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征服珠穆朗瑪峰的科索沃女人

穆拉

新成立的獨立國家

科索沃通常被視為歐洲最年輕的國家。根據英國政府的記錄,全球195個國家中僅有116個國家承認這個內陸國家的主權。1991年蘇聯(USSR)解體後,巴爾幹(Balkans)地區爆發了數十年的種族衝突。2008年2月17日,科索沃宣佈脫離塞爾維亞(Serbia)獨立。

穆拉(Arineta Mula)出生於1988年,是四個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個,當時的世界正處在動蕩不安中。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Albanians)和塞爾維亞人(Serbs)之間的衝突幾乎沒有停過,而且這些衝突往往是致命的。她在南斯拉夫戰爭(Yugoslav Wars)時期長大,這一系列戰爭通常被視為二戰以來歐洲傷亡最大的衝突。

穆拉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到達山頂

儘管面臨著難以想像的挑戰,穆拉還是征服了一座座世界高峰,包括2017年登上的珠穆朗瑪峰。她18歲離開家鄉佩奇(Peja),前往普里什蒂納大學(University of Pristina)學習政治學。後來,她很偶然地成為了巴爾幹地區最知名的登山運動員之一。

在科索沃首都生活期間,她開始了徒步運動。「我以前從來沒試過,」穆拉說:「但是一個朋友建議我們去徒步,我同意了。它很快深深吸引了我。從第一次徒步開始,每個周末我都會去爬科索沃的一座山。」

穆拉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偶然成為的登山運動員

然而,穆拉的本意並不是成為一名登山運動員。像周圍的許多巴爾幹國家,包括塞爾維亞、黑山(Montenegro)、阿爾巴尼亞(Albania)和北馬其頓共和國(Republic of North Macedonia)一樣,在科索沃,婦女往往遵循傳統的女性角色,留在家裏,不去工作。根據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科索沃只有18%的女性從事有償工作。

但穆拉有不同的想法。在她出生之前,她的父親去了瑞士(Switzerland)找工作,18年來只是偶爾回家探望,留下她的母親獨自在佩奇照顧家庭。在這個飽受戰爭蹂躪的國家,母親的艱辛給穆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感覺她一直在奮鬥,」這位30歲的登山家說。「有時候我覺得我也一直在奮鬥。」

穆拉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被迫離家

1999年3月,10歲的穆拉和她的母親、兄弟姐妹,以及其他數百名阿爾巴尼亞人一起,被塞爾維亞士兵趕出家門,送到佩奇的中心廣場,他們希望在那裏登上一輛卡車,前往相對安全的黑山。但他們沒能上車,而是被送到了佩奇的體育館。

「我記得我們進去時,那裏有很濃的汽油味,」穆拉回憶說。「我聽到人們說,『他們要把我們燒死在裏面。』我們就這樣待在屋裏,直到第二天早上他們放我們出來。」穆拉說,她記得聽說如果塞爾維亞人不釋放科索沃的阿爾巴尼亞人,北約(Nato)就威脅要轟炸貝爾格萊德(Belgrade)。1999年3月24日,北約開始對南斯拉夫發動空襲。

登山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新的開始

據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組織稱,佩奇80%的房屋在科索沃戰爭中受損或被毀,其中包括穆拉的家。儘管經歷了許多艱難困苦,穆拉和她的家人還是堅持了下來。2005年,穆拉的父親回到家中,他的遺願是讓穆拉上大學。

穆拉說,父親告訴母親:「『永遠不要阻止她做自己夢想的事情。給她錢讓她去普里什蒂納(Pristina)學習。』所以我是家裏唯一一個沒有在佩奇當地學習的孩子。」在普里什蒂納,穆拉不僅拿到了學位,畢業後也開始工作,她還開始徒步探索祖國的群山。到2015年,她開始把目光投向巴爾幹半島以外的地區,尋找挑戰,其中包括西歐最高峰勃朗峰(Mont Blanc)。

穆拉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登頂珠峰

當科索沃開始挑選第一支登頂珠穆朗瑪峰的隊伍時,穆拉四處游說,希望能有機會加入全是男性登山者的隊伍。儘管有來自其他徒步旅行者的偏見和抵制,她仍然堅持為自己在團隊中贏得了一席之地。

「女性在珠峰被區別對待,」她說。「當地的夏爾巴人(sherpa)總是不理我,卻聽我的男性同伴的話。我認為這不是故意的。攀登珠峰的女性比男性少得多。」

當她回到科索沃,這種偏見依然存在。「人們會做出一些愚蠢的評論,比如『做得好,但你很幸運,有個男人幫你』,」她說。「我很努力。每個人都一樣。但在2017年5月22日,當我作為第一個登上珠峰的科索沃團隊成員成功登頂時,我是靠自己的努力做到的。」

