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澳大利亞的不盡人意之處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對基吉·福斯特(Gigi Foster)來說,移民澳大利亞並不像她想像得那麼順利。

「我下了飛機後差點要找個翻譯來幫忙。」福斯特說,她是一名從美國移居西尼的諮詢師兼學者。「我習慣了在開會時直截了當。這在美國行得通,但跟澳大利亞同事相處的方式卻截然不同。」

她幾年前來到悉尼時,已經有過在耶魯大學和馬里蘭大學的工作經驗。」她希望把握機會在一所澳大利亞大學某得一個職位,她目前已經在那裏當上了副教授。「很多人告訴我,悉尼的生活就是海灘和衝浪。」她說,「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這裏的文化看似與美國相似,但卻需要花費時間和精力來適應微妙的差異。這種轉變並不容易。」

人們告訴我,悉尼的生活就是海灘和衝浪。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基吉·福斯特(Gigi Foster)

她來到澳大利亞時,既期待著生活方式的變化,也渴望在事業上更上一層樓。就像成千上萬來到澳大利亞的專業人士一樣,這裏的陽光和沙灘對她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對很多人來說,這似乎只是生活方式的改變——來到了一個在很多人看來工作和生活都很舒適的地方。然而,很多移民卻發現,這裏的工作文化與他們的想像大相徑庭。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很多人都是為了享受充滿陽光和衝浪的慵懶生活來到這裏——但對有些人來說,這裏卻並不容易適應(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職場習慣

儘管不像電視劇《Home And Away》描繪的那樣永遠陽光明媚,但溫暖的氣候的確讓澳大利亞成為全球專業人士趨之若鶩的地方,他們希望在這裏找到新的工作,然後在這個澳大利亞最大的城市享受觸手可及的海濱生活。今年,澳大利亞為希望來到這裏工作的人提供了19萬個移民名額。

從美國移民澳大利亞的人不到10萬,福斯特便是其中之一。澳大利亞最大的移民群體來自英國,總數超過120萬。

她第一次來澳大利亞是在2005年,後於2007年返回美國。她最終於5年前取得了澳大利亞和美國的雙重國籍。福斯特最初以為自己來到了一個工作輕鬆的國家,因為這裏的員工離開辦公室的時間早於她的預期。「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他們上班時間很早。到了周五,他們還會跟老闆一起去酒吧。所以,實際工作時間反而更長。」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福斯特表示,在工作之餘跟同事開展社交活動十分重要(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儘管擁有永久簽證,但很多新移民或許還無法享受衝浪。她警告稱,擁擠的交通令悉尼的通勤成了一場噩夢。為了躲避擁堵,很多員工很早就來到辦公室。

你需要與上司和同事開展社交活動

她還發現,澳大利亞有很多較為隨意的工作方式,不必像在美國那樣遵守等級制度。而在辦公室之外,你還要與上司和同事社交。「如果你工作結束後就回家,那就無法升職。同事之間的關係形成了一套隱蔽的系統。」

難以適應

很多來到澳大利亞的外國人——尤其是美國人——會發現這裏的商業用語存在一些細微的差別,需要花些時間才能適應。

「上司跟直接下屬溝通時會使用一些隱晦的方式。」她說,「作為一個外國人,她很快發現了一些細微而重要的差異。這需要努力適應。」

「如果你的上司說,他們希望『順便』談談某事,你必須明白這才是對話的主要目的。」她說。同樣地,「如果他們想要『暫時考慮一下其他方案』,那就應該立刻放棄你手頭的工作,然後重新開始。」

不要誇讚自己。澳大利亞人討厭工作中的「出頭鳥」,這樣會降低你的威望——基吉·福斯特

她發現辦公室裏的人都喜歡自貶。「不要誇讚自己,澳大利亞人討厭工作中的「出頭鳥」,這樣會降低你的威望。」

從倫敦搬到布里斯班的詹姆斯·克里德蘭德(James Cridland)也認同這種語言障礙。布里斯班人使用的很多英語單詞都跟倫敦很不一樣。「就連出去喝酒都要用大杯子,而不是小杯子。」他說。他原以為澳大利亞人的口音跟英國人一樣,但卻發現澳大利亞英語很難聽懂。或許是因為那裏跟其他地方距離太遠的緣故。

