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機競速會成為下一個F1賽車嗎?

Image caption 無人機競速(圖片來源:Ewen Hosie)

一個巨大的倉庫,寬大的倉庫二樓到處都停著廢棄的汽車,我到那裏時,這樣空曠的環境使空中的嗡嗡聲愈加大起來。這裏以前是家具廠,現在成為軟彈氣槍(一種彈丸槍射擊遊戲)競技場,座落在格拉斯哥南部的 Castlemilk 區。我就是在這裏認識了基蘭(Keiren)、弗雷澤(Fraser)和卡盧姆(Calum)。白天,他們是汽車維修工、IT 專業人員和鐵路工人。然而,在倉庫的這一刻,這三個朋友是無人機賽手。

小小的飛行器,通過遠程遙控,嗖嗖地飛來飛去。與此同時,這三個人都戴著能從飛行的無人機視角傳輸視頻的頭戴式視圖器,這種裝置能給佩戴者帶來坐在駕駛艙內的感覺。

我問弗雷澤他的汽車工作是否與他的愛好有任何重疊。弗雷澤出生於德里門(Drymen),現在住在格拉斯哥,是一名汽車修理工,也是蘇格蘭無人機競速中排名最高的賽手之一。他解釋說:「我喜歡擺弄東西,我認為這與我的工作有很大關係。我喜歡所有快速且令人興奮的事物,比如汽車和調好的無人機。」

幾乎已經看不出來這個倉庫曾是巨大工廠;在幾顆胡椒木植物和一些廢棄的汽車掩護下,軟彈氣槍遊戲在進行著,地上散落著軟彈,鴿子在椽子上安了家,不時會有鴿子糞便從上面落下。在無人機那喧鬧的嗡嗡聲中,很難聽到鴿子咕咕的叫聲。

這三個從事運輸和技術工作的人燃起了對這種小型便攜式飛行機器人的興趣。擁有這一興趣的絕不僅限於這個廢棄的格拉斯哥倉庫,甚至不僅限於蘇格蘭。

Image caption 無人機競速(圖片來源:Ewen Hosie)

目前 FPV(第一人稱視角)無人機競速已成為大生意。英國天空(Sky UK)電視廣播公司在其天空體育混頻(Sky Sports Mix)頻道推出無人機競速節目,向無人機競速聯盟(Drone Racing League)投資超過 100 萬英鎊。在美國,體育廣播公司 ESPN3 於 8 月份首次轉播了 2016 年美國全國無人機競速錦標賽。GoPro 也已進入該市場,最近公布了其高度便攜式 Karma 無人機,這是一款適合初學者的緊湊型無人機,表明美國攝像機製造商已實現顯著的業務擴張。

據美國遊戲研究公司 Eilers & Krejcik 稱,雖然無人機競速的經濟規模在短時間內無法與 F1 賽車比擬,但它很快就可能與競爭視頻遊戲產業比肩,今年將提供超過 5000 萬美元(4100 萬英鎊)的獎金。

2016 年 3 月,一場成本高昂、採用無人機競速史上最精緻賽道的世界無人機大獎賽在迪拜拉開序幕,英國少年盧克·班尼斯特(Luke Bannister)從總額 100 萬美元(696,700 英鎊)的獎金中贏得 250,000 美元(173,900 英鎊),讓 FPV 無人機競速的公眾關注度開始升溫。

「大筆錢湧入迪拜;他們做事的效果比其他人好 20 倍,」弗雷澤說。

弗雷澤通過 Google+ 社交網站結識了基蘭和卡盧姆,他們對無人機和無人機競速有著共同的熱情。三人定期在這個倉庫以及各個公園和戶外場所聚在一起玩無人機。

Image caption 無人機競速(圖片來源:Ewen Hosie)

弗雷澤大約九個月前才開始接觸無人機,但此前他玩無線遙控直升機有八年時間了。

「它們與遙控直升機非常相似,但實際上容易得多,」他解釋道,「你可以設置為穩定模式,這樣不是太難控制,也可以設置為『速率模式』,這個模式沒有自動平衡,完全是手控操作,更接近於遙控直升機。」

來自格拉斯哥的系統管理員基蘭,手裏拿著控制器,頭上戴著頭戴式白色目視鏡。我們在這個倉庫見面後一個星期,他也成為本屆的蘇格蘭冠軍,在總決賽中,他擊敗了其他三個賽手贏得冠軍,其中包括弗雷澤,雖然後者在總積分和單圈時間上都比基蘭略勝一籌。

