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老闆的辦公室媲美天堂?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沒有老闆的公司會創造出「克隆」員工嗎?(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前幾天有人打電話過來,要跟我們的老闆談談。當我告訴他我們沒有老闆,他可以跟任何一個人溝通時,對方完全不理解是怎麼回事。」倫敦出版商Zed Books的組稿編輯肯·巴羅(Ken Barlow)說。在Zed Books,所有員工的地位和身份都完全一樣。

Zed專門出版學術和左派書籍,該公司的組織結構也充分反映了左派思維。儘管會有人主動負責特定領域,但實際上卻沒有人負責最終拍板。

誰是負責人?

對於一些不堪重負的職場人士而言,完全沒有老闆的環境似乎像天堂一樣美好,但實際上,這種模式也存在弊端。在Zed,所有的決策都由團隊的全部12名成員共同制定。巴羅表示,這會催生「史詩會議」,但「只要我們定好日程和目標,並且嚴格執行,便會非常高效。」當然,這也意味著在最終結果出來前,他們會有很多搖擺。

雖然扁平化的組織結構已經漸漸形成趨勢——通過減少中層管理人員來減少匯報層級——但像Zed這樣完全沒有負責人的公司卻鳳毛麟角。

巴羅不認為這種模式會降低效率。「我不必逐級匯報,其他組織都會因此而延長決策時間。」他說。

在之前的工作中,等級制度的存在使得他無法如此公開地證明自己的能力和判斷。「即使我預料到可能會出現問題,也只能按照老闆的意願行事,無法做自己認為正確的事情。」他說。

麻省理工學院領導力中心主任德博拉·安科納(Deborah Ancona)表示,這是全球化趨勢的一部分。她說,很多公司「都在努力擺脫官僚主義,增強靈活性,」同時減少等級制度的層次。除了為團隊賦予更大的決策權,職位描述也可以更加寬泛。

那麼,這樣的制度是否適用於規模更大的企業呢?

美國老牌製造企業戈爾(Gore)最著名的舉措或許就是開發了戈爾特斯(GoreTex)面料。雖然該公司仍然設有首席執行官一職,但他們的組織結構卻比很多類似規模的公司更加扁平。該公司約1萬名員工都被稱作「伙伴」(associate),以事業部形式運營,領導者的數量很少——他們將領導者稱作「格子」(lattice)。員工的名片上甚至沒有列出頭銜,所有人都被描述為「伙伴」。

戈爾營銷和溝通伙伴亨利·布萊恩(Henri Bryan)表示,如果說這種組織結構在任何時候都是完美的,「那肯定是在說謊」,但她的確在戈爾的扁平結構中提升了自我。

「我很享受東奔西走的感覺,也很享受我的工作。我們團隊的很多人都跟我相似。我認為(戈爾)這種類型的組織是我享受工作的重要原因。」布萊恩說,「如果需要改變,你的確會感覺自己能夠貢獻一份力量。」

布萊恩表示,這種組織結構打破了上司和下屬之間的傳統界限。她認為,在戈爾工作的一個特點是:「如果你不幹好自己該乾的事情,你的團隊就會埋怨你扯了他們的後腿」

優勢

這種平等模式的成本也更低。減少管理者就意味著高薪名額或公務用車的數量減少。但在整個組織內採取薪酬平等的模式究竟能否提升生產力,目前還存在爭議。有研究認為,這的確會帶來一些正面影響。

印度德里的數字營銷公司Niswey早在2014年就針對其12名全職員工和75名兼職員工設立了扁平的組織結構。該公司聯合創始人阿比納夫·薩海(Abhinav Sahai)表示,這都是為了提升效率。「管理者當時逐漸成為了發展障礙,我們不希望營造一種不好的文化:讓招進來的員工只是看著別人工作。我們發現效率正在慢慢降低。」

Nisewey對員工展開了全面調查,最終制定了薩海認可的變革模式。

他表示,自從調整組織結構以來,該公司再也不必使用獵頭,因為他們「每天都能收到5份求職申請」。「在多數情況下,他們都能增加自己被聘用的概率,因為他們已經證明了自己是合適的人選。」

麻省理工學院的安科納說,寬鬆的組織結構有很多好處,其中之一便是可以通過充分利用員工的群體智慧來刺激創新,而不再單純依靠最高管理者的才能。「最高管理者仍然很重要,但這些公司都希望在各個層面營造創業型領導力。」

缺陷

不過,扁平組織結構模式顯然不適用於所有企業。有很多公司曾經採取過這種模式,但後來又放棄了。科技公司GitHub便是其中之一,該公司在嘗試了2年的扁平結構後,於2014年重新設立了中層管理人員。

「隨著公司的發展,很難保持完全扁平的結構。」該公司發言人尼克爾·努姆裏奇(Nicole Numrich)對BBC Capital說,「我們發現要為用戶提供更好的支持,並幫助員工實現更好的發展,就需要在管理模式中增加一些結構。通過這種方式,GitHub的團隊變得更加強大,效率也更高了。」

倫敦商學院的蘭達爾·彼得森(Randall Peterson)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沒有等級制度,如何處理包括衝突在內的各種問題?彼得森表示,你可以假裝自己沒有等級制度,但「如果我們沒有共同的價值觀,那麼解決地位慾望的唯一方法就是通過政治,這就演變成最糟糕的情況。」

澳大利亞墨爾本大學的彼得·嘉恩(Peter Gahan)表示,此外還有其他一些弊端。「扁平結構在適應能力上有明顯的好處,但人們可能會迷失方向,降低工作的責任心。」嘉恩說,「有的人或許認為,鬆散的組織結構在日常運營中更加難以管理。如果你採用了扁平結構,那往往就沒有明確的道路幫助你發展並建立自己的優勢。」

倫敦商學院的彼得森警告稱,所有人最終都成了彼此的「克隆」,這同樣對企業有害。「過於同質化的組織也會帶來危害,因為所有人的想法和行動都一樣,甚至連長相都很相似。」他警告道,「你必須主動尋求差異性,避免這種情況出現。」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