罵髒話能讓人放鬆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警告:本文的一些激烈用語可能會讓一些讀者感到不適。

在辦公室度過了讓人崩潰的一天,很多人需要發洩一下。一些人會選擇去健身房,通過排汗來釋放憤怒。另一些人則去酒吧,和朋友邊喝酒邊發洩。但是,釋放壓力最好的方法會不會是這兩種方式的結合體?

在加拿大卡爾加裏(Calgary)的一家酒吧裏,受到鼓勵之後,瑜伽愛好者們給這種古代藝術增添了新的變化:憤怒瑜伽(Rage Yoga)。這種新的概念顛覆了安靜、禪意的瑜伽課氛圍——參加者會被鼓勵在動作的間隙咒罵、喊叫,之後留下來喝啤酒。

是的,這是真的,我們也歡迎髒話。根據該公司的網站,你在課上會聽到「髒話、大笑和胡謅」,它把拉伸、姿勢練習和壞脾氣結合起來,目的是讓身體更加健康。一小時的課要花12加拿大元(9.2美元),還包括2張啤酒打折券。

這種瑜伽的創建者是24歲的林賽·伊斯塔斯(Lindsay Istace),她是柔韌性和健身教練。在一次很糟糕的分手後,她碰巧想到了把瑜伽體位法(瑜伽的姿勢和動作)和洩憤結合起來。「我當時的心情跌落谷底,」 伊斯塔斯解釋道,「我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感到憤怒,不知所措。」一不留神,她發現自己一邊在做日常的瑜伽練習,一邊開始咒罵。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土耳其示威者在示威抗議活動中做瑜伽宣洩壓力和憤怒。(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瑜伽和冥想的益處在大量文獻中都有記載——它能幫助人控制壓力,提高注意力和整體的健康水平。確實,很多公司現在都鼓勵瑜伽和冥想。但是咒罵呢?讓人驚訝的是,它正在流行起來。研究表明,粗話可以增加我們對疼痛的承受力,讓我們在工作中更有說服力,在一些群體中,它還能帶來凝聚力。那麼,把幽默感、內心的安寧和咒罵結合起來能否開闢一條通往個體平靜和專注力的新路徑?它能否幫助我們應對工作壓力和日常生活?

安全的地方

伊斯塔斯說咒罵幫助她在安全的環境下釋放負面情緒。「我先是喊叫,罵人,然後哭,最後笑自己。當你創造了真正可以釋放自我的空間,你就不太會嚴肅對待自己和自己的問題。」

她和朋友說到憤怒瑜伽的想法時,大家一起笑了。之後,她就決定開一次研討會。研討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於是,她設計了一項針對下班後人群的課程。伊斯塔斯說這個想法已經步入正軌。「這個很酷的概念似乎與人們息息相關。所以,一開始我們當它是個笑話,但是做了幾次之後,我們意識到它確實有特別之處。」

課程在平靜、平和的氣氛中開始,然後伊斯塔斯讓學員「釋放一天中全部的抑鬱」。整節課都充斥著咒罵。「在課程結束時,我們也不再說印度問候語『namaste』,而是說『太他媽好了。』」伊斯塔斯說。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大多數瑜伽課程教人在平和、安靜的狀態下放鬆自己——但是,如果喊叫和咒罵也有幫助的話呢?(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懂得把平靜、愚蠢和咒罵結合起來,培養專注力的不止伊斯塔斯一人。在舊金山生活的作家、導演簡森·黑德利(Jason Headley)創作了一部名為「操他的:一次真誠的冥想」(F*ck That: An Honest Meditation)、觀看次數達到650萬次的YouTube視頻。創作的起因是他和妻子調侃一段冥想指導錄影中舒緩的語調。

「我專心模仿那個人的聲音,」黑德利在電子郵件中寫道,「然後我開始在家裏到處學那個聲音,只是為了逗樂我們自己。一天我的妻子為一件事情煩悶,我就用平靜、舒緩的聲音和她說,『承認吧,所有那些破事就是他媽的扯淡。』然後我們都大笑,我們說,『也許這裏面有點蹊蹺。』」

