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中間的扶手應該歸誰享用?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在三個座位靠在一起的飛機上,最難受的肯定是坐在中間的人。

一位身穿職業裝的男士登機時走到機艙後面,來到靠著走廊就坐的男士面前說:「我能跟你交換一下座位嗎?我坐在前面靠中間的座位。我想用用電腦,可是空間不夠。我會給你100美元。」 這位男士手裏拿著一張嶄新的百元大鈔,那位年輕男士欣然接受了。

這是一些乘坐飛機的旅客為了避免坐在中間位置而付出的代價。

在3個座位靠在一起的飛機上,最難受的肯定是坐在中間的人:不靠窗,不靠走廊,甚至還要與旁邊的乘客爭搶扶手。

飛機起飛後,那位花100美元換座的男士解釋道,他經常在飛機上花錢跟別人換座。他是從事銷售工作的,因此經常飛來飛去,但也經常臨時接受出差任務,所以往往會在購買機票時被列入待命名單,而被困在中間的座位上也就成了家常便飯。「但即便沒有進入待命名單,有的時候花錢換座位也比升艙便宜。」他解釋道。

並非所有人都有錢跟別人換座。而根據飛機型號的不同,至少會有三分之一的乘客不得不坐在中間的座位上。

如果你是這三分之一中的一員,究竟會發生什麼事情?佔據兩個扶手是否應該成為困在中間座位的旅客不可侵犯的唯一福利?如果你的鄰座與你爭奪扶手,應該如何是好?

丹尼爾·珀斯特·森寧(Daniel Post Senning)是美國禮儀作家艾米麗·珀斯特(Emily Post)的玄孫兼《艾米麗·珀斯特禮儀大全》(Emily Post』s Etiquette)第18版的聯合作者。在他看來,扶手之爭是個永恆的熱門話題。

森寧表示,實際上,坐在中間的乘客應該有權享用這些扶手。

但不幸的是,這似乎並沒有成為常識,也不足以說服部分乘客安心坐在中間。

「我認為發明共享扶手的人心理扭曲,他想看到人們為了爭奪扶手而爆發無休止的戰爭。」經常坐飛機的埃里克·馮(Eric Fung)說,他是一名律師,同時也是美國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

一家超市的總裁,他每月至少坐4次飛機。有的乘客則會通過一些極端手段來擺脫這種像夾心三明治一樣的尷尬座位。 英國航空公司前空乘人員海莉·斯坦頓(Hayley Stainton)曾經見過一位乘客與坐在中間的孕婦爭吵,那位乘客認為她多佔了扶手空間。經過了一番爭吵後,另外一名乘客主動要求把自己靠近走廊的座位讓給那位孕婦。

「剩餘的航程都很平靜,我對這場糾紛爆發得如此迅速感到震驚。」斯坦頓說,「在降落前查看旅客名單時,我並不知道那兩位發生爭吵的女士其實是姐妹倆。鄰座的一位乘客告訴我,她們特意策劃了這樣一幕,為的就是幫那位孕婦換個好一點的座位。」

丹尼爾·珀斯特·森寧還建議不要單純考慮座位和扶手,你應該考慮每個人的具體情況。「每個人的身材和體型各有不同,」他說,「因為體型較大的人需要更多空間,我們需要考慮這些因素。這都是非常實際的問題。」

所以,禮儀專家認為,坐在中間的乘客有權佔有兩個扶手。但空乘人員對這個問題持有何種觀點?

「我認為兩邊的乘客都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扶手,所以他們有義務照顧坐在中間的乘客。」戴比·弗姆(Debbie Ferm)說,他曾經在羅盤航空(Compass Airlines)擔任空乘,那是達美航空旗下的一家支線航空公司,「如果想在整個飛行過程中完全靠在一個扶手上,他們就有資格享受這種特權。」

英國航空的斯坦頓持有不同觀點:「我認為應該共享扶手,在整個飛行過程中,每個人都應該有機會在不同的時候使用扶手。你鄰座的人或許體型較大、年齡較長或者帶著小孩,那就應該向他們表達善意。」

森寧提醒乘客,坐在中間的人應該隨遇而安,生活並不總是那麼公平。至少可以採取一些談判技巧。

「我在扶手大戰中做出的妥協是佔用同一個扶手的不同位置。」經常坐飛機的埃里克·馮說,「例如,我佔用後半部分,鄰座的乘客佔用前半部分。」

但他認為,即使能達成某種共識,人們還是不願坐在中間——無論過去還是將來,都是如此。

「對我而言,中間的座位會徹底破壞旅行計劃。」埃里克·馮說,「我很討厭坐在那裏。我會通過早選座位、升艙或花錢換座的方式避免這種情況。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坐在中間。」

貝斯·布萊爾(Beth Blair)曾經是一名空乘人員,目前擔任自由撰稿人。

請訪問 BBC Autos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