登山隊

神奇登山女

登頂珠峰之後,穆拉更加堅定地想要證明,人們應該像對待男性一樣來對待女性登山運動員。2017年8月,她自己組織了登山活動,通過瑞士阿爾卑斯山(Swiss Alps)的米特勒吉(Mittellegi)山脊登上了艾格峰(Eiger)。她的團隊只用了兩天就完成了徒步攀登,她的男嚮導很震驚,稱讚她是個天生的登山者。

之後,她又帶領全女子登山隊在尼泊爾(Nepal)攀登了6812米的阿瑪達布朗峰(Ama Dablam)。「這是一次艱難的、技術性的攀登,」穆拉說。「令人興奮的是,隊伍裏還有另外5名女性,分別來自美國和瑞典。在一個以男性為主導的環境中,我第一次感到如此坦然。」

這段徒步通常需要4周時間來完成,而穆拉只用了8天。

穆拉說:「向他人——也向我自己證明,沒有來自祖國的男性搭檔,我也能做到這些事,這種感覺很好。」

穆拉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明星嚮導

巴爾幹自然探險公司(Balkan Natural Adventure)的聯合創始人加卡弗裏(Virtyt Gacaferri)和克拉斯尼奇(Nol Krasniqi)都是佩奇當地人。隨著穆拉的名氣越來越大,他們找到穆拉,想讓她擔任他們戶外探險公司的嚮導。這家公司帶領遊客穿越巴爾幹之巔(Peaks of the Balkans),這座山峰跨越了科索沃、阿爾巴尼亞和黑山的邊境。

加卡弗裏曾是一名記者,在科索沃戰爭期間為西方記者服務。他認為經濟發展是防止巴爾幹半島未來戰爭的關鍵。因此他離開了新聞業,創建了一家公司,專注於推廣阿爾巴尼亞阿爾卑斯山(Albanian Alps)的旅遊。

「我已經知道穆拉的大名了,因為她是科索沃的體育明星,」加卡弗裏說。「在登上珠穆朗瑪峰之後,她的登山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穆拉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變化中的世界

2018年,穆拉加入了巴爾幹自然探險公司的嚮導團隊,帶領遊客徒步穿越巴爾幹半島。「在科索沃,我們的性別平等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加卡弗裏說。「我們認為,穆拉的加入將有助於讓我們的國家和其他女性獲得動力,追逐她們的夢想。」

穆拉說,她並不是唯一一位帶領人們徒步穿越巴爾幹之巔的女性,「但女性嚮導並不多,」她補充說,她的客戶經常驚訝地發現,這位帶領他們在巴爾幹半島徒步的人,曾經登上過珠穆朗瑪峰。「我的經歷讓我有了可信度,」穆拉說。「通過我的行動,我正在消除社會上存在的偏見……也許還有我自己的偏見。」

穆拉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兩國支持

如今,科索沃政府利用穆拉的名氣大肆宣傳,經常贊助她登山;而阿爾巴尼亞為她提供了護照,可以前往不承認科索沃主權的國家。兩國都向她贈送了國旗,請她攜帶。

2018年8月,穆拉登上了海拔5642米的埃爾布魯斯山(Mount Elbrus),這是歐洲最高峰,位於俄羅斯高加索山脈(Caucasus Mountains)。她僅用了3天時間就獨自爬上了那座山。幾周後,她征服了印度尼西亞(Indonesia)的查亞峰(Carstensz Pyramid), 這樣距離她登上七大洲最高峰(Seven Summits)的目標還差兩座。

穆拉 Image copyright Aleksandar Manasiev

快樂自在

在巴爾幹半島的山峰上,穆拉是最自在的。無論是在阿爾巴尼亞的標誌性山村泰斯(Theth),還是在荒涼、沒有樹木的多波多(Doberdol)山頂,她在每一家旅館都受到熱情的歡迎。

穆拉認為,是父親讓她上了大學(並最終成為一名登山運動員),而是母親給了她力量。「她的生活中有許多困難,」穆拉說,是母親教她如何在艱難時刻堅持下去。

「今天我可以說,女性在科索沃的地位比以前好多了,」穆拉補充說。「我們擁有了更多的權利;我們在追逐我們的夢想;我們可以做我們想做的事情。過去和現在的幾代人都有一個共同之處——當我們面臨挑戰時,都有這種與生俱來的內在力量。」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