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洞穴之謎:雅典的地下奇觀

地下洞穴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馬克里多普洛斯(Dimitrios Makridopoulos)一直對超自然現象著迷。他從小到大一直如饑似渴地閲讀有關神秘現象的書籍,因而很快就對位於雅典西北約15公里處、金字塔形狀的潘特利山(Penteli)產生了興趣。他告訴我說,「我深深地被這座神秘而古老的山的能量所吸引。」

潘特利山因其古老的採石場和此處金色大理石無與倫比的水晶結構而享譽全球,這裏的大理石曾用於建造雅典帕特農神廟(Parthenon)和其他輝煌的紀念碑。然而,尤其激起馬克里多普洛斯興趣的,是位於這座山西南側的達維利斯洞穴(Davelis Cave)。

達維利斯洞穴位於一個古老的大理石採石場內及其上方,平均寬45米,高62米,是一個巨大的、陡峭下降的迷人洞穴,很適合作為恐怖電影的背景。遊客稱,進到洞裏電子設備會失控,這個洞有發光的球體、難以形容的生物、向上落的水滴、幽靈般的聲音、詭異的蝕刻畫、撒旦崇拜儀式遺跡等等。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雅典附近的達維利斯洞穴長期以來一直與超自然現象聯繫在一起(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2015年,馬克里多普洛斯帶了一個「神靈盒」(一種據說可以通過無線電頻率與神靈交流的設備)和一台紅外攝像機,和一些朋友前往潘特利山探險。那是一月的時候,山上雲霧繚繞。這使得他和朋友們即使5米開外的地方也看不到。但潘特利山處處都有驚喜作為補償,有來自豐富的古老採石場的大塊珍貴大理石,也能發現上世紀70年代末和80年代在山洞裏進行神秘軍事實驗的鐵片證據(這是馬克里多普洛斯說的)。

馬克里多普洛斯說,「從我踏進這片未受破壞的純淨之地的那一刻起,我就與其合為一體。我被一種無可名狀超凡的能量包圍著……我感到有眼睛在注視著我的一舉一動……我的五官看不見也聽不到任何東西,但我就是知道有東西存在。」

這位29歲的電腦技術人員還記得,當他回到家後他的電子設備證實了他在山洞裏的感受時,他非常之驚訝。他的神靈盒捕捉到的聲音,就像天使般的孩子們用古希臘語做的吟唱。他說,「那是小精靈的語言。」他還堅稱,他的紅外攝像機記錄下了洞穴中心附近幽靈的出現,以及洞穴入口處潛伏著的一個漆黑的小生物。「在這裏,你看見了嗎?」馬克里多普洛斯帶著濃厚的興趣問我,他在我親自去山洞前幾天給我展示了這些照片。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到達維利斯洞穴的遊客稱,在那裏電子設備會失控,水是向上滴落,還會聽到幽靈般的聲音(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達維利斯洞穴早在5世紀就被作為信仰崇拜場所,在這裏祭拜希臘人神話中的潘神(Pan),一個長著羊腳的牧人和縱慾之神。在中世紀,隱士和東正教(Orthodox)的出家人匯聚到潘特利山隱修,或是因為受到了宗教迫害而逃到此處。這個地方被命名為「潔淨的洞穴」(Cave of the Immaculate),因此有兩個相鄰的拜占庭(Byzantine)小教堂直接建於洞穴的入口處。

據說在19世紀,一位叫納齊奧斯(Christos Natsios),又名達維利斯(Davelis)的臭名昭著匪徒和他的團伙潛伏在山洞裏。甚至傳說這名匪徒曾與法國女公爵普萊西舍(Placentia)有過一段風流韻事,他發現了穿過洞穴內部的曲折隧道,可直通雅典北部郊區彭德利村(Pendeli)他情人的宅邸。無論真相如何,是昔日亡命之徒陰謀故事的傳奇吸引力促使人們用這個著名歹徒為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洞穴重新命名。

2019年1月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我和兩個朋友參觀了達維利斯洞穴。我們駕車穿過潘特利山坡迷魂陣般的山路後,把車停在一條土路的起點。我們走上沒有路標指示的小道,每隔一段路就要跳過一個泥濘的小水坑,有時看起來這次遠足可能會無獲而歸,所幸在這條山路可俯瞰延伸到薩羅尼克灣(Saronic Gulf)的雅典城全景。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建於洞穴入口處的拜占庭式小教堂讓人想起曾經為了躲避宗教迫害而來到這裏隱修的東正教修士(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終於,大約走了25分鐘後,全球定位系統(GPS)堅持要我們左轉。在一個崎嶇的赭灰色懸崖腳下,看見岩石上有一個新月形的開口。右邊是毗連的聖斯皮裏頓(St Spyridon)教堂和聖尼古拉斯(St Nicholas)教堂。左邊是一座混凝土建築,是希臘軍方建造的一個哨站,現在似乎已經廢棄。我小心翼翼地向洞穴走去,感到裏面有一股強烈的拉力,在那裏我可以看到岩石碎片散落在洞穴的地面上,瀑布般的鐘乳石從布滿苔蘚的岩壁前傾瀉而下。洞穴頂上傳來水滴落的空谷回聲。儘管我有幽閉恐懼症,對前方等待我的東西感到害怕,但我還是想進到洞穴深處。待我走進去,我就意識到自己走不了多遠,因為從洞穴前方隧道已經被封堵住了。

