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些國家,紙幣正在瀕臨消失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一疊疊的紙幣在熔爐中銷毀(圖片來源: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我的父親曾經是一名華爾街交易員,每當經濟陷入困境時,他總是建議我「現金為王」、「堅持持有」。

但在荷蘭,現金顯然沒有獲得這樣的優待。在很多地方,它甚至已經失去了法定貨幣的地位。從高檔健康食品商店Marqt到我們當地的麵包房,越來越多的荷蘭商店只接受借記卡。有些零售商甚至認為,沒有現金的社會「更乾淨」、「更安全」。

我決定把借記卡收好,看看一疊現金究竟能起多大作用。事實證明,作用確實不大。房租和電話費等大額交易完全無法使用現金支付。

Image caption 在線交易和免觸支付的崛起使得很多國家的現金支付交易大幅減少(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很多人向我投來了困惑的表情,還有的則給我施加各種阻力。「我已經記不得上一次收到現金付款是在什麼時候了。」馬里勒·格倫特傑斯(Marielle Groentjes)說,她是我的公寓管理公司Hoen Property Management BV的一位管理員,已經在那裏工作了10年,「我不喜歡在辦公室裏使用現金,我們沒有保險櫃,把現金存入銀行還要支付費用。」

就是這個不起眼的小事給我帶來了無盡的麻煩。不僅不能在Marqt購買有機食品,在超市結賬時也只能在現金櫃台慢慢排隊等待,而旁邊的借記卡櫃台卻可以很快結賬,趕回家去吃晚餐。當我想在荷蘭連鎖麵包房Vlaams Broodhuys購買一個金槍魚三明治時,對方同樣拒收現金。在市內的很多地方,我甚至無法使用歐元支付停車費。

「現金是恐龍,但它仍會存在下去。」荷蘭央行(De Nederlandsche Bank)高級政策顧問米歇爾·範·多沃倫(Michiel van Doeveren)說。他也指出,物流問題導致現金處理成本高昂(必須輔以運輸、安保、記賬和註冊等流程),而電子支付則簡單易用。「電子競技的發展至關重要,我們希望營造更有效率的支付方式。」

如何賺錢

2015年,荷蘭商店和超市的電子支付總額首次小幅超過現金支付:借記卡佔比50%,現金佔比49.5%,剩餘0.5%為信用卡。由荷蘭銀行和零售商組成的聯盟正在推進一項運動,希望到2018年將電子支付的比例增加到60%,現金支付比例則壓縮到40%。他們表示,非現金支付方式成本更低,安全性更高,而且更加便利。

與荷蘭和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其他鄰國一樣,瑞典也是無現金交易領域的先行者之一。但並非所有人都歡迎這種方式。

「這帶來了很大的問題。對小企業而言,把現金存入銀行需要花很多錢。」小企業協會TOMER董事長圭多·卡林西(Guido Carinci)說。他認為這種狀況「很可怕」。為了將現金存入自己的銀行賬戶,他每月都要向一家公司支付300瑞典克朗(約35美元)。

這一切都要歸結到利潤率上。瑞典的銀行表示,當零售商使用銀行卡付款時,他們可以收取不菲的交易費,每年為銀行創造數百萬瑞典克朗的利潤,而現金交易則無法帶來任何營收。正因如此,銀行才不願意接收現金。

由於處理現金的成本高昂,而且存在安全隱患,所以很多瑞典商店也已經拒收現金。例如,在整個瑞典擁有86家門店的電信巨頭Telia Company從2013年開始就已經拒收現金。該國公交車多年以前也已經拒收現金,甚至連無家可歸的報刊商販都開始接受銀行卡和移動支付。

保險業協會Säkerhetsbranschen主管博喬恩·埃里克森(Björn Eriksson)表示,問題已經變得十分糟糕,以至於很多瑞典居民都不知該如何處理銀行不願接收的大量現金,有的人甚至把錢「藏在微波爐裏」。

Image caption 肯尼亞內羅畢一家M-Pesa商店的員工,那裏如今已經有數以百萬的交易使用手機支付(圖片來源:Trevor Snapp/Bloomberg/Getty Images)

文化聯繫

然而,無論是在歐洲內部,還是世界其他地方,人們的態度都存在很大差異。有些文化仍然不願放棄現金。例如,德國央行最近的一項調查顯示,該國消費者認為,使用現金可以幫助他們更好地控制花費。在這個歐洲的超級經濟大國裏,有超過75%的支付交易仍然以現金形式完成。而在意大利,現金文化更是根深蒂固,現金支付佔比甚至達到83%。

雖然美國人同樣熱衷於紙幣——該國直到去年才開始普及芯片信用卡,比很多歐洲國家晚了整整10年——但在大西洋沿岸,非現金交易卻開始慢慢扎根。今年1月,連鎖餐廳Sweetgreen的48家門店中,已經有多家拒收現金,其中就包括華爾街的一家門店。

「我很意外。」紐約居民普西芬尼·澤爾(Persephone Zill)說,「我認為這是因為他們看到華爾街的年輕人都在使用智能手機上的Apple Pay等服務購買東西。我知道我的女兒就使用Venmo應用購買各種東西。這真的讓我感覺自己老了,過時了。」

移動技術的進步令歐洲的一些銀行直接跳過了現金支付時代。例如,在肯尼亞和坦桑尼亞,無現金手機銀行系統M-Pesa使得數以百萬的人都可以通過手機上的資金賬戶支付帳單、獲取工資、購買家畜,甚至在當地市場上完成小額交易。

消滅現金

就我個人而言,我很討厭各類企業不斷將現金使用成本轉嫁給像我這樣的消費者。

不過,我還是會到當地的銀行網點索要一些硬幣包裝桶。

我使用的那家銀行每年可以免費存入6筆現金,之後每筆都要收取6歐元(5.38美元)的費用。當我的女兒把自己的存錢罐打開,然後費力地數出5歐元的硬幣時,我意識到,把那點錢存入銀行後,她的儲蓄將會完全消失。

「您要什麼?」營業員瞪大了眼睛問道。我試著向她解釋,這是我小時候用來規整硬幣的紙筒。

但她仍然沒聽明白。在我的詢問下,她告訴我,她今年只有25歲。這也讓我得出一個結論:等到新一代在未來幾十年真正主導社會時,現金問題或許可以自行解決。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