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經記載的香氣:流傳兩千多年的阿曼乳香

(Credit: Christopher Baker) Image copyright Christopher P Baker

當我穿過馬斯喀特(Muscat)穆特拉市集(Mutrah Souq)擁擠、迷宮般的通道時,一縷縷乳香(frankincense)的煙霧飄過集市。這種誘人的麝香氣味彌漫在阿曼的城市和文化中。我從未遠離空氣中飄蕩的這種獨特泥土氣息。

商店外點綴著金飾和銀香爐的罐子裏,悶燒的乳香裊裊升起,飄出誘人的香味,吸引著我。小巧的露天商店擺滿了香料、成堆的沒藥(myrrh)和蜜棗。一身黑色長袍的女士們,注視著色彩鮮艷的絲巾和披肩,而身穿白色及踝長袍、頭戴精美刺繡的阿曼蓋帽的男士們則審視著一堆堆鵝卵石大小的琥珀色、焦糖色或者奶油色的乳香塊。

這就是《聖經》中最神奇、最具魔力的馬斯喀特。可以肯定的是,穆特拉市集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幾個我可以在一個屋檐下買到黃金、沒藥和乳香的地方之一,這是基督教傳統中,東方三博士送給嬰兒耶穌的三件禮物。這也是兩千年前人們能夠想像到的最珍貴的禮物之一,當時乳香的價值相當於同等重量的黃金。

Image copyright Christopher Baker
Image caption 為了淨化而燃燒,乳香象徵著神聖性,餐後傳遞香爐被認為是熱情好客的標誌(Credit: Christopher Baker)

乳香(起源於古法語『francencens』,意思是『純淨的香料』)作為香水和萬靈丹使用已經有6000年歷史。它是採自堅硬的乳香屬(Boswellia)植物上的芳香樹脂,這種樹只生長在從非洲之角到印度以及中國南部部分地區的狹窄氣候帶。世界上大部分的乳香供應來自索馬里(Somalia)、厄立特里亞(Eritrea)和也門(Yemen)這些近年來飽受衝突困擾的國家。戰亂也對這些國家的乳香生產帶來負面影響。而在和平的阿曼(Oman)生產出世界上最上乘——也是最昂貴的乳香,古埃及稱這種乳香為「上帝之汗」。

耐寒的乳香樹生長在阿曼南部省份佐法爾(Dhofar)的荒涼地帶。乳香樹脂的價值取決於其顏色、結塊大小和含油量。最有價值的等級,被稱為何嘉裏(hojari),只出產自佐法爾山脈乾燥的狹小氣候帶,這個小氣候帶剛好超出了夏季季風氣候覆蓋的範圍,在薄霧籠罩著阿拉伯半島的頂端。

今天,遍布這個地區的乳香樹,以及自公元前4世紀就形成的許多大篷車商路和港口都是阿曼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收錄的世界遺產地的一部分。根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描述,「在這個地區繁榮了許多世紀的乳香貿易是古代和中世紀世界最重要的貿易活動之一。」

Image copyright Christopher Baker
Image caption 一般來說,乳香樹脂的顏色越白,它的價值就越高(Credit: Christopher Baker)

從這裏開始,擁有成千上萬駱駝和奴隸的大篷車商隊裝滿乳香,穿越阿拉伯沙漠,長途跋涉2000公里的陸路旅行,前往埃及、巴比倫、希臘和羅馬帝國。而滿載乳香樹脂的船隻遠行直至中國。羅馬博學家老普林尼(Pliny the Elder,公元23-79年)寫道,這種貿易使南部阿拉伯人成為「地球上最富有的人」。

乳香在當時被視為是萬用藥,被認為能治療痔瘡、月經痛和黑色素瘤。希臘軍事醫生迪奧科里斯(Pedanius Dioscorides)將乳香描述為萬能神奇藥物,他寫道,這種樹脂膠可以「填補潰瘍的空洞」或者「粘合血腥的傷口」。埃伯斯伯比書(Ebers Papyrus)是古埃及最重要的醫學知識文獻,提到乳香可以治療哮喘,出血,咽喉感染和嘔吐等。埃及進口大量乳香作為香水,驅蟲劑,並用在屍體防腐時掩蓋腐爛的氣味。1922年圖坦卡蒙國王的陵墓被打開時,人們甚至在其中發現了乳香軟膏。

為了淨化而焚燒,乳香暗示著神聖性。它裊裊升起的煙霧被認為可以直接升到天堂。古代世界的許多神廟都浸透著它獨特的嗅覺印記。

Image copyright Christopher Baker
Image caption 根據馬薩·艾-扎赫拉·納賽爾·艾·霍斯尼的說法,阿曼人用乳香來抵禦邪靈(Credit: Christopher Baker)

「我們燃燒乳香以擊退蛇,」當地導遊阿穆爾·本·哈馬德·阿爾-胡斯尼(Amur bin Hamad al-Hosni)帶我來到阿曼北部的內地省地區的17世紀的尼茲瓦堡(Nizwa Fort)。這裏位於幾條貿易路線的交叉路口,具有戰略意義,曾經被稱為「伊斯蘭之珠」。「還有為了避開惡靈,」堡壘禮品店的售貨員馬薩·艾-扎赫拉·納賽爾·艾·霍斯尼(Maitha Al-Zahraa Nasser Al Hosni)補充道。這家商店裏充滿了大量的乳香精油、香水和乳液。本·哈馬德·阿爾-胡斯尼的金邊長袍浸滿了乳香的芬芳。

