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攝影師記錄越南原住民族臉譜

攝影展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一個宏大的項目

旅行攝影師雷哈恩(Réhahn)說:「當了爸爸後,我開始深入思考『遺產』這個詞。和所有父母一樣,我自問孩子能從我身上學到什麼,我能傳遞什麼給他們。」

雷哈恩來自法國諾曼底的巴約(Bayeux),從2011年開始一直在越南城市會安(Hoi An)生活。過去八年裏,他一直在做一個名為「珍貴的遺產」(Precious Heritage)的工作。這是一個宏偉的項目,計劃是拍攝越南54個得到官方承認的民族之人物肖像。

雷哈恩解釋說:「為人父親後,我開始自我反省。在這個過程中,我以旅行人物攝影師的身份在越南各地穿梭,遇到了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他們對自己的孩子不再學習祖傳下來的語言或手工藝表示遺憾。對這些部落的了解越多,我越意識到他們文化遺產的短暫性。沒有文字系統的語言會因為沒人說而無法存活下來。沒人唱的歌最終會被遺忘。我意識到保護這些珍貴的遺產是多麼重要。」

哲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最後一個民族

今年夏天,雷哈恩希望結識和拍攝最後一個尚未拍攝的民族——哲族(Chut)的成員。但越南的民族數量實際超過目前政府正式登記在冊的54個。前不久去越南北部的宣光省(Tuyen Quang)探訪巴天族(Pa Thẻn)時,雷哈恩發現了一個尚未得到越南官方認可的民族——水族(Thuy) (如圖)。

雷哈恩說:「『珍貴的遺產』項目永遠不會真正結束。確實,我很快就要完成最初的目標——記錄完畢所有54個已註冊的民族,但還有其他很多民族支系不在這個名單上。在旅途中,我結識了新的朋友,就像家人一樣。我不會僅僅因為完成了自己最初的拍攝計劃就不再見他們。我會繼續更新他們的肖像照,收集他們的手工藝品和民族服裝,保持與過去八年有幸相遇者之間的關係和感情。」

「來越南之前,我無法想像一個國家能同時存在這麼多語言、獨立的傳統和各自有別的文化認同。我不是民族學者,所以無法評論不同國家內部的複雜關係。但就我本人而言,我的確認為從世界各地的原住民群體身上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這些豐富而古老的文化無疑應該得到尊重,或者至少應該允許這些文化不受干擾的生存下去。」

在下文中,雷哈恩介紹了「珍貴的遺產」中他最喜歡的一些照片,並回憶了他在拍攝中所見的其人其事。

佔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佔族(Chӑm)

「第一次見到安福(An Phuoc)時,她才七歲。 安福這位佔族小姑娘,有一雙迷人的藍眼睛。過去幾年裏,因為我的照片,她成了越南最多人認識的人之一。

安福所屬的佔族居住在越南平順省(Binh Thuan)南部及其周邊地區,平順省以前叫佔城王國(Kingdom of Champa)。佔族為當地原住民族,世世代代生活在該地區。這張照片對我個人具有特殊的意義,因為是促使我發起「回饋」(Giving Back)計劃的動力之一。在回饋計劃中,我總是盡量回報我的拍攝對象。我參與資助了我拍過的幾個孩子的教育,為拍攝對象買船、母牛和相機,或是幫他們付醫藥費或維修房屋。我認為,回饋拍攝對象很重要。

我多次回去看望安福、她姐姐和她的家人。現在,我資助姐妹兩受教育,這樣她們就能享受到她們應得的所有生活機會。」

欣門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欣門族(Xinh-Mun)

「出生於1916年的韋氏因(Vi Thi Inh)是欣門族人,這個民族生活在越南北部。我到的時候,103歲高齡的她正在忙著給自己和孫子做飯。

看到我時,她馬上說『請進』,看上去對見到外國人很從容自然。這個村子坐落在與老撾接壤的密林深處,風景如畫,保留著原始風貌,我很喜歡。」

黑赫蒙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黑赫蒙族(Black H'Mông)

「從2012年開始,我去越南北部沙壩(Sapa)周邊山區探訪赫蒙族的次數至少有10次。

赫蒙族有很多支系,比如黑赫蒙。這張照片中的女子就是黑赫蒙女子,叫洛氏西(Lồ Thị Si)。把所有這些赫蒙族支系聯繫在一起的,是他們高超的紡織技術。赫蒙族姑娘從七歲開始學習自己做衣服。每件衣服都是用大麻纖維織成,然後用靛藍染色,最後還要花數小時在上面刺繡花紋圖案。」

