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南美令人驚嘆的「大理石大教堂」

巴塔哥尼亞的黎明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巴塔哥尼亞的黎明

一年中無論何時前往智利南部荒野一遊,遊客最好都要帶上一年四季的行囊。層層翻滾的黑雲可以在幾分鐘內洶湧加劇,但瞬息間又消散得無影無蹤。猛烈的狂風讓巴塔哥尼亞(Patagonia)的天氣難以預測。

然而在這個南半球早春的清晨,當黎明降臨在卡列拉將軍湖(Lago General Carrera)的湖岸,湖水卻平靜無波。橫跨阿根廷邊境的卡列拉將軍湖是南美洲最大的冰川湖之一,也是巴塔哥尼亞最壯觀的自然奇觀之一。

湖的西岸有雕塑般的柱子、圓拱形的洞頂和遍布華麗紋理的洞壁,所以當地人稱這種獨特的地質構造為「大理石大教堂」。

遊客克勞森(Hans Claussen)說:「走進洞穴,一片寧靜清亮,還有奇幻的色彩,使你情不自禁地愛上這裏。」

藍色的海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沐浴在藍色的海洋裏

這個大理石大教堂離海岸只有數米遠,但教堂後面卻是草木叢生的懸崖陡坡,所以只有坐船才能近距離參觀。

早晨,大教堂主室還籠罩在陰影裏,射入洞穴的光線反射到湖面上。冰川淤泥使湖水呈現出深綠松石的顏色,讓灰白色洞穴壁呈現出一種飄渺的藍色,而形狀獨特的岩石輪廓則形成令人驚嘆的構圖。波浪輕輕拍打洞壁的聲音在洞穴裏迴蕩著,伴隨著水珠從大理石天花板上不斷落下的滴答聲。

湖面會隨著季節顯著變化。夏季,周圍山脈冰川的融水會使湖面上升約1米。冬天,湖水退去,平時藏在湖下的洞穴就會顯露出來。

彩帶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顏色絢麗的彩帶

大教堂不僅僅是光影的戲法,也是色彩的劇場。狹長如絲的褐色石紋沿著洞壁內牆排列,黃色的紋理則從洞頂延伸而下。

地質學家赫夫(Francisco Hervé)解釋說:「岩石發生變質時會形成新的礦物質。」白色大理石是最純淨的,幾乎完全由碳酸鈣組成,而岩石的其他色調則是由於各種雜質造成的。

大理石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令人驚嘆的大理石

遊客可以乘坐小船和皮划艇緩緩駛入大教堂的兩個主要洞穴,近距離欣賞岩石表面縱橫交錯的紋理。但卡列拉將軍湖的大理石奇觀並不僅限於此。大理石教堂自然保護區佔地50公頃,擁有幾十個有著數千上萬年歷史的洞穴和岩層。赫夫說:「這個地區在10,000到15,000年前一直被冰川所覆蓋。冰川後退才形成了湖泊,大理石教堂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開始逐漸成形的。」

據赫夫之說,在洞穴內和周圍發現的岩石可能在3億年前形成於赤道附近,然後隨著大陸向南漂移到了此處。他說:「這裏的大理石是在300到400攝氏度的溫度下形成的,位於地下10到15公里。」最初是以沉積岩的形式開始了史詩般的旅程,隨後在高溫和壓力的作用下變質成了大理石。

與大理石數億年的變質過程相比,洞穴侵蝕可以說是發生在眨眼之時間,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岩石本身的化學性質。赫夫解釋說:「這些主要由碳酸鈣組成的鈣質岩石是現今地球上最易溶解的岩石之一。」

「人們認為我在『教堂』裏拍的照片是現代藝術品。當我告訴他們這些是大理石洞穴時,他們都驚呆了!」來智利旅遊的美國遊客迪切(Chelsea Dietsche)說。

寧靜的生活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寧靜的生活

孔特雷拉斯(Pedro Contreras)年輕時搬到了湖西岸的小鎮靜謐河港,從此便在這個小鎮扎根生活。30年前,他是首批帶有膽量的遊客去參觀洞穴的人之一。在過去的10年裏,這個小鎮的遊客數量飛速增長。「我們過去只有三、四艘船。現在有50艘船往返於大教堂。現在,在靜謐河港,每個人都從事旅遊業。他們過去靠養牲畜為生。」

