會的挖掘工作為當地的考古學做出了巨大貢獻。比如說,約旦的奈博山(Mount Nebo),在那裏摩西第一次看到聖經應許之地的地方;還有加利利海邊(Sea of Galilee)一個叫做迦百農(Caperneum)的小鎮,有一座古老的猶太教堂。如今,許多當地的考古學家都十分感激方濟各會修士的貢獻。

「他們的研究是以色列考古學這個巨大工程的重要組成部分。儘管有宗教信仰,但他們所做的研究確實是純粹的考古學,我可以完全相信他們呈現的事實。」迪娜(Dina Avshalom-Gorni)說。她是以色列文物局的一名地區考古學家,曾與方濟各的考古學家合作,參與多地的挖掘工作。

Image copyright Sara Toth Stub
Image caption 博物館收藏的各種錢幣、餐具和其他日用品展示了聖經時期耶路撒冷人民的生活面貌(Credit: Sara Toth Stub)

對於方濟各會來說,考古學能夠有效提高公眾的參與度,幫助他們了解聖經故事的背景。阿里亞塔解釋說:「如果你想要真正地了解耶穌,了解聖經中的故事,那麼你必須要知道當時人們的日常生活。」

博物館另一間屋子裏的玻璃展櫃裏陳列著一個由雪花石膏製成的花瓶。在古代,這種花瓶是奢侈瓶,很少能找到保存完好的。他講述了基督教聖經中的一個故事:一個貧困潦倒的女人拿了一(雪花石膏)玉瓶至貴的真哪噠香膏來,打破玉瓶,把膏澆在耶穌的頭上。雪花石膏花瓶的美麗和精緻的工藝,說明了這位婦女對耶穌的慷慨和錢財奉獻。

阿里亞塔走出昏暗的地下考古大廳,漫步穿過陽光明媚的石頭庭院。一個旅遊團正在那兒聽導遊講解這裏是如何成為耶穌被定罪並被送上十字架的地方。今天,它是多洛羅薩大道(Via Dolorosa)的14個十字架的第二個。沿著這條路最終可以到達聖墓教堂(Church of the Holy Sepulchre)。許多基督徒都相信耶穌基督就是在這兒被釘在十字架上和埋葬的。

Image copyright Alamy
Image caption 阿里亞塔修士說:你必須了解人們當時的日常生活,才能真正理解耶穌和聖經中的寓言。(Credit: Nir Alon/Alamy)

不出意料,方濟各會修士的挖掘工作引發了很多問題,比如聖經中的事件,以及古代猶太人和基督徒在聖地的生活。根據阿里亞塔的說法,大多數方濟各會修士都是在學習,而不是為了證明某些故事。神聖的遺址不會因為沒有挖掘出任何東西而被遺棄。例如,伯利恆的耶穌誕生教堂(Church of the Nativity in Bethlehem),那裏被尊為耶穌誕生的地方,但最古老的出土文物也只能追溯到公元3世紀,也就是耶穌誕生近200年後。

「我們從不拋棄傳統,」阿里亞塔說。「聖經故事或許可以被證實,或許不能,但宗教的根基是傳統。」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