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訪歷史:羅馬人真的到了蘇格蘭嗎?

安東尼長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從英格蘭北部蜿蜒穿過,堪稱一個古老的奇蹟,說起古羅馬在不列顛統治的邊境,大家肯定都會想到它。哈德良長城雄偉壯觀,翻山越嶺且充滿詩意,當年的防禦工事如今成了歷史遺跡,供人們前來參觀。

城牆曾經高達4米,綿延117公里,氣勢恢宏。如今依舊令人嘆為觀止,許多石牆仍然保存完好。然而,它屹立不倒的風姿掩蓋了羅馬人真正的疆界。這群足智多謀的征服者在公元2世紀建立了世界最大的帝國之一,真正的疆界在哈德良長城以北160公里。

哈德良長城蜿蜒穿過諾森伯蘭郡(Northumberland)和坎布裏亞郡(Cumbria),認為侵略止步於這條人造邊境線的想法更合理也更直接,所以也就不難理解人們為什麼一直誤以為羅馬人從來沒有越過哈德良長城,更別提進入蘇格蘭了。畢竟,羅馬人在哈德良長城附近居住了近300年,保衛帝國的邊界,並在這里扎下根來。但羅馬西北邊境的故事遠不止於此,安東尼長城(Antonine Wall)才是帝國最遠的邊境,儘管時間並不長。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說起羅馬在不列顛統治的邊境,大家肯定會想到英格蘭北部的哈德良長城(Credit: Getty Images)

我在愛丁堡長大,這個歷史遺跡就在家門口,但我卻幾乎不知道它的存在。對如此卓越的工程壯舉竟然毫不知情簡直令人難以置信。城牆橫跨蘇格蘭中部,從福斯灣(Firth of Forth)一直延伸到克萊德灣(Firth of Clyde),全長約60公里,近1900年前由駐扎在那裏的軍團建造。不僅如此,如今它還是蘇格蘭6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Unesco World Heritage)中的一個,是「帝國邊界」的一部分,應該也是最不出名的。

它不為人所知的一部分原因可能是,相比於南邊那道相似的城牆,這裏並看不到什麼「牆」。它原本由泥巴和粘土建造,屏障連綿蜿蜒高達3米,北邊是一條深達5米的巨大防御溝渠。它的結構與哈德良長城類似,沿途分佈著堡壘、城門和瞭望塔。但安東尼長城沒有使用那麼多石材,所以留下的殘跡寥寥無幾。如今,不同於哈德良長城結實的遺跡,安東尼長城所剩的主要是些斷斷續續的草皮土墩和複雜的土方工事。

安東尼長城之所以名氣不大,可能也與它的短命有關。儘管其建成年份仍有爭議(應該在公元142年到公元150年之間),但人們普遍認為,這個龐大的建築不到20年就被廢棄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羅馬帝國真正的邊界是哈德良長城以北160公里處,位於蘇格蘭的安東尼長城(Credit: Jeremy Sutton-Hibbert/Getty Images)

格拉斯哥大學考古學博士後坎貝爾博士(Louisa Campbell)告訴我,可以肯定安東尼長城展示了國力,是「一個體量巨大、凝結了大量勞動的實體存在」。

她說:「人們可能認為這道城牆令人生畏,也有損於當地的文化形態,將不知多少代的族群分隔開來,」她的結論是它「可能不太受當地人歡迎」。

這麼說也不奇怪。你想想看,這些當地人居住的地方被羅馬士兵和部落統治,可這片土地本來被認為是超出了羅馬的勢力範圍。儘管出現了各種入侵和安營扎寨之舉,甚至形成了互惠互利的貿易關係,但喀裏多尼亞(Caledonia,羅馬人對北方未被征服土地的稱呼)仍然是許多皇帝心頭的刺。在羅馬看來,安東尼長城標誌著文明的邊界。不僅如此,它還具有非同尋常的意義。

「羅馬帝國人工建造邊界的舉動相當罕見,軍隊通常依靠河流或者山脈這樣的自然邊界,」愛丁堡蘇格蘭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Scotland)羅馬藏品的負責人亨特博士(Fraser Hunter)說:「安東尼長城給了我們一個難得的機會,讓我們看到羅馬帝國為了控制帝國邊疆所做的努力。」

關於它被遺棄的確切原因一直存在種種揣測。「這裏是帝國難以駕馭的邊界,」亨特說:「部分是因為地勢的緣故,部分是因為他們在某些地方受到敵意,而且從後勤的角度來看,將這裏定為邊界意味著需要延長補給線。」

坎貝爾同意這種說法。她說:「帝國在本國以外所承受的壓力、當地人的反抗、艱難的地形和環境條件,種種因素組合到一起,可能促使羅馬決定放棄安東尼長城,重新駐扎在之前的邊界——哈德良長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建於公元142年左右的安東尼長城曾一度高至3米,並環繞著深達5米的防禦工事(Credit: Getty Images)

但安東尼長城的故事並沒有灰飛煙滅。蘇格蘭第一家公共博物館——格拉斯哥大學的亨特利亞博物館(Hunterian Museum)設有一個關於它的永久性展覽,展出了古代的皮鞋、珠寶和硬幣等日常用品,以及精雕細琢的距離石(用於標誌某一部分工程完工)等各種珍寶。坎貝爾在這裏親手布置過許多羅馬展覽,稱博物館是「一個極為出色的收藏」。