假期減少

這裏的常規年假只有4個星期,而法國、丹麥和瑞典等歐洲國家的年假最少5個星期。然而,澳大利亞的獨特之處在於,某些雇主允許雇員將當年的年假滾到下一年。

澳大利亞市場研究公司Roy Morgan的數據顯示,該國員工的年假平均只有3個星期,主要是因為企業不希望員工長期放假。公司往往要求員工在聖誕節期間使用1個星期的年假,於是只剩下3個星期,而在這3個星期中,員工實際享受的年假也只有2個星期。

回家探訪親友也會浪費很多假期——來自歐洲和美國的移民回一趟家需要花費很長時間。

對很多移民來說,長距離的旅行實在令人難以忍受。——詹姆斯·克里德蘭德

商務旅行也很費勁。布里斯班的克里德蘭德是一名媒體顧問,坐飛機在他看來就像坐巴士。「我經常坐長途飛機,上周還剛剛飛了15個小時到洛杉磯參加一次會議。對很多移民來說,長距離的旅行實在令人難以忍受。」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歐洲或美國的移民需要乘坐很長時間的飛機才能回到祖國(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認真調查

澳大利亞的金色沙灘是吸引很多移民的重要因素,但達瑞爾·托德(Darrell Todd)還是向初來乍到的人發出了警告:「做好家庭作業。」

托德專門創辦了一家移民諮詢公司thinkingaustralia,幫助專業人士獲得澳大利亞的工作簽證。經常有移民在希斯羅機場或約翰·肯尼迪機場的澳洲航空登記處給他打電話,詢問簽證事宜——他們通常都已經賣掉了家鄉的房子,凖備在澳大利亞開始新的生活。「澳大利亞的工作簽證曾經很容易申請。但現在已經不那麼容易了,政策收緊了很多。」

澳大利亞的工作簽證曾經很容易申請。但現在已經不那麼容易了——達瑞爾·托德

澳大利亞今年將授予4.4萬個「獨立技術移民」名額,並對教育或經驗等因素進行評分。如果是統計師和會計師等稀缺人才,還可以獲得更多分數。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如果你是一個希望在工作之餘衝浪的悉尼工作人員,這裏的交通狀況或許會徹底打亂你的計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托德補充道,之前的經驗或許沒有太大價值,因為很多澳大利亞公司更看重在本土學習的技能。「應該做好在事業上下一個台階的凖備。」

未能通過技能測試的人會試圖拿到4.8萬個「雇主擔保移民」中的一個名額。他表示,這是到澳大利亞工作的正規途徑。「但如果公司縮減規模,而你率先出局,就必須離開澳大利亞,除非你很快找到了另外一個提供擔保的雇主。」

生活更美好?

克里德蘭德警告稱,澳大利亞的生活方式或許並不像很多移民認為的那麼輕鬆。「有的人離開倫敦來到悉尼,想像著自己的生活將會改善,捨棄了一個成本和壓力巨大的地方,來到了全新的世界。如果有這種想法,你就錯了。」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布里斯班或許更適合那些追求澳洲移民體驗的人——這裏甚至有一個專供午餐時間游泳的海灘(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但他表示,這取決於你居住在澳大利亞的什麼地方。克里德蘭德感覺,布里斯班與悉尼差異巨大。「這裏有社區的感覺——你可以很快融入其中。布里斯班甚至有一片專供辦公室工作人員午餐時間游泳的人工海灘。」

儘管面臨著許多意料之外的困難,基吉·福斯特還是不願到其他地方居住。「融入一個新的國家很困難——但到最後,這一切都很值得。」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