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哲學:快樂的丹麥人如何化解逆境

爐火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丹麥人常被譽為全世界最快樂的人,他們最喜歡的就是hygge(指舒適愜意的感覺),可以是舒舒服服蜷在毛毯裏讀書(毛毯很可能是用丹麥法羅群島的羊毛做的),也可以是和摯愛一起享受悠閒的晚間時光,在柔和的燭光裏喝著熱巧克力、熱紅酒或者咖啡縱情歡笑——這要看是什麼月份和時間。

但這樣的畫面太過詩情畫意,太過完美。作為一個崇尚hygge的丹麥人,我可以很肯定地說,丹麥人也有不好過的日子。那麼,當這些愜意舒適的東西都於事無補時,我們怎麼辦呢?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丹麥人常被譽為全世界最快樂的人(Credit: Getty Images)

和hygge一樣,pyt也沒法直接翻譯。有些說成是「別介意」、「別擔心」或者「算了吧」,但都沒有表達出它積極的一面。Pyt是說,你接受了自己無能為力的事實,就算生氣或者沮喪,也決定不再浪費不必要的精力去多想。接受現狀,開始新篇章。Pyt還可以用來安慰別人,舒緩不如意的境況。

Pyt很受丹麥人喜愛。2018年9月,丹麥圖書館協會在丹麥一年一度的圖書館週期間發起了一項評比, pyt當選為丹麥最受喜愛的單詞。有趣的是,hygge居然都沒入圍。

協會主席安德森(Steen Bording Andersen)認為,pyt獲獎反映了丹麥人壓力繁重的生活——不想太緊張,想要放鬆一點。他解釋說:「這是在對丹麥喜歡抱怨和挑毛病的文化特質做出反叛,pyt當選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與這一時期丹麥的主流思想相悖。不過這提醒我們,情況可能還會更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丹麥人最喜歡的就是hygge,但當最舒適愜意的東西都無法治癒憂鬱時,就按pyt按鈕(Credit: Getty Images)

麥克唐納(Chris MacDonald)對這個單詞的流行並不驚訝。麥克唐納是一位生理學家、作家兼公共演講人,20年前從美國移居丹麥。他曾在丹麥國家報紙《貝林時報》(Berlingske)上發表了一篇有趣的文章《丹麥教給我的快樂》(What Denmark has taught me about happiness),文中寫道:「Pyt是我最喜歡的單詞之一,是我聽過最積極向上的聲音。它蘊藏著一股巨大的力量——無力改變的事情就隨它去吧,當中飽含了寬慰與解脫。」

他是在剛開始學丹麥語時接觸到的pyt一詞。他說:「丹麥語是一種極其單調乏味的語言,聽起來就像是一個音域有限的音樂家在演奏。然後我注意到了這個與眾不同的單詞,它不僅在丹麥語中很特別,發音還很好聽。」

丹麥語有很多難發的喉音,可能永遠無法當選為世界上最浪漫的語言,但pyt的發音卻非常細膩輕柔。採訪麥克唐納時我們聊到,通常是如何用pyt來表現人們接受了那些令人沮喪卻又無法改變的境況,當然情況還不至於威脅生命或是改變人生。詞意當然是一個方面,但與單詞發音所創造的感情和氣氛也有關。

延森(Jonas Jensen)是《丹麥語詞典》(Den Danske Ordbog)的高級編輯,他表示:「……在語音學裏,相較於『o』和『u』這些更為圓潤的元音,『i』和『y』的發音要輕一些,感覺也更積極向上……pyt說起來很好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安德森說:「Pyt一詞提醒我們,情況可能還會更糟」(Credit: Getty Images)

儘管丹麥語在語言學上「山難水險障礙重重」,延森說有人甚至形容「丹麥語不是一種語言,而是一種喉嚨病」,但丹麥的風景可並非如此。丹麥可能是世界上最適合騎單車的國家之一,因為地勢大多平坦。但離奇的事故還是會發生,這是我和家人從一對英國夫婦那兒學到的,這對夫婦20多年前決定騎單車一探日德蘭半島(Jutland )。

假期接近尾聲時,妻子從單車上摔了下來,摔斷了鎖骨。他們當時在一個名為南奧默(Sønder Omme)的小鎮附近,距離比隆(Billund,第一個樂高樂園就在這裏)大約20公里,很快便找到了當地的外科醫生,值班醫生(我父親)把他們帶到了隔壁鎮上的醫院治療。那位妻子被帶去做X光檢查和接受處理時,我父親打電話給我母親說他今天要晚點回家,解釋了情況之後母親提議請這對夫婦到家裏吃飯。最後,這對英國夫婦不僅體驗了免費的丹麥醫療,和當地人吃了飯,還知道了pyt這個詞,以及它舒緩緊張情況的本事。

我不記得吃了什麼,但在這麼臨時的情況下,我那臨危不亂的母親很可能就是把剩菜剩飯擺在了漂亮的盤子裏,放在桌布上,再搭配好餐巾紙和餐具。大家坐定,盤子裏盛好了食物杯子裏斟上了紅酒,我父親舉起酒杯,按照傳統禮儀在開動前先幹一杯。英國男士伸手去拿酒,卻把酒杯撞倒了,紅酒全灑在了白色的桌布上。一陣沉默。他的妻子轉頭看著丈夫,一臉深深的不滿,但還沒等她開口我母親就把她打斷了。「PYYYYT med det!(別擔心!)我們明天要洗桌布呢。」她大聲說。之後的時光完全是在hygge中度過的,過了幾天這對夫婦又來我家吃了晚飯。是pyt的力量將可能出現的尷尬與不快變成了寬慰與釋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pyt當選為丹麥人民最喜愛的單詞,反映出丹麥人不願意太緊張,想要放鬆一點(Credit: Getty Images)

Pyt的力量也有其他使用方式。幼兒園和小學裏安裝了pyt按鈕,孩子們也知道了這個詞。按鈕通常只是一個寫著pyt的塑料蓋,粘到硬紙板上放在教室中間。當孩子們因為沒在競賽中拿到第一,或者因為輸了比賽而傷心失落時就按下它,實質上是讓他們在很小的時候就認識到輸了也沒關係,輸也是現實生活的一部分。

瑟倫森(Charlotte Sørensen)是日德蘭半島哈默爾鎮(Hammel)南德萬斯科倫學校(Søndervangskolen)的校長,她告訴我:「這個按鈕簡直太神了。它並不是對所有孩子都有效,但對有些孩子很有用,這太棒了。真實按下這個按鈕似乎能夠幫助他們打點心智,開始新篇章。」

Image copyright Karen Rosinger
Image caption 丹麥許多商店都銷售pyt按鈕——按一下就會聽到pyt,提醒你從當下的情況中退後一步,重新集中精力(Credit: Karen Rosinger)

來丹麥的遊客甚至可以在當地商店買到專屬的pyt按鈕。這些紅白相間的塑料按鈕就像電視遊戲節目中選手知道正確答案後按的那種按鈕。一按就會聽到pyt,提醒你從當下的情況中退後一步,重新集中精力。我甚至還在聖誕節收到了一個「豪華」版,它還錄了一句鼓勵的話:「深呼吸,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在天氣極其不靠譜的國家,這個單詞似乎特別合適。這些年,我常常在最後時刻改變計劃,樂觀一次次戰勝現實。野餐和燒烤移到了室內,海灘旅行變成了室內游泳。每次都會念出一個或者好幾個pyt,做幾個深呼吸,新方案也想好了。

而且我發現,這些替代方案常常都比最初的「hyggeligere」(更加愜意舒適)。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