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輯:南北極以外地球上最大的冰川之一

  • 湯姆‧加梅森
  • ( Tom Garmeson)
(Credit: Tom Garmeson)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冰封大地

就算你親臨現場,你也很難理解南巴塔哥尼亞冰原(Southern Patagonian Ice Field)是如何的蒼茫壯闊,就算放上幾個城市上去,在這個白茫茫無邊無際的冰原上,這些城市也會渺小如彈丸。從風之隘口(Paso del Viento )的瞭望處一眼望去,大片鋸齒狀、帶著冰磧物的冰一直延伸到天邊,所有山峰都被冰川吞沒,只有最高的山峰能夠倖存。這個沿著安第斯山脈(Andes)綿延350多公里,跨越智利和阿根廷兩國的遼闊冰原,是地球上極地之外,最大的其中一座冰川。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遠古冰川的門戶

見到這片冰原,也就是見到這片冰原遠古的歷史。大約18000年前,最後一次冰河時期的巔峰期(Last Glacial Maximum),這個冰原覆蓋了南美洲西部邊緣的大部分地區。今天的南巴塔哥尼亞冰原和鄰近的一個較小的冰川北巴塔哥尼亞冰原(Northern Patagonian Ice Field),實際上就是冰河時代這塊冰封大陸留下的遺跡,而且仍然對這個廣袤地區至關重要。這些冰川是巴塔哥尼亞的巨大淡水庫,滋養著整個巴塔哥尼亞的山地生態,幫助維持這個地區千姿百態的植物和野生動物。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冰舌

南巴塔哥尼亞冰原幅員遼闊,面積可能高達13000平方公里,但要接近這個冰原卻不容易。這個冰川巨獸四周被冰雪覆蓋的山峰所包圍,只有傾瀉流出周圍的山谷才可為外界所見到。那些蜂擁到智利的格雷冰川(Grey Glacier)和阿根廷著名的佩里托莫雷諾冰川(Perito Moreno Glacier)一睹其壯觀的遊客,實際上看到的,只是冰原向巴塔哥尼亞平原延伸的冰川末端而已。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冰原之美和冰原之險

寒風凜冽,雨雪猛烈,還有掉進冰縫的危險,探索南巴塔哥尼亞冰原是極之艱巨的行動。有記錄的第一次南北穿越之行直到1998年才實現,而近距離觀察通常僅限於空運抵達的冰川學家或經驗豐富的登山者。不過現在,有一條稱為南安第斯駝鹿環線(Huemul Circuit),跋涉64公里為期4天的高難度徒步路線,可將勇敢的旅行者帶到冰川邊緣。在這裏,人們可以看到冰原罕為人所見的壯觀全景。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巴塔哥尼亞的標記

南安第斯駝鹿環線始於阿根廷巴塔哥尼亞高原無可爭議的徒步首都查爾騰(El Chalten)小鎮。小鎮位於菲茨羅伊山(Mount Fitz Roy)的陰影。這是一座標記性的3400米花崗岩山峰,將冰原與東邊無盡的大草原分隔開來。在10月至4月的登山季節,附近的步道上擠滿了渴望一睹菲茨羅伊山那獨特峰頂的健行者。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崎嶇路難行

任何想要挑戰南安第斯駝鹿環線的徒步旅行者都必須做好萬全凖備。必須帶上攀登繩纜索具,才可以橫渡兩條河流。國家公園的管理者警告人們不要在惡劣天氣下出發。露營地沒有任何便利設施,步道大多崎嶇難行,上坡路特別艱難辛苦。但辛苦付出獲得的收獲,是他們能經歷南美洲最獨特的徒步旅行。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四月秋色紅如火

南半球的四月,巴塔哥尼亞高原的秋色從高高的山谷中橫掃而下,將土生的冷腰樹燒成了一片火紅和橘紅。穿過火紅密林覆蓋的山坡後,徒步旅行者必須繞過一個小冰川的邊緣,然後再向上攀登數百米,到達通往南巴塔哥尼亞冰原的入口,即風之隘口(Paso del Viento)。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冰川湖水如藍似綠

在冰原的西部是智利巴塔哥尼亞群島(Patagonian archipelago)之間迷宮般的無數峽灣,而在冰原東部的阿根廷,流出冰川(因重力原因將內陸冰蓋的冰帶走的山谷冰川)穿過山谷,流入幾個很大的冰緣湖,每個冰緣湖各有不同的青綠碧藍。從風之隘口下來,別德馬湖(Lago Viedma)湖畔綠樹成蔭,為徒步旅行者者提供了很好的露營地。平靜的湖面不時被崩裂的冰山發出的雷鳴般的破裂聲所打破,激起的波浪一路滾向岸邊。

圖像來源,Tom Garmeson

冰原大溶化

有關巴塔哥尼亞的幾個冰原,尚有許多有待認識和探索之處。加州大學歐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的冰川學家以及阿根廷和智利的合作機構最近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巴塔哥尼亞冰原有些區域冰層的厚度遠遠超過了之前的估計。通過測量地球重力場的細微變化,他們能夠計算出部分冰層竟然深達1600米。

但氣候變暖可能意味著災難。許多流出冰川正在迅速退縮,而冰原本身也正在以驚人的速度變薄。另一項研究估計,2002年至2017年間,南北兩個巴塔哥尼亞冰原平均每年減少244億噸冰,相當於近1000萬個奧運會規模的游泳池的水。隨著地球持續升溫,研究人員警告說,這種美麗而重要的自然奇觀可能有一天會消失。

這些冰封巨獸久遠未來的命運懸而不定,但就現今而言,這片冰原將繼續悄無聲息地塑造和維持著這一世界上最原始的環境生態,同時也會吸引少數有幸親臨感受其壯美的勇敢旅人。

訪問 BBC Travel 閲讀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