佬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佬族(Lao)

「95歲的洛氏班(Lo Thi Banh)是我最喜歡的模特之一。正在抽煙的她笑了,拍照對她來說是件新鮮事。和同時代的其他女性一樣,她戴著小巧的銀耳環,耳朵被耳環拉長了。

佬族發源於老撾,說的也還是一種老撾語。然而,他們的文化和服飾已隨著歲月而改變。我拍攝的那個村子(那尚1號)是最後幾個仍舊穿傳統老撾服裝的村莊之一。」

黑倮倮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黑倮倮(Black LȏLȏ)

「我第一次探訪黑倮倮族是在2013年。那次,我去的是越南高平省(Cao Bang)北部的保樂縣(Bao Lac)。在那裏,我見到了很多身穿傳統服飾的女性。兩年後,穿傳統服飾的女性明顯減少。

這張照片中的人叫加氏閒(Ka Thị Nhanh),75歲。她身上穿的傳統服裝已經破舊,但依然美麗。我拍攝這張照片想說明舊的傳統正在被拋棄和遺忘這個事實。」

巴天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巴天族(Pa Thẻn)

「我很好奇,問後得知,在越南宣光省北部,巴天族的孩子被要求每周一必須穿傳統服裝上學是為了讓他們的文化傳統能延續下去。

這張照片中的小女孩叫辛氏黃(Xin Thi Huong),八歲。她很樂意穿上自己的一整套行頭,一點也不覺得這是件苦差事。和我之前看到的情況相比,巴天族村莊那藝村(Nà Nghè)的文化充滿活力,這可能是因為孩子們經常穿他們的民族服裝。我覺得這真的會對保護他們這部分遺產起到作用。」

格賀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格賀族(K'Ho)

「格賀族,英文名Co-Ho,又稱K'Ho,祖先來自於越南中部高地的林同省(Lam Dong)。這張照片裏的人叫公繼(K 'Long K 'E)。她當時101歲,有11個子女,165個孫輩和曾孫輩。她是一條活的紐帶,連接著格賀族的過去和未來。

她去世的時候,家人把她的一張手工毯子送給了我。現在這張毯子和她的照片保存在我設於會安的珍貴遺產博物館(Precious Heritage Museum)。」

盧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盧族(Lự)

「當我請求給她拍照時,越南最北邊萊州(Lai Chau)地區的盧族人洛雲保(Lò Vân Báu)很驚訝。她問我:『你為什麼不在我還年輕漂亮的時候來?』這句話是促使我開始創作『不老之美』(Ageless Beauty)系列照片的靈感之一。這些照片的拍攝對象主要是越南的老年人,因為她看不見的那種內在美在我看來卻是如此之明顯。

她所在的南心村(Nậm Tăm)通過生態旅遊幫助保持其文化傳統,那裏依然是我去過的最寧靜、保存最完好的村莊之一。」

紅瑤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紅瑤(Red Dao)

「我特別喜歡這張照片,照片中的人叫李露雲(Ly Lo May),紅瑤族。她有一種令人羨慕的高貴,她身上的精美服飾讓這種高貴更加突出。

遇到瑤族並看到他們豐富的紡織傳統也是我啟動『珍貴遺產項目』的靈感之一。我會繼續探索生活在越南最北部的九個瑤族支系,把他們的故事加進會安的博物館。」

色當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色當族(Xơ-đӑng)

「阿易(A Dip)76歲,生活在越南中部高地的山區,距離昆嵩市(Kon Tum)大約50公里。他屬於土抓族(To Dra),土抓是色當族的一個分支。

認識阿易是我過去兩年裏最美好的經歷之一。2018年最後一次去看望他時,我發現他多才多藝:他是村裏唯一一個仍在製作傳統竹籃的手藝人,也是最後一個彈奏土抓傳統樂器的人。」

黑哈尼族 Image copyright Réhahn

黑哈尼(Black Hà Nhì)

「2017年在萊州省(Lai Chau)和老街省(Lao Cai)旅行時,我認識了89歲的黑哈尼族人卜露瑪(Pu Lo Ma)和她60歲的女兒。黑哈尼服飾的複雜做工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製作時間可以長達6個月,包括用真人頭髮製作令人驚嘆的大辮子。」

雷哈恩的著作包括《越南:對比的拼圖》(Vietnam: Mosaic of Contrasts)(卷一、卷二)和《收藏:攝影10年》(The Collection: 10 years of photography)。可在Instagram上關注他。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