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中國「加班狗」的高壓生活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加班並不非科技公司獨有——這是中國職場生活的一部分(圖片來源:Justin Bergman)(圖片來源:Justin Bergman)

安德烈·吳(Andree Wu)幾個月前才剛剛來到上海創業公司依圖科技實習,但她已經把這裏當成家了。

她表示,這裏的氛圍很溫馨,有一架專供即興演奏的鋼琴,冰箱裏還塞滿了飲料和零食。公司的廚師每天都會為他們熬制湯品——有時是牛肉湯,有時是綠豆湯。而對於需要加班到很晚的研發部員工來說,晚上10點還有免費的「宵夜」。公司裏還有一個小閣樓,裏面擺了幾張牀,以供小睡之用。

小吳任職於商業和銷售團隊,平時的工作時間通常很長,從早上9:30到晚上9:30。就在我去他們辦公室的那一天,她午飯後昏昏欲睡,不得不到閣樓上打個盹。她把鞋整齊地擺放在通往這個「小窩」的樓梯上。但小吳並沒有抱怨。這種奉獻精神在中國的科技創業公司已然成為常態。

「每個人都希望在離開辦公室前完成手頭的工作。」小吳說,「大家都在很努力地創造自己的價值。他們有很多事情要做,但公司人手不夠,所以每個人都身兼數職。」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員工們在依圖舒適的公共空間裏休息(圖片來源:Justin Bergman)

無論在哪個行業,加班都是中國職場的常態。據北京師範大學的一位研究員估計,中國在職員工平均每年工作2,000-2,200個小時——根據經合組織的統計,這一數字遠高於美國(每年1,790小時)、荷蘭(1,419小時)、德國(1,371小時),甚至日本(1,719小時)。

但並非所有中國人都樂在其中。今年夏天,一段視頻在網上廣為流傳:在視頻中,一個來自上海的業餘唱詩班演唱了一首名為《感覺身體被掏空》的歌曲,調侃「上班狗」的生存狀態——這是白領們用於自嘲的一句俚語。

「誰需要睡覺?多麼浪費時間啊!」他們唱道,「誰需要吃飯?PPT是維他命!」

事實上,中國的加班風氣已經成為了一種普遍擔憂,甚至引發了政府的關注。《中國日報》2012年發表社論稱,日本的「過勞死」如今已經成為中國的現實,勞動法並沒有充分保護勞動者權益。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依圖希望通過覆蓋植被的公共餐桌來營造溫馨的氛圍,讓員工把公司當成「遠離家的家」(圖片來源:Justin Bergman)

2014年針對中國人工作時間進行的一份研究顯示,中國的工作文化甚至會拖累整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北京師範大學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院長賴德勝在該報告的發佈會上表示,縮短工作時間不僅能提升效率,改善員工健康水平,還「有助於加快從『中國製造』向『中國創造』的經濟轉型。」

成本和速度的競爭

然而,中國的創業公司非但沒有遵循這項建議,反而要求員工延長加班時間——這一點在科技行業體現得尤為明顯。夜宵只是一個方面,有些公司甚至還在辦公室裏安裝了鋪位,以供員工白天打盹或晚上過夜之用,雲計算公司白山雲便是其中之一。很多創業公司都在效仿阿里巴巴這樣的科技巨頭——在一年一度的「雙11」購物節期間,那裏的員工甚至會在地上搭帳篷睡覺。華為同樣是他們學習的榜樣,該公司在發展初期營造了所謂的「牀墊文化」——工程師會在自己的辦公桌下面放一張很薄的牀墊,如果加班時間太晚,就會直接睡在公司。

儘管很多人擔心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但數額龐大的風險投資仍在大量湧入中國——據彭博社報道,2015年的總金額達到創紀錄的370億美元,較2014年翻了一番——這導致科技行業的競爭更加激烈,加班文化也愈演愈烈。

啟明創投曾經投資了中國智能手機製造商小米,該公司聯合創始人蓋瑞·雷斯切(Gary Rieschel)認為,中國的創業文化甚至比硅谷更加嚴苛。

杭州專為創業公司新建了一個辦公園區,易露營則是入駐這裏的眾多科技公司之一(圖片來源:Justin Bergman)

他表示,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原因之一在於很多中國科技創業公司的商業模式並非源自獨特的想法,而是從其他地方衍生而來的——要麼來自另外一家中國創業公司,要麼來自美國的創業公司。這導致他們只能在成本和速度兩方面展開競爭。「當你在低成本和速度上展開競爭時,那就只有一種文化能夠幫助你獲得成功,那就是全天候命、全年無休的工作文化。」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杭州專為創業公司新建了一個辦公園區,易露營則是入駐這裏的眾多科技公司之一(圖片來源:Justin Bergman)

