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空調究竟應該設定幾度?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數千年來,如何在炎熱的天氣中獲得舒適的室內溫度,一直都是人類面臨的一大難題。人們嘗試過各種各樣的方法,有的在窗外懸掛著浸濕的墊子,有的則雇佣奴隸將經過冰雪冷卻的空氣、透過天花板上的小孔扇進房間裏。

到了2016年,你只需要撥動一下調溫器,即可在炎炎夏日獲得絲絲涼意。

然而,絕大多數的員工仍然感到不滿。2015年對129名美國辦公室員工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有42%的人認為自己所在的辦公樓太熱,還有56%的人認為太冷。我們現在已經可以隨意將辦公室調節成任何溫度,但卻無法就具體的溫度達成一致。

在倫敦從事自由職業的辦公室職員本·莫斯(Ben Morse)對此感觸頗深。「在我現在的辦公室裏,人們每天都對溫度爭論不休。空調每天都會開關三四次。」

新加坡項目經理常愛玲(Ai Ling Chang,音譯)過去幾年也曾遇到過一些不同尋常的情況。「在其中一間辦公室裏,我朋友把椅子的扶手都包上了軟墊,以此來保暖。我還有一個同事感覺炎熱難耐,有時候甚至會跑到廁所隔間脫下所有衣服。然後直愣愣地站在那裏,幫助自己『降溫』。」

為員工營造舒適的環境絕非易事,如果方法不當,甚至會對財務業績產生嚴重的影響。總體而言,英國的辦公室約有2%的工作時間浪費在與空調溫度有關的爭論上,每年因此造成的經濟浪費超過130億英鎊。澳大利亞因此造成的經濟損失達到62億美元。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

設置合適的室溫可以提升工作滿意度以及工作和協作效率。如果溫度設置不當,就有可能造成員工效率低下、身體肥胖,甚至引發疾病。

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曾經表示,想讓員工集中注意力就需要把會議室的溫度設得很低:他的標凖是15攝氏度(59華氏度)。與此同時,美國總統奧巴馬的橢圓形辦公室則把空調溫度設得很高,他的顧問甚至對《紐約時報》開玩笑說:「你可以在裏面種蘭花。」

究竟孰是孰非呢——是那個在椅子扶手上套墊子的人,還是那個跑到衛生間脫光衣服的人?

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事實上,這個問題本身就問錯了。多年以來,雇主已經花費數百萬美元展開研究,並且得出了很多人早已知曉的答案:要找到一個能在所有時候取悅所有人的室溫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部分問題出在所謂的『合適』溫度。這取決於你的衡量標凖。」 倫敦大學學院能源研究所研究員大衛·西普沃斯(David Shipworth)說。

以生產效率為例——多數雇主對此都很感興趣。有一項研究通過追蹤一家保險公司辦公室裏的員工活動來了解環境溫度對員工效率的影響。儘管這項研究只追蹤了9名女性員工,但結果卻很有吸引力。在25攝氏度(77華氏度)的環境中,她們不停打字時的錯誤率僅為10%。而當溫度下降5度時,她們的效率就會減半,錯誤率增加一倍。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簡單。當兩組分別處在低溫房間(19攝氏度或66華氏度)和高溫房間(25攝氏度或77華氏度)的學生被要求從兩份手機合約中選出最划算的一份時,低溫房間的學生選出正確答案的比例達到高溫房間的兩倍,表明我們在溫度較高的環境中更難以做出複雜決定。

事實上,環境溫度不僅僅可以影響你的工作效率——還能改變你的思維方式。溫暖的環境更適合進行創造性思維,溫度較低的環境則可以幫助人們在重覆而單調的任務中提升注意力。當環境溫度超過27攝氏度(80.6華氏度)時,我們的數學能力就會下降。

更令人意外的或許在於,環境溫度會對你的協作能力產生直接影響;一項針對33人進行的小規模研究顯示,人們在較為溫暖的房間內更有可能感覺周圍的人對自己懷有善意。即便是手握一杯熱咖啡,也能讓員工感覺他人更加慷慨,更樂於助人——冰咖啡則會令人感覺對方態度冷淡。

通過對各種證據的評估可以發現,「典型的」辦公室工作——包括給客戶打電話和處理文本等——的理想溫度為22攝氏度(71.6華氏度)。但在你埋怨最近的糟糕業績是因為溫度調節不當前,應該先了解一個問題:相關研究的取樣範圍通常很小,參與者往往不足100人。

