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谷歌:硅谷下一個領導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出生於印度金奈。(圖片來源:Justin Sullivan/Getty)

谷歌(Google)的誕生離不開一個印度人。

1998年在斯坦福大學,這個互聯網巨頭公司的兩位創始人,研究生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以及大學教師特裏·威諾格拉德(Terry Winograd)和拉傑夫·莫特瓦尼(Rajeev Motwani),共同研發出一種算法,徹底變革了網絡搜索,並創立了一家資產達數十億美元的公司。

莫特瓦尼是谷歌第一個員工克雷格·西爾弗斯坦(Craig Silverstein)的大學老師,據說即使是現在,他說話的語調仍然與現年43歲的谷歌新任CEO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一樣低沉有力。這兩個人都有著過人的智力和積極性,但同時也有著謙卑的心態,而這些都是與印度高管日益相關的特質。他們在美國讀研前,都曾就讀於印度理工學院。

皮查伊是一個工程師的兒子,住在南部城市金奈,對他而言,能去美國留學實屬不易。他到美國的機票錢比他父親的年薪還高,這導致他半年不能與他未來的妻子通電話。他與他未來的妻子是在印度上學時認識的。

他2004年加入谷歌時,曾在麥肯錫(McKinsey)管理諮詢公司和微處理器供應商應用材料(Applied Materials)公司工作過。作為谷歌非常成功的Chrome瀏覽器的設計師,皮查伊聲名鵲起,長期以來一直擔任重要職位。

模式轉變

歷任CEO大多都以自我為中心、比較強勢並且容易造成不和,習慣於通過從容對抗來提高員工個人、團隊和競爭公司的質量、競爭力和生產力,但他的行事風格與之不同。他轉變了公司目前的管理風格,將管理重心從處理對抗轉變為避免對抗。這是一種柔和的風格,如今一些新一代印度高管都具有這種風格。

這是微軟(Microsoft)讓薩蒂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its)取代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擔任第三任CEO的原因之一。他不是受歡迎的唯一印度高管。日本跨國電信公司軟銀(SoftBank)也讓谷歌高管尼科什·阿羅拉(Nikesh Arora)擔任其公司總裁。Adobe目前由山塔努·納拉延(Shantanu Narayen)管理運營。弗朗西斯科·德索薩(Francisco D'Souza)是IT諮詢公司高知特(Cognizant)的領導。而桑傑·梅赫羅特拉(Sanjay Mehrotra)則是內存巨頭閃迪(SanDisk)公司的領導。

在全球科技公司中,印度人擔任領導的還有很多。伊凡·梅內塞斯(Ivan Menezes)是全球最大烈酒生產商帝亞吉歐(Diageo)的CEO。萬事達(MasterCard)公司的老總是阿傑伊·邦格阿(Ajay Banga)。百事(PepsiCo)公司是由英德拉·努伊(Indra Nooyi)領導,她是最近高調躋身高層的唯一印度女性領導。

Image caption 百事公司是由英德拉·努伊(Indra Nooyi)領導,她是最近躋身高層的唯一印度女性領導。(圖片來源:Amy Sussman/Getty)

他們通往成功的秘訣遠遠超出他們在公司職位上步步高升的能力。在硅谷的員工中,大約有6%是印度人。不過,在硅谷創業公司中,有超過15%的公司的創始人就在那6%的人當中。

維韋克·瓦德瓦教授(Vivek Wadhwa)在2014年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這比那些來自英國、中國、台灣和日本的人數總和還多。維韋克·瓦德瓦是一位企業家,出生於印度,在美國奇點大學、斯坦福大學和杜克大學擔任學術職務。研究表明,在整個美國,近三分之一的創業公司是由印度人創辦的,數量上超過其他七個移民群體總和。

根據2010年人口普查資料,最新的數據顯示,印度裔美國人的平均家庭年收入最高,為86,135美元,而美國人口總年收入為51,914美元。

頂尖人才

那麼,是什麼讓這些印度人取得如此驚人的成功呢?

有些因素是顯而易見的。其他美國移民需要學習新語言。但是幾乎所有的印度高等教育都以英語授課,這是該國的殖民地歷史遺留下來的傳統。

印度企業家協會(The Indus Entrepreneurs)硅谷分會會長、風險投資人維克提什·舒克拉(Venktesh Shukla)表示,目前這些印度CEO也是他們這一代的精英。

他說:「他們大多數是在印度社會主義時代來到這裏,那時的機會非常有限,當時美國的移民政策只對最優秀的人士開放。所以他們是精英中的精英。」

了解多樣性

但這並不全依靠學歷。

舒克拉也認為,印度文化可以幫助建立一個成功的管理模式,他說,因為這是一個既高度重視競爭,也高度重視個人謙遜態度的國家。多樣性也深深植根於這個國家,即使是在小村莊,也可能有多種語言、多個宗教和多類當地美食。

「如果你在印度長大,你會本能地知道,人與人是不一樣的,並不是出眾,只是不同而已。在硅谷,利用多樣性的能力是一種實力,如果你能獲得更多的收益,或提供更好的產品,不管你長什麼樣或講什麼語言,都沒關係。」

跨國心理諮詢公司YSC的創始人兼董事長、《文化DNA:全球化心理學》(Cultural DNA: The Psychology of Globalization)的作者格尼克·貝恩斯(Gurnek Bains)補充說,對多樣性的這種根深蒂固的認識也源自印度諸多神明、多重現實和多維視角的傳統。

貝恩斯的公司對世界各地的商界領袖進行了深入評估,他說:「這也意味著他們可以快速適應諸如IT等瞬息萬變的行業。」貝恩斯表示,美國人更可能「認為:『這是正確的行事方法。它在美國很有效。』」

貝恩斯說,YSC對全球每個地區的200位高管進行了評估,而這項研究就是在對這些評估內容進行分析的基礎上得出的,研究還表明,印度人有著強烈的成功意識,還擁有異常強大的知識領域。

儘管如此,沒有人是完美的。儘管他們有這麼多優點,但也有一個重大缺點。貝恩斯說,研究結果表明「印度高管是所有國家中最不擅長團隊合作的」,而在這方面美國人和歐洲人很擅長。

前進之路

就目前來看,成為公司高管或傑出企業家的最佳途徑可能植根於印度並在國外實現。貝恩斯補充說,在跨國公司表現最好的印度高管是那些長期背井離鄉、在異國培養團隊合作能力的人。

瓦德瓦是第一位在美國贏得盛名的印度籍高科技企業家,他說:「印度各地的年輕人都在關注微軟和谷歌的新任CEO,微軟和谷歌是他們最常使用的兩個品牌,而這兩位CEO都是印度人。這是激勵和鼓舞這些年輕人將來變成像他們一樣的人。」

瓦德瓦繼續說道,但很快這些年輕人可能不需要再去美國效仿他們的成功,因為按某種指標衡量,印度成為位居美國和中國之後的全球第三大經濟體。

與他們的前輩不同,今天的年輕一代可能只是想留在原地。

他說:「在印度,未來三至五年,將有五億人使用智能手機上網。那時會出現一次技術革命。你會看到資產幾十個億美元的公司走出印度。如果我是企業家,我不會來美國。我會留在印度,因為那裏就有機會。」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