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不應該永遠一團和氣?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Paul Bradbury/Getty Images)

今晚,在我的餐桌旁齊聚一堂的包括一位牙醫、一位醫生、一位審計師、一位世界知名大學教授和一位國際事務作家。這可不是開玩笑。應邀參加我家宴的這些人背景迥異,有人會認為我這樣做是個冒險。

事實證明,這是個格外令人愉快的夜晚。

一切小小的分歧都在笑聲中輕鬆化解。大部分時間,我們的意見都出奇得一致,大家從英國教育體系談到歐盟現狀,情況莫不如此。我看著圍坐一起的一桌人,心想:「我們的聚會為什麼不能總像今天這樣輕鬆有趣呢?要是董事會會議能這樣令人愉快就好了。」

但是,讓晚宴大獲成功的東西對決策會議卻不一定奏效。實際上,某些情況下,也許情況恰恰相反。

當然,如果每次會議人們的意見都能完全一致,董事會會議當然也會其樂融融。我們談笑風生,一切就能順利推進,決定也就容易做出,在會議結束時,我們能感到彼此意氣相投,滿意而歸。

但是,對於需要解決尖銳問題的董事會會議或其他會議,就不能這樣指望,情況也不該是這樣。身為一名公司董事,我的職責就包括提出尖銳的問題,對假設提出質疑,既對自己,也對別人。最終,如果董事會足夠專業,判斷足夠合理,就能在積極討論的基礎上拿出更好的決策。

有一種思路是,組織必須始終力求步調一致,但存在些許不和諧音也會大有裨益。只要不同意見不會升級為個人矛盾,或者造成破壞性影響,我們就要能與之坦然共處,這樣一來得到的結果才會好得多。

這與牡蠣中的沙子生成珍珠的道理類似:如果牡蠣殼中沒有夾雜異物,我們也就不太可能得到珍珠這樣令人鼓舞的結果。對於決策團隊也同樣如此。如果我們想要獲得創新和突破性成果,有時候我們首先需要借助衝突和不滿的推動。

要成功實現突破,組織還需要具備兩個條件。

尊重

首先,要有一個基本認識,即人們在共處中要彼此尊重。如果敢於提出異議的人遭受非議或鄙視,組織也將因此遭殃。如果大型組織不能接受新想法和新建議,創造性也就會打折。在工作中,人們需要對自己提出異議感到安全,才願意提出不同意見,這樣也才會催生解決問題的各種方案。

這並不是說,他們是為了發洩而發洩或者為了添亂而添亂。這樣做也沒有好處。但是,如果有人能提出建設性的意見或問題,那麼,就應該鼓勵大家圍繞其觀點進行富有成效的討論。

有才能的領導者

第二,只有出類拔萃的領導者才能將不和諧音轉化為有用的成果。這點也適用於組織機構的負責人以及任何討論的主持人。我們需要有人允許發表不同意見和想法並進行管理,也需要有人能確保相應的討論會富有成效。

我曾安排一位會議主持人在存有異議的會議上這樣做過,會議討論的是怎樣在巴爾幹半島西部培養女性領導人。她開始提出一些極具挑釁性的觀點,由此引發其他與會者與她叫板。這樣一來,一般不太可能達成什麼共識的人們突然間卻覺得想要一起與主持人對著幹。

隨著討論的深入,各種觀點也開始具體化,這位主持人不但要設法幫助與會人員達成切實可行的一致意見,讓他們回各自組織後就能付諸實施;而且要證明,他們之間的共識遠比他們在開會前所想的要多得多。

她的成功秘訣在於,在她的主持下,與會者人人都感到自己的聲音有人聽得到,他們的觀點得到全面考慮,會議也一定會拿出一個有效的方案。

創造性張力能給與會者帶來興奮感和滿足感,也許這才是其樂融融的朋友餐聚中所缺少的東西。經歷創意火花的考驗,組織才會變得日趨強大。

讓具有不同意見、知識和經歷的人聚集一堂,在交談中迸發出對組織未來有用的東西,這的確值得我們去做。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