此外,安東尼長城遺跡沿途還有47個有名字的景點供遊客探索,鑒於它並非堅實的石頭長城,所以景點的保存情況參差有別,這一點倒並不令人意外。我計劃從愛丁堡開車向西,參觀一些必看的地方。

這個旅程一定很有意思。整個長城穿過蘇格蘭的中部地帶,有許多低地,曾是蘇格蘭工業革命的中心。如果你之前沒來過,只要跟著安東尼長城走,就能穿過那些留有重工業疤痕的地區,像是從前的煤礦、油頁岩礦,以及舊鋼鐵廠。有意思的是,城牆遺跡與這裏許多主要線路走向相同,包括福斯—克萊德運河、被稱為徒步者天堂的「約翰·繆爾之路」(The John Muir Way),以及連接愛丁堡和格拉斯哥之間的主要鐵路線,說明這段路在今天仍然像當年對羅馬人一樣重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人們普遍認為,安東尼長城不到20年就被廢棄了(Credit: Getty Images)

我的第一站是愛丁堡以西約42公里的法爾柯克(Falkirk),許多遺址都集中在這裏。「我對卡倫德公園(Callendar Park)裏的那段長城情有獨鍾,因為它在法爾柯克的城市擴張中得以倖存,」亨特向我吐露。的確,環繞著卡倫德宮(Callendar House)博物館的公園裏有大片的城牆和溝渠,讓我第一次興奮地一窺安東尼長城的樣貌。在卡倫德宮還有一個小展覽,詳細介紹了安東尼長城的歷史,有當地考古專家貝利(Geoff Bailey)為展覽提供專業指導。

距離卡倫德宮不到5公里的地方就是沃特林小舍(Watling Lodge),它位於一條不起眼的路上,從那裏可以清楚地看到低矮丘陵上蜿蜒起伏的溝渠。拉夫城堡(Rough Castle)也在這個地區。這座曾經存在的堡壘,其遺跡被廣泛譽為安東尼長城王冠上的明珠,從法爾柯克輪(Falkirk Wheel,一個更為現代的成功工程案例)有一條路很方便就過來了。

雖然拉夫城堡是城牆沿線第二小的堡壘,但貝利說:「你對堡壘的印象在它身上都能找到」,它如此受人敬仰的原因也就顯而易見了。無論是沿著泥濘的溝底行走,還是沿著城牆的脊背走在高處,單是體量就令人嘆為觀止。站在長滿青苔的潮濕城牆上眺望蘇格蘭西部,我不禁在想,在這個天氣惡劣、當地人脾氣不好還懷有敵意的荒蠻邊境上,在那些軍團士兵的心中,故鄉該是多麼遙遠的存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如今,沿著安東尼長城有47個有名字的景點可供遊客探索(Credit: Jeremy Sutton-Hibbert/Getty Images)

繼續西行幾公里,我來到了希伯格斯林地(Seabegs Wood),路上拐了個彎後突然就是遺址了,害我差點錯過停車點。這裏都是軍事道路,是一條位于城牆後面,筆直寬闊的供補給道,遺跡仍然可覓。

再開13公里,然後爬上一個陡峭的小山坡,就明白貝利為何堅持認為克羅伊山(Croy Hill)「有峭壁所以最為引人入勝」。除了向西俯瞰山谷的壯麗景色外,這些險峻的峭壁還顯示出溝渠在岩石中鑿砌的位置——這在將近兩千年前絶非易事。

附近的巴丘堡(Bar Hill Fort)地勢更高。「巴丘特別美,」坎貝爾說,「是安東尼長城沿線的最高點,可以將周圍壯麗的景色盡收眼底。」的確如此,經過短暫的燃脂之旅,徒步登上它的廢墟,你會看到一口石井的遺跡,以及一間澡堂的大致輪廓。

然而,此行最大的亮點是在一個小公園裏,公園就在格拉斯哥西北幾公里處,位於富裕的貝爾斯登區(Bearsden)一條繁忙的主幹道旁。在一堵矮牆後面,是一處更大的羅馬澡堂遺跡,周圍都是上世紀70年代興建的住宅,想像羅馬軍團的軍人曾經在這裏的蒸汽中泡澡放鬆,難免有一種超現實之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蘇格蘭法爾柯克附近的拉夫城堡被譽為是安東尼長城王冠上的明珠(Credit: Getty Images)

當然,這種經過挑選的安東尼長城之旅只是一個開始,讓我知道應該看些什麼,也知道了尋找遺跡是多麼令人上癮,難怪會有專家和愛好者把這片被遺忘的邊疆地帶當成重要的景點。

安東尼長城的故事更像是篇精幹短文,而非鴻篇巨制,但它足以與哈德良長城相提並論。它給我們留下了大量陰謀、考古與歷史信息,還有徒步和各種活動,林林總總足以證明,它曾一度是強大的羅馬帝國一段重要的邊境。

「這道城牆是很好的例證,證明了羅馬當年為控制現今的蘇格蘭所做的努力,也體現了帝國所面臨的種種挑戰,」亨特說:「建造長城是一次實驗,是一個規模浩大的工程,試圖將羅馬人與非羅馬人的世界分隔開。」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