在阿曼期間,我驚訝地發現乳香仍然是阿曼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在尼茲瓦市,我看到阿曼人嚼著可食用的樹脂口香糖來清新口氣。一位店主告訴我:「孕婦也會嚼它」,因為凖媽媽們相信它的特性可以保證聰明寶寶的出生。它也用於藥物和茶葉,以促進消化健康和保養皮膚。阿曼人用香水驅趕蚊子,飯後傳遞香爐被看做是熱情好客的標誌。使用的乳香的類型也被視為地位的象徵和尊重的標誌。

「阿曼人發誓,來自薩姆汗山(Jabal Samhan)或哈西克(Hasik)的白色乳香是最好的,」阿曼精品乳香提煉商萃香公司(Enfleurage)的老闆特裏格夫·哈里斯(Trygve Harris)說。他指的是在阿曼東南部的佐法爾海岸收獲的乳香。「它被認為更純淨,具有最珍貴的香味。我最喜歡的是來自薩姆汗山西部Al Fazayah懸崖上的黑色乳香。」她補充道。她給我看了一間擺滿舊銅蒸餾器的房間,在那裏她從樹脂中提煉出復合而精緻的精油。她拿出一個柳條籃,裏面裝著小的奶油色的樹脂淚滴,還有深棕色的小圓塊,看起來像是一大團凝固的膠水。不同的土壤,微氣候,甚至不同的收獲季節會產生不同的樹脂顏色,一般來說,樹脂越白,價值就越高。

Image copyright Christopher Baker
Image caption 女人們在馬斯喀特的穆特拉市集購買乳香(Credit: Christopher Baker)

夏天,哈里斯甚至會做乳香冰淇淋在穆特拉集市租的小攤上出售,很快就會被當地人搶購一空。

2006年,哈里斯第一次來到阿曼,為她在紐約的芳香精油店採購乳香。「但即使在阿曼,我也只能得到索馬里油,而不是更高質量的阿曼油。當時沒有人把它提煉出售。連愛慕(Amouage,阿曼頂級香水公司)都沒有!」 她回憶道。阿曼頂級香水公司專門生產奢華的乳香香水(100毫升裝的帶乳香基調的愛慕香水每瓶售價283英鎊)。

2011年,她搬到了佐法爾的首都塞拉萊,並成立了萃香公司。如今的總部設在馬斯喀特,哈里斯的銷售對象包括小型國際香水公司、精油公司,以及「那些想要精品、高品質乳香,但不需要1000公斤乳香的人」。她每天生產2到3千克的阿拉伯乳香香精,每千克價值555英鎊。

幾乎所有的阿曼乳香都是從灼熱的佐法爾沙漠生長的阿拉伯乳香樹收獲的,並且由當地部落所有。每年四月開始收獲,因為氣溫上升導致樹液更容易流動。工人們在樹皮上切開小口,使樹皮滲出一層白色的乳狀汁液,像蠟燭的蠟一樣滴落在樹上。樹汁靜置10天凝固成膠狀。刮掉「淚珠」之後,農民們再次切開同樣的地方。他們多次重覆這個過程,直到秋季的最後收獲最白的和最有價值的樹脂。每棵樹採擷5年,之後再休息5年。

Image copyright Christopher Baker
Image caption 乳香被用作香水和靈丹妙藥已經使用了6000年(Credit: Christopher Baker)

然而,近年來阿曼稀有的阿拉伯乳香樹受到全球需求激增的威脅。植物學家,著有《博斯威利亞的栽培:乳香聖樹》(Cultivation of Boswellia: Sacred Trees of Frankincense)一書的約書亞·埃斯拉米耶(Joshua Eslamieh)說:「國際市場上對乳香精和全人醫療的興趣重燃,給博斯威利亞的自然棲息地增加了壓力。」

阿拉伯乳香樹現在已經被列入國際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的「接近威脅」。 最近發表在《自然》(Nature)雜誌上的一項研究聲稱,這種樹正在迅速消亡,未來20年乳香的產量將減少50%。另一份報告警告說,產量已經從每棵樹10千克降至3.3千克,並且發現在過去的20年裏,佐法爾的薩姆汗山自然保護區(Jabal Samhan Nature Reserve)的乳香樹數量已經下降了85%。

科學家們指出,乾旱、過度放牧、昆蟲襲擊和索馬里武裝走私者的非法採集是乳香樹脂產量下降的原因。這導致阿曼蘇丹近年來僱傭武裝警衛來保護山谷。

然而,根據阿曼環境協會(Environmental Society of Oman)項目經理穆赫辛·艾·阿姆裏(Mohsin Al Amri)博士的說法,不可持續的採集是該工廠最大的威脅。他說:「缺乏經驗的兼職工人放棄傳統的採集技術破壞了樹木。」未成熟的小樹被開採,成熟的樹木被過度採伐以滿足日益增長的需求,越來越少的乳香樹樹苗能長成幼樹和成熟樹木。

而看見阿曼人在穆特拉集市查看堆積如山的乳香塊,根據顏色和來源進行分類和定價的一幕,我永遠不會知道這一點。

集市擁擠的小巷最終把我帶到了馬斯喀特的海濱長廊,沿著阿拉伯海的海岸線蜿蜒而行。有著綠松石圓頂和尖塔的穆特拉中央清真寺(Mutrah Central Mosque)坐落正中。傳統的單桅帆船在赭紅色群山環繞的海灣裏短暫停留。伊瑪姆們的召喚著虔誠的祈禱者,空氣中彌漫著阿曼標誌性的香氣。

請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