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浴:不用花錢的終極減壓法

Image copyright Getty

蘇格蘭文學巨匠羅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Robert Louis Stevenson)曾經寫道:「森林是那麼美妙動人,它氣質婉約,空氣清新,古老的樹木散發出絲絲芬芳。身處這樣的環境,內心會發生奇妙的變化,疲憊感一掃而光。」

長久以來,森林都是我們淨化心靈的理想之地。史蒂文森就經常在林中漫步,但即便是如此簡單的活動,如今也變得頗為難得。不過,如果阿莫斯·克利福德(Amos Clifford)的計劃能夠成功,這種情況可能發生改觀。他曾經當過荒野嚮導,後於2012年創辦了自然和森林治療協會(Association of Nature and Forest Therapy),希望借此宣傳一種名為「森林浴」的新型養生保健方式。所謂「森林浴」,其實是一種詩意化的說法,指的是用五官吸收和體會森林的氛圍。

「如果你把森林浴跟我們熟悉的其他回歸自然的方式(比如徒步旅行)進行比較,就會發現它們之間存在很大差異,因為森林浴更強調內心的修煉。」克利福德說。

他會把6至15人組成一個團隊,在舊金山附近的索諾瑪縣開展這種活動,但在長達3個小時的時間內,他們只能前進半英里。這是因為此項訓練的目標就是放慢內心和身體的活動速度,並關閉各種設備。

風險投資公司 Kleiner Perkins 的最新研究顯示,美國人平均每天看電視、平板電腦、智能手機和電腦屏幕的時間長達9.9小時。中國、菲律賓、印度尼西亞等國的數據更值得警惕。有人擔心,我們可能會因此淪為科技的奴隸,而非科技的主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在一場典型的森林治療活動中——組織者強烈建議參與者不要使用任何科技產品(但並不禁止他們這麼做)——克利福德會提出一系列問題,幫助參與者脫離電子設備的束縛。濕潤的泥土聞起來是什麼味道?樹皮摸上去感覺怎樣?你能否聽到風從森林中穿過的聲音?

「我們養成了一種時間病,非要讓每一分鐘都富有成效。」克利福德說。他解釋道,沉浸在鬱鬱蔥蔥的森林中,我們便可調整神經系統,相當於把身體變成養生機器。

這聽起來有點像偽科學,但卻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沉浸在森林中的確會對人體產生實質性影響,包括降低血壓、增加能量和緩解抑鬱。

斯坦福大學2015年進行的一項研究發現,在公園裏散步可以減緩大腦中一個特定區域的血流,而這個區域往往與焦慮有關(研究人員表示,這種心理狀態在城市居民中極其普遍)。與此同時,類似的研究表明,經常在綠色空間裏行走的成年人注意力更加集中,心情抑鬱的比例也遠低於其他人。

Image copyright Getty

蘋果CEO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就很喜歡一邊在戶外行走,一邊與人會面。最近,在硅谷和其他地方,越來越多的公司高管也都開始享受森林浴。他們不僅是為了緩解緊張情緒,還將此作為一項商業工具。

源自日本

我們究竟從何時開始把在森林中行走稱作是一種「沐浴」,並將其作為一種養生保健方式?答案是,這在一定程度上源自地球的人口結構變化。根據聯合國人口署的數據,全球城鎮人口從1950年的7.46億增長到2014年的39億。這就意味著,全世界有超過一半的人口居住在城鎮。而在這些地區,接觸大自然——以及曾經是生活重要組成部分的林間漫步——變得越來越困難。

日本對這個問題體會頗深,該國有93%的人口生活在城市。事實上,森林浴一詞最早就是由日本林業廳於1982年創造的。日本醫科大學(Nippon Medical School)教授兼日本森林醫學會(Japanese Society of Forest Medicine)主席李卿表示,這個概念的靈感來自日本神道教和佛教的修行方式,後來成為了該國一大養生保健支柱,政府甚至在過去10年投資1000多萬美元對森林浴展開研究。

李卿的研究表明,身處森林之中,人類的神經系統可以處在最佳狀態。「這與自然芳香療法的效果相似。」他解釋道。樹木和植物散發出一種名為芬多精的物質,李卿認為,這種物質可以增加我們所謂的「自然殺手細胞」數量——它有助於抵禦疾病。李卿的研究還發現,長期身處森林可以降低應激激素皮質醇的水平,同時增強我們的活力,令精力更加充沛。

在森林裏遇見我

日本並非唯一一個篤信森林具有養生保健作用的國家。韓國林業局也計劃在2017年底之前建設34片公共養生森林和2片森林養生中心。而在森林資源豐富的斯堪的納維亞,芬蘭政府也於2007年出資組建了工作小組,對森林與健康之間的關係,以及其他課題展開了研究,並且增加了學校和辦公室附近的樹木。

Image copyright Getty

即便如此,很多關於森林浴好處的硬數據仍然來自日本。遊客們經常在日本的森林裏填寫問卷,或者檢查生理指標。那些對緊張水平產生積極影響的區域都被視作森林浴「基地」。全日本現在已經有62個這樣的基地,通常都靠近大城市,而且都設立了現場嚮導。很多情況下,這些基地還與附近的醫療結構建立了合作關係。

李卿表示,這些基地在日本商界廣受歡迎。「很多公司都與其所在地的森林治療基地簽約,在那裏舉行會議、開展員工培訓活動,或者使用這些基地緩解壓力。」他解釋道。

東京電子商務巨頭樂天的首席執行官三木穀浩史並沒有使用固定的基地,但他經常帶著手下的高管到日本郊區散步。這種趨勢也逐漸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加州蔚然成風。

克利福德表示,通過他的自然和森林治療協會提供的嚮導培訓項目,有很多經過認證的組織發展顧問都供職於谷歌、Facebook和其他舊金山灣區的科技公司。他們還與聖羅莎市的學校簽訂了協議,針對那裏壓力較大的老師試點森林浴項目,而且還組織凱撒醫療集團(Kaiser Permanente)的醫生到林間漫步。

公園處方

隨著越來越多的醫生了解到這項研究成果,很多人現在也開始增加戶外活動的時間,以此治療數碼產品成癮症和抑鬱情緒。例如,美國的Park Rx社區健康項目就是一個全國性的計劃,意在通過公園讓美國人重新與大自然建立聯繫。

Park Rx顧問羅伯特·扎爾(Robert Zarr)認為,公園是一種被醫生忽視的資源。這位醫生解釋道,通常而言,「我們會直接吃藥,或者建議病人去找專科醫生。但實際上,很多病症都與生活方式有關。」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也在提倡類似的「綠色處方」,英國則剛剛在德文郡的達特穆爾和埃克斯穆爾啟動了為期3年的類似試點項目。扎爾表示,種子已經種下,與大自然重新建立聯繫的運動終於扎根了。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