沒錯,女士們,你們工作時凍得要死是有原因的

一旦你決定了想讓員工保持何種程度的精神敏銳度後,接下來就該決定希望取悅哪些人了。整個過程中需要秉承一個原則:無論何種溫度總會有人感到不滿,正所謂眾口難調。因此業內人士設計出一套標凖,計算出在每個溫度下感到不滿的員工人數,也就是預測不滿比例(Predicted Percentage of Dissatisfied,下文中簡稱「PPD」)。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為了計算PPD,多數物業管理者都會使用20世紀60年代的一個標凖公式,這個公式考慮了大樓使用者的服裝和代謝率(我們產生熱量的速度)等因素。為了讓指標更加有效,後一項因素需要對大樓使用者的年齡、體重和性別(這項因素至關重要)作出假設。

目前在控制辦公室溫度時使用的代謝率是根據體重70公斤的40歲男性計算出來的。所以,馬斯特裏赫特大學(Maastricht University)醫學中心的伯瑞斯·金瑪(Boris Kingma)決定展開更加細緻的研究。他發現女性的代謝率遠慢於男性,因此適宜的辦公室溫度比男性高出3攝氏度(5.4華氏度)。

之所以在代謝率上存在這種差異,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女性的肌肉細胞較少,脂肪細胞較多,後者的活躍度較低,產生的熱量更少。

對很多辦公室職員來說,這一結論並不令人意外。「我們辦公室裏的女員工經常把外套搭在椅子上,因為她們知道自己有的時候必須要穿上外套。有的人還會用微波爐加熱暖手器。」本說。

如果你的老闆還是不准備調整空調,還有其他辦法可以讓自己暖和起來。這是因為根據最新的心理學實驗,室內溫度計遠不如我們想像得那麼可靠。

在今年進行的一項小規模研究中,研究人員讓32位參與者每人都在暖光或冷光房間內待上一個小時,然後每過10分鐘匯報一次他們對溫度的感受。志願者並不知道,當他們身處房間內的時候,研究人員對室溫進行了調節。

儘管如此,在制冷循環中,志願者在暖光房間感覺比在冷光房間暖和得多。「這其中的聯繫有著悠久的歷史,可能要追溯到紅色的篝火和藍色的冰晶。」倫敦大學學院的研究人員西普沃斯說。

研究人員希望,這種心理學技巧有朝一日可以在節省電費的情況下提升員工的滿意度。

隱藏溫度計的度數或許還能帶來其他好處。在金瑪看來,多數時候都待在空調房內不僅不環保,而且有害健康——這會引發肥胖,並提升糖尿病等代謝紊亂疾病的患病率。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只要適度,把自己暴露在較冷或較熱的環境中可以對心血管和新陳代謝起到鍛煉效果。」他說。

適度的溫度變化或許有利於身體健康——但在過熱或過冷環境中工作也很危險。究竟應該如何保護自己的權益呢?雖然多數國家都制定了最低工作溫度(英國是16攝氏度,即60.8華氏度),但很多國家並沒有設置上限,只是採用了「合理」溫度這種模糊的表述。

當然,這種問題在英國非常罕見。但當真的發生時,很多雇主都沒有做好充分凖備。「辦公室、醫院病房和教室會熱得令人難以忍受,在老建築裏尤其如此。」工會組織UNISON的秘書長戴夫·普倫蒂斯(Dave Prentis)說,「英國多年以前就規定了最低溫度,但卻遲遲沒有規定最高溫度。」

如果你發現自己的工作環境像桑拿房一樣悶熱,那就應該與同事聯合起來:根據英國的法律,倘若有10%的員工抱怨溫度不合理,雇主就需要對環境溫度進行評估。而在澳大利亞,如果環境溫度超過34攝氏度(93.2華氏度),員工有權每工作1小時就休息30分鐘。如果其他措施均未奏效,那就應該主張免費飲水和定期休息的權利,還應要求雇主提供「充足」的溫度計。

即便如此,溫度計大戰或許即將結束。「我們正在逐步邁入個性化空調時代。」西普沃斯說。這意味著每個辦公桌都將擁有自己的空調系統——可以利用加熱設備暖腳,還能自行開關通風設備——就像飛機上一樣。

那麼,最佳的辦公室溫度究竟是多少呢?不可能給出標凖答案,但西普沃斯認為大致在22至24攝氏度(71.6至75.2華氏度)之間。新加坡第一任總理李光耀曾經信誓旦旦地表示,最合適的工作溫度是22攝氏度。1999年,在被問及這個赤道國家在經濟發展領域取得成功的原因時,他給出了令人意外的答案:空調。

請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