馬克里多普洛斯後來告訴我,「這些是北約(Nato)和希臘軍方用混凝土澆築的隧道,用來掩蓋他們的地面蹤跡。」

1977年10月6日,希臘雜誌《塔希德羅莫斯》(Tahidromos)發表了一篇文章稱,希臘軍隊已開始在達維利斯山洞內進行嚴格保密的行動。此地被列為軍事禁區,不對公眾開放。有人說是北約(Nato)在監督建立一個火箭基地,而美國在鄰近的新馬克立(Nea Makri)地區的一個軍事基地進一步助長了這一傳言。1982年,希臘著名的超自然現象和科幻小說作家巴拉諾斯(Giorgos Balanos)在他的《潘特利之謎》(The Enigma of Penteli)一書中,提到了一些可疑的地下隧道、核武器和精神控制項目,讓人們對這個地下密室裏究竟發生了什麼產生了更多的懷疑。20世紀90年代,希臘政府試圖重新啟動他們在達維利斯洞穴的項目;這一次,報紙頭版對核試驗大肆宣揚。不久,洞中所有不為外人所知的工程都停止了,未來的遊客將會看到一些新的隧道止於洞壁的盡頭,而舊的則被關閉。

儘管這些隧道無法進入,陰謀論依然層出不窮,比如馬克里多普洛斯告訴我,北約在冷戰時的太空競賽期間開採了潘特利山的大理石,用來製造先進的衛星。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來自達維利斯洞穴所在的潘特利山的大理石,曾被用來建造帕特農神廟和其他著名的希臘建築(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無論真相如何,希臘地質礦產勘探研究所(Institute of Geology and Mineral Exploration of Greece)的帕帕迪斯(Georgios D Papadeas)在2002年的一項研究中也認為,這個洞穴有其特殊之處。科學家們在潘特利山的大理石層之間發現富含石墨的板岩,使得這座山成為電磁波的良好導體。

此外,潘特利山的大理石本身具有一定的科學特性,可以在高壓條件下產生電荷。對於馬克里多普洛斯和其他人來說,這也許可以解釋在那裏觀察到的一些奇怪的電磁現象,比如一些遊客感到頭暈和迷失方向。雅典大學(University of Athens)動力、地質構造和應用地質學系(Department of Dyknamic, Tectonic and Applied Geology)名譽教授帕帕尼科拉烏(Dimitrios Papanikolaou)自1973年以來一直在研究潘特利山,他認為,人們對達維利斯洞穴內超自然現象的任何癡迷,都是「人類性格特質的力量」造成的。

「潘特利山擁有一種獨一無二的岩石成分,是由數百萬年的地質變化形成的。僅此而已。」在我參觀這個洞穴的前一天,他在雅典大學的辦公室裏這樣告訴我,並把所有與達維利斯洞穴有關的超自然的所見所聞稱之為「神奇想像力」和「信以為是的安慰劑效應」。

他繼續說,「潘特利山的山頂曾是一個空軍基地。雅典是一個北約城市。潘特利山高居於愛琴海(Aegean Sea)海岸上,所以在上世紀70年代和80年代發生在洞穴裏和附近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衛伸入愛琴海的阿提卡盆地(Attica Basin)。」至於被封死的隧道如何解釋?教授回答說,「隧道很危險,必須封死。但對於人類來說,凡是我們搞不明白的,就喜歡朝神話方面想。」

Image copyright Stav Dimitropoulos
Image caption 專家認為大理石的科學特性可以解釋在達維利斯洞穴中觀察到的一些奇怪的電磁現象(Credit: Stav Dimitropoulos)

儘管如此,帕帕尼克拉烏自己也承認,這個洞穴某些地方有著無可比擬的吸引力。「在雅典的鼎盛時期,人們盡其所能去開採世界上最好的大理石。也許有些地方有自己獨特的能量:曾經讓數千人在那裏生活和繁榮的能量,但僅此而已。」

「磁化」只是馬克里多普洛斯聲稱在達維利斯洞穴附近所感覺到的一小部分現象。他已經領導了一個名為「奧菲斯小組」 (Orfeas Group)的團隊,該小組有一個很受歡迎的博客,專門探討超自然現象。

甚至在我參觀的那天,我也感覺到了洞穴的地心引力。我站在洞口時,一束光從洞口照了進來,照亮了那裏,彷彿在引導我往前走。教授關於某些地方隨時間積聚能量的說法聽起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正確。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