但在這裏,當基蘭在弗雷澤布置的臨時賽道上操縱無人機時,沒有真正意義的競爭。「我做的門柱,」他說,「你可以買到正式的比賽門柱,但它們相當昂貴並且很容易折斷,所以我用 PVC 管 DIY 了六個門柱,並為賽道買了一些足球用的標線牌。」

當輪到弗雷澤在賽道上飛幾圈時,他讓我試試他的頭戴式目視鏡,換句話說,這就好像我在從駕駛座上觀看無人機的飛行。開始的時候我有點迷失方向,但之後當他沿著賽道尖嘯而過,完成翻轉和轉彎動作時,我被速度與清晰的刺激感折服了。圖像有一定程度的靜態之感,儘管如此,整體印象逐漸變為強烈的飛行感覺。「你與外界斷開聯繫,忘記自己正坐在場地中,或無論你在哪裏,都變成你在天空翱翔,」弗雷澤解釋道。

Image caption 無人機競速(圖片來源:Ewen Hosie)

這是你無需離開地面即可駕駛直升機的最近乎真實的情景。

「如果你在公園裏,有人過來問你在做什麼,你可以把眼鏡戴在他們的臉上,讓他們看看從來未曾想過的畫面,」基蘭說,「沒有眼鏡之前,我過去經常臉盯著屏幕坐著,太陽映在我的眼睛裏。我看起來很奇怪!」

弗雷澤不是兼職做這種快如閃電的小型飛行器飛行員的唯一運輸專業人員:卡盧姆,來自外赫布裏底群島的劉易斯島,負責鐵路工作,現場勘測是其工作職責的一部分。他擁有確定不安全位置排水系統的能力,對開發無人機的潛力很感興趣,但他承認這個想法「仍然沒有任何進展」。

他對無人機競速感興趣主要是因為這些無人機是通過 DIY 製作而來。「我確實很喜歡的業餘愛好之一是拆裝東西,」他說,「你可以用現成的裝備,但對我來說,自己動手才有樂趣。」

如果遇到墜機,這種習慣特別有用,而墜機是經常會發生並且往往相當刺激的事情。特技演示期間,弗雷澤操縱他的無人機飛向地面,無人機身上有幾處明顯劃痕,而這次操縱又導致一處劃痕出現。

「這就是問題所在,」卡盧姆解釋說,「在這裏,如果你操縱的是從貨架上購買的無人機,而無人機像剛才那樣墜毀,就會散架,但這架無人機是弗雷澤投入很多時間製作的,並且這也不是我們第一次製作無人機,所以我們經歷了很多次墜毀和修理。許多部件都是被用來用去的。」

Image caption 無人機競速(圖片來源:Ewen Hosie)

「你得單獨購買機架,」弗雷澤補充說,「購買電機和速度控件。你得分開購買所有組件,組裝並設計成你想要的規格。關於攝像機,有高視角鏡頭、寬視角鏡頭、窄視角鏡頭,具體取決於你喜歡什麼。鏡頭視角越寬,你可以看到的範圍越廣,但判斷距離的難度越大。」

弗雷澤在他的無人機上使用 GoPro 攝像機,並為攝像機裝上橡膠保護套,以避免出現任何損壞。「上個攝像機的外殼就碎了;因為我以大約 50 英里/小時的速度撞了門柱。」

這只是愛好的一部分。「我喜歡拆裝東西,」卡盧姆說,「你可以重新組裝運動攝像機,比方說一款中國攝像機,將它拆開,找到壞了的零件,另外換上一個就可以了。」即使是老款 PlayStation 3 光碟機也不能倖免。「我們想把裏面的激光弄出來,」弗雷澤解釋說。

只要你喜歡搗鼓小發明,好勝,並且喜歡炫耀自己的傳送技術,無論年齡大小,都能從 DIY 無人機競速中找到可以駕馭的東西。首次世界無人機大獎賽的冠軍班尼斯特在贏得冠軍時年僅15歲。作為四人競賽團隊 Tornado X-Blades 的一員,班尼斯特在彎彎繞繞的 561 米賽道上超越 150 個其他賽隊,贏得勝利。像電子競技一樣,無人機競速現在也十分有利可圖,不容忽視。

但在熙熙攘攘的競技場外,無人機賽手正在一些簡陋的地方,比如蘇格蘭最大城市中的這個廢棄的倉庫,練習著這個越來越流行的業餘愛好。他們對飛行器和技術有著共同的愛好,這讓他們可以進行長達幾小時的友誼賽,搗鼓這些小小的飛行器,讓它們更快更酷。

「這是一個友好的社區,」基蘭說,「每個人都互相幫助。」

請訪問 BBC Autos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