上海風險投資公司戈壁創投合伙人徐晨表示,對科技公司的很多年輕員工來說,並沒有所謂的工作與生活之間的平衡:工作就是他們的生活。很多人遠赴他鄉,舉目無親,所以他們寧肯加班賺錢,或者在午餐休息時間與同事聊天交友。擁有一定資金的創業公司還可以提供高速Wi-Fi、視頻遊戲和免費餐飲等舒適的居家設施。

「他們可以短暫休息一下,玩玩遊戲,跟別人聊聊天。」徐晨說,「他們回到家也是做同樣的事情——玩遊戲、看視頻。」

「這不是工作,而是他們生活方式的一部分。他們不想回家,就想待在這裏。」

硅谷風格

依圖是一家專門從事計算機視覺開發的公司,他們擁有十分先進的技術,可以從圖像中實時識別出人臉和汽車。為了營造舒適的辦公空間,該公司可謂煞費苦心。依圖聯合創始人朱瓏曾在美國學習和工作了10年,他擁有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博士學位,還曾在麻省理工學院擔任博士後研究員。當他返回中國創業時,希望同時帶來一些美國的創業文化。

雖然工作時間很長,但他表示,這些工作都很有彈性——員工們可以長時間享用午餐和晚餐,而已經成家的員工還可以早點來到公司,這樣就能在晚上8點之前下班。休息室配有桌式足球和Xbox——無論男女員工都很喜歡這些設施——而到了周六,公司還會專門組織籃球比賽來放鬆休息。

辦公室裏的椅子都符合人體工學設計,而且配有靠枕,這都是朱瓏親自挑選的,單價高達3,000元人民幣(450美元)。他們的穿著都很休閒——T恤、短褲、網球鞋。該公司每周還會圍繞新興的計算機技術和理論舉行一次類似於TED的研討會。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在北京聯合創業空間科技寺裏工作的員工,他們的身影反射在玻璃門上(圖片來源:TomohiroOhsumi/Bloomberg/Getty Images)

去掉一日三餐的休息時間,依圖的員工每天通常要工作11小時,所以朱瓏希望創造一種刺激而迷人的辦公室文化。「這裏有年輕人,我認為他們更關注成長。他們想學點東西,而不只是完成任務。」他說。

信任問題?

住在辦公室裏也有一些明顯缺陷,例如工作效率。雷斯切表示,很多中國創業公司都希望能親眼看到員工,這便形成了「為了加班而加班」的風氣。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很多日本公司也曾經出現過相似的情況。「真的有必要日複一日地加班嗎?」他問道,「中國社會的信任度不高,所以如果別人看不到你,怎麼會知道你在幹什麼?」

疲勞也是一大問題。睡眠不足時的創業公司員工能保持最高效率嗎?對於創業公司最關鍵的創新能力,這又會產生何種影響?

24歲的在線露營服務提供商易露營創始人沈愛翔已經意識到這種風險。但他補充道,成功的科技創業公司必須實現恰當的平衡,因為他認為縮短工作時間並不可取。

自從兩年前成立以來,他的公司經歷了快速成長,今年夏天還獲得了第三輪總額2,000萬元人民幣(300萬美元)的融資。該公司如今已經擁有60名員工——年齡都不到30歲。多數人每天都會工作到晚上9點,每周工作6天,但沈愛翔表示,這並沒有對他們的表現產生負面影響。

「我其實並不鼓勵員工睡在辦公室裏,因為我認為良好的睡眠可以提高工作效率,尤其是在家裏睡覺。」他說。易露營的總部坐落於杭州新建的創業園區,距離阿里巴巴總部不遠,這裏擁有寬敞明亮的辦公室。但他也補充道,「中國的多數創業公司都不需要太多創造力。他們最需要的是執行力……更重要的是招聘更多員工來執行任務,創造力的問題交給管理層即可。」

與依圖創始人朱瓏一樣,沈愛翔也認為,想要激勵接受過高等教育且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中國90後,必須要通過其他手段——包括更多的公司股權(即便是最低級別的員工也擁有股權)以及得到他們認同的企業文化。

他解釋道,如今的中國年輕人不像上一輩那樣喜歡加入大公司,雖然大公司的工作更穩定,但個人施加的影響卻很小。他們更喜歡為創業公司效力,從頭開發一些新東西。

而為了達到這一目標,每周六七十個小時的長時間工作或許是他們做出的最大妥協。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