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歸屬權爭議再起 荷蘭人「偷走」非洲食品?

苔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20世紀80年代初,各種慈善組織積極呼籲援助埃塞俄比亞饑民,全球各地各機構的休息室裏貼滿了乾旱地區的圖片,圖中兒童個個食不果腹、饑腸轆轆。這些圖片的力量是很大的,即使到現在,也很難有人相信在西方世界裏備受吹捧的下一種超級食物,竟然原產自埃塞俄比亞的土地上。

Image copyright New Ethiopia Tours
Image caption 苔麩在西方世界裏備受吹捧,被稱之為下一種超級食物(Credit: Credit: New Ethiopia Tours)

苔麩(teff)不含麩質,富含蛋白質、鐵元素和纖維。這種穀物已經由埃塞俄比亞和鄰國厄立特里亞的人民種植了2000餘年。不論是在高地泥屋的餐桌上,還是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高級餐廳裏,人們都會把苔麩磨成粉末,然後製成埃塞俄比亞人的主食——英吉拉(injera)。製作英吉拉需要發酵,成品在形狀上更像是煎餅。用英吉拉沾著葷素燉菜和湯汁吃是再適合不過的了。埃塞人的餐桌上,每天至少會出現一次英吉拉。

英吉拉口感像海綿一樣,口味濃郁,我很快就和大多數遊客一樣愛上了這種食物。在埃塞俄比亞各地旅行時,我時不時就會在餐廳裏點這道主食。端上來的時候,用的是一個很大的圓盤子,上面還會放一些各色配菜,例如扁豆、甘藍、黃豆、羊肉、牛肉和雞肉。食客自己把麵餅切開,然後用手抓著吃,著實增加了趣味性。

英吉拉在埃塞俄比亞很受歡迎,但是苔麩麵粉以及相關製品的製作工藝竟然被一家荷蘭公司擁有了專利,這著實讓人難以相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苔麩可以制做英吉拉。這是一種發酵食品,形狀上更像是煎餅,很適合用來沾著葷素燉菜吃(Credit: Getty)

一切要從2003年開始說起。那時候,荷蘭的農學家羅勝(Jans Roosjen)和埃塞俄比亞生物多樣性保護研究所(Ethiopian Institute of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合作,為了研究和開發苔麩,有人給他寄了十幾個品種的苔麩種子。四年後,歐盟專利局批准了羅勝所在公司——國際健康與高性能食品公司(Health and Performance Food International, HPFI)的一項專利請求。當時,羅勝過高估計了苔麩種子的市場潛能,最終公司破產,但他沒有退出這個市場,仍然售賣苔麩製品。

今年,羅勝狀告另一家荷蘭公司,指控他們的含苔麩烘焙製品侵權,但最終他的專利被判在荷蘭無效。此後,有關於苔麩的歸屬權爭議成為了頭條國際新聞。2019年2月申訴失效,很多埃塞俄比亞人都在社交媒體上歡呼,慶祝這一勝利。

埃塞俄比亞外交官阿雷加(Fitsum Arega)在推特上說,這是一個絶好的消息。他在推文中寫道:「我希望大家能明白一件事,我們的國寶必須由國人和#埃塞俄比亞#的朋友們來守護。」

但是,羅勝的專利在歐洲其他地方仍被認可,因此這次戰爭還沒有結束。二月,埃塞俄比亞司法部長策加耶(Berhanu Tsegaye)發佈推文,說政府決心捍衛苔麩和埃塞俄比亞密不可分的關係。「政府已經請好律師,要在國際上堅決把苔麩的案子力爭到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埃塞俄比亞和厄立特里亞人種植苔麩已經有2000餘年的歷史了(Credit: Getty)

埃塞俄比亞不得不保護其最珍貴的物產,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先前,星巴克盜用了三種上等咖啡的名稱,該國只得與之抗爭。2007年,經過激烈的會談,星巴克這一全球最大的咖啡連鎖店與埃塞俄比亞政府達成許可協議,允許星巴克出售和推廣哈拉爾(Harrar)、西達摩(Sidamo)和耶加雪啡(Yirgacheffe)三種咖啡。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的一份報告顯示,雙方高調的紛爭大大提升了埃塞俄比亞咖啡的價值。

本土作物專家瓦耶沙(Bula Wayessa)博士認為,荷蘭的苔麩專利剝奪了數百萬埃塞俄比亞農民的權利。他說:「發達國家市值百萬的公司能夠抹掉第三世界國家的文化,這就是全球權力關係的一種體現。全球法律體系的漏洞,使得有的私營公司,在沒有經過徹底調查的情況下,也能夠成功獲批專利。對象埃塞俄比亞這樣的發展中國家來說,造成的影響是巨大的。」