慕名前來參觀洞穴的遊客打破了靜謐河港的寧靜,但這個小鎮仍保留了大部分荒野邊疆的魅力。燒木柴的青煙從家家的煙囪裏悄然飄出,溫暖著巴塔哥尼亞嚴冬中的小木屋。在新建的小鎮廣場上,一座雕塑描繪了該地區第一批乘小艇在湖中航行的定居者。

雖然一些當地人仍懷念過去的艱苦歲月,但孔特雷拉斯認為,總的來說,現代世界改善了這裏的生活。他承認:「這裏一切都變了,但變得更好。現在的巴塔哥尼亞生活比較舒適。」

高速公路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南部的高速公路

在遊客沿著公路而來之前,巴塔哥尼亞的大片地區幾乎與智利其他地區隔絶。直到上世紀70年代,皮諾切特(Augusto Pinochet)將軍的軍人獨裁政府,迫使數千名士兵修建了一條穿越艾森地區的公路。這是一項浩大無比的工程,整條公路起於蒙特港,穿越峽灣、山脈、冰川和森林,最終蜿蜒向南1200多公里,到達阿根廷邊境的維拉奧希金斯鎮。

這條公路最廣為人知的名字是「Carretera Austral」,意思為「南方公路」,終於將巴塔哥尼亞與智利的其他地區連接了起來。儘管在某些路段僅僅是一條礫石路,但仍然是連接該國北部和艾森地區的唯一幹線。

樂土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未遭破壞的樂土

「南方公路」不僅是偏遠地區的生命線,同時還是遊客口中的「傳奇之路」。這條路線囊括了巴塔哥尼亞的許多自然奇觀,包括「山城堡」(Cerro Castillo)。這座山的峭壁呈塔樓型,一眼就能認出,是一條多日徒步健行的中途站。這條自然步道可與南邊更著名的托雷斯德爾潘恩國家公園(Torres del Paine National Park)的徒步旅行相媲美。

克勞森是來自智利繁華的首都聖地亞哥的一名遊客,他已經來過巴塔哥尼亞好幾次了,他說這裏怎麼也看不膩。他解釋道:「艾森是我最喜歡的地方。這裏的時間過得較慢,生活也較簡單,這兒大自然的廣袤和美麗會讓你覺得自己很渺小,但也讓你感到受到上天的眷顧。這裏彷彿是世界的盡頭,幾乎看不到人類的影響。」

「南方公路」周圍的大片地區都是原始荒野。2017年,智利政府與湯普金斯自然保護區(Tompkins Conservation)簽署了一項協議,將在周邊地區新建400多萬公頃的國家公園,以確保該地區保持未開發狀態。

「艾森地區景色非常迷人。想往哪裏都必須長途跋涉,但總會在拐角處碰到一些驚喜,比如令人驚嘆的風景,美麗的森林和野生動物。」來自新西蘭的遊客米切爾(Pippa Mitchell)說。

保護洞穴 Image copyright Tom Garmeson

保護洞穴

為了子孫後代而保護巴塔哥尼亞的行動已擴展到大理石洞穴。孔特雷拉斯說,當地的旅行社正在努力將旅遊業對壞境的影響降到最低最小。他解釋道:「以前,你可以下船拍照,四處走走。但現在不行了。」

與此同時,赫夫希望這些洞穴的自然美景能夠告訴人們保護全國地質構造的重要性。他說:「在智利,我們非常清楚什麼是生物多樣性,但對於地質多樣性卻了解不多。」

他認為,保護像「大理石教堂」這樣景觀所帶來的好處遠不只是審美情趣。在地球45億年的歷史中,火山噴發、冰川的前進和後退,以及海平面的漲落都在周遭的自然中留下了印記。根據赫夫的說法,大理石教堂的地基上蘊藏著豐富的地質信息,可以為我們提供關於過去地球溫度波動的寶貴知識。他說:「像氣候變化這樣的問題困擾著整個社會。如果沒有這些岩石提供的線索,我們就沒辦法知曉過去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發生以及未來人類如何避免同樣的情況發生。」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