於是,黑德利寫了一個腳本,修改以後進行了錄製。「我希望舒緩和咒罵的成分恰到好處。弄好以後,我在2015年7月把視頻傳到YouTube上,它立刻火了。」

平靜和科學

專注力和健康的潮流——包括冥想應用HeadSpace、像Daybreaker那樣的工作前的聚會活動、各類瑜伽以及大量的圖書、雜誌、研討會和輔助營養品——為那些靠禪道賺錢的人帶來了豐厚的報酬。

美國行業研究公司IBIS World的一份報告顯示2015年美國的另類醫療收入已經達到133億美元。其中,冥想接近10億美元,佔行業總收入的7.4%,瑜伽佔15.1%,深呼吸練習佔15.3%。

大多數另類醫療都關注正面導向。那麼,專注咒罵和用語言表達憤怒真的對你有好處嗎?雖然沒有研究專門討論這個話題,但是其他研究表明它可能對你有益。

一項研究表明,咒罵並不總是負面的,即使在工作場合也是這樣。而2003年研究者對新西蘭一家肥皂工廠的研究發現,在一些情境下,工人在一起罵人能產生某種凝聚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基爾大學(Keele University)的心理學家、博士理查德·史蒂芬斯(Richard Stephens)所帶領的團隊進行了一項研究,發現咒罵可以讓我們更有說服力,增加我們對疼痛的承受力,尤其是那些在日常生活中很少咒罵的人。原因是?咒罵似乎會激發「戰鬥或逃跑」的壓力反應。

「有證據把咒罵與大腦的一些區域聯繫起來,而那不是通常處理語言的區域,」《Black Sheep: The Hidden Benefits of Being Bad》(「害群之馬:惡人亦善」)的作者史蒂芬斯說。

雖然史蒂芬斯和他的團隊發佈的數據是關於生理疼痛,不是心理的痛苦或焦慮,但是他說咒罵的減壓功能是成立的,有必要進行深入研究。「它理應發揮功能。」他說,「人們在情緒化時會罵人,這和人在疼痛的時候是一樣的。」

把專注和咒罵結合起來的想法很有創造力,他補充說。

「咒罵一旦披上新的外衣就有了一定的聲望。」史蒂芬斯博士說,「表演者有時候可以罵一句,獲得觀眾的反應,但如果你過度使用,這種反應就會停止。」同樣道理,在放鬆的情境下,你不會預期聽到那種話,所以它有一種讓人震驚的力量。他說。他還補充說,在脫離情境時聽到咒罵會讓人發笑,這本身就有放鬆的作用。

全球共鳴

儘管黑德利和伊斯塔斯的理念一開始可能會被人嘲笑,但是它們在一些人中獲得了共鳴。

黑德利的冥想總是妙趣橫生。「這不是開冥想或專注力的玩笑,而是開人的局限的玩笑。冥想指導者會說這樣一些話,『清空你的大腦。』我對此感到震驚。我該如何清空大腦?我的腦子裏總是裝滿了各種想法、日程、情緒和些許憤怒。」 黑德利說。

讓黑德利驚訝的是,他的真誠的冥想得到了大量積極的好評。「人們開始說他們覺得這種『冥想』真的很有幫助。他們想要時間更長的版本,所以我做了一款應用。」黑德利題為《操他的:一次真誠的冥想》的新書將在4月由企鵝蘭登出版公司出版。

類似地,憤怒瑜伽也建立起了一個強大的粉絲團,伊斯塔斯說。她吸引了媒體的注意力,來自俄羅斯、英國和南非的各種詢問也接踵而至,於是伊斯塔斯發起了名為Kickstarter的活動,要為在線課程的開發募集資金(第一項課程將被命名為Bendy and Badass)。她還希望8月在加拿大進行一次憤怒瑜伽巡迴講座。

「這真是以積極的方式利用消極情緒的極好方法。」她說,「它有很強的建設性。」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