瓦耶沙博士在紐約州立大學新帕爾茲分校擔任助理教授,他出生在奧羅米亞州(Oromia Regional State,埃塞俄比亞按民族劃分的九個州之一)的一個農村家庭,家裏種的作物就是苔麩。從小到大,瓦耶沙博士每天的兩餐裏都有英吉拉。不上課的時候,他自己也會幫著種植和收割。他說:「中飯和晚飯裏如果沒有英吉拉,我吃完了也還會覺得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苔麩不含麩質,富含蛋白質、鐵元素和纖維(Credit: Getty)

2009年,瓦耶沙博士離開故鄉,赴海外留學。此後,他曾多次回國開展研究。他說,苔麩不僅僅是一種作物,更是埃塞俄比亞的文化瑰寶。瓦耶沙博士說:「這個國家的土地上有超過80個民族,苔麩英吉拉就是所有人的身份標誌。人們圍在一起分享一盤英吉拉,這就是一幅社會關係圖了。英吉拉是埃塞俄比亞本土食品技術的基礎,也讓人們重新體會到了社會身份和民族認同。」

苔麩的所有權到底花落誰家,這是全球新聞的熱點。但是,新埃塞俄比亞之旅(New Ethiopia Tours)的運營主管梅萊斯(Sofonias Melese)表示,他因為在旅遊行業工作才知道這件事,其他埃塞俄比亞人都不知道國際上有這樣的爭議。

苔麩是廚房的支柱

他說:「專利紛爭讓我很難過。苔麩是我們廚房的支柱。不論居住在哪個州、哪個部落的埃塞俄比亞人,每天都會吃苔麩——有時候一日三餐都是苔麩。」

梅萊斯很喜歡給來遊玩的旅客介紹英吉拉。他說:「很多遊客一開始會幹吃英吉拉,我都能看到他們覺得酸的表情。我就會告訴他們,要就著埃塞俄比亞的辣瓦特(spicy wat,一種類似燉菜的食物)一同吃。他們就都挺喜歡這個味道的了。我還會告訴他們英吉拉不含麩質,且富含蛋白質和鐵元素。他們就更喜歡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直到2019年2月,苔麩麵粉以及相關製作工藝的專利都掌握在一家荷蘭公司手中(Credit: Getty)

目前仍然不能明確具體的時間,但有考古學家認為,大約2000年前,埃塞俄比亞高地的居民便已經開始培育苔麩,而烘焙英吉拉的烤盤最早則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

萊昂斯(Diane Lyons)博士與人合著了《烤盤、烤箱和農業起源:埃塞俄比亞高地烘焙的民族考古學研究》(Griddles, Ovens, and Agricultural Origins: An Ethnoarchaeological Study of Bread Baking in Highland Ethiopia),她在埃塞俄比亞北部的提格雷州(Tigray)開展了廣泛的研究。在這裏,人們常用陶製的烤盤烘烤英吉拉,上菜時搭配的燉菜裏會放肉類、蔬菜和豆子等。她說,苔麩的種子有紅白兩種。傳統認為,白色的種子更有價值,是財富的象徵。因此有貴客時會拿這種苔麩來招待。紅色苔麩種子製成的英吉拉更加便宜,常見於家常菜中。

萊昂斯博士和瓦耶沙博士一直認為,全球需求的增長,導致如今城市中的貧民購買苔麩時有了經濟壓力。在提格雷州南部和北部,人們會將苔麩賣出,以換取市場上更加廉價、產量更大的作物,如大麥、小麥和高粱等。萊昂斯博士表示,用這些作物來製作英吉拉,既是 "營養流失",也是"痛失文化"。她補充道:「餐廳裏製作英吉拉一般都是用苔麩做原料的,埃塞俄比亞一些高檔的餐廳裏更是如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萊昂斯博士說:「他們有權從苔麩的營銷中獲益——對於自己的美食,埃塞俄比亞人是十分自豪的」(Credit: Getty)

萊昂斯博士表示,即使是一個局外人,她也認為將埃塞俄比亞的權利置於苔麩之下是十分不道德的。她說:「埃塞俄比亞並不發達,苔麩是埃塞人的先祖們培育出來的。他們有權從苔麩的營銷中獲益。對於自己的美食,埃塞俄比亞人是十分自豪的,他們理應自豪。埃塞人的食物確實美味,苔麩製成的英吉拉,是埃塞俄比亞最好的英吉拉。我真誠的希望,他們能夠重新獲得苔麩的『絶對所有權』。」

我的埃塞俄比亞之旅持續了兩周。從亞的斯亞貝巴到西米恩山脈(Simien Mountains),每天到餐廳裏點餐的時候,我都會叫上一份苔麩。我們經過的時候,有很多吃苔麩長大的孩子會揮手追逐我們的車。我們還受一戶農村家庭的邀請,參觀了他們製作英吉拉的小廚房。為著這些熱情好客的人,為了他們的未來,我不禁和萊昂斯博士有了同樣的期望。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