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工作狂?回答幾個問題就知道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Alamy)

所有人都喜歡努力工作的員工。

事實上,多工作、多賺錢已經被很多人視作現代社會成功的標誌。能被貼上工作狂的標籤更是被許多人視為一種榮譽。

但對某些人來說,著迷於工作卻需要付出很多代價。健康、人際關係甚至工作質量都會受到影響——代價不可謂不高。

無論如何,強烈的工作慾望多年來已經導致很多人向治療師和自助團體尋求幫助。這甚至會引發過勞死。日本政府本月早些時候發佈的一項研究顯示,五分之一的日本職場人士面臨過勞死的風險。

過勞死不只是日本的問題。工作狂互戒會(Workaholics Anonymous)效仿嗜酒者互戒會(Alcoholics Anonymous)的做法制定了12步法則,他們於今年6月在英國舉行了首屆國際大會,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與會者出席。

關於工作狂的成因,目前還沒有太多的相關研究。但這種現狀正在改變——最近幾年,這種現象開始獲得更多關注,人們也不再僅僅把它當成一個流行詞來看待。

Image caption 「工作狂」並不是一種正式的疾病——但它絕不僅僅是一個流行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美國精神病學協會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是診斷精神疾病的黃金法則,但工作狂卻並未被其認可為一種疾病。

然而,儘管沒有精確的定義,但工作狂對人們產生的影響卻有可能與健康、職業和心理問題存在關聯,而研究人員也在關注此事。喬治亞大學最近開展的元分析——對現有的工作狂研究文獻展開定量總結——顯示,與工作態度和工作方法更為健康的同事相比,工作狂的效率反而更低。

挪威卑爾根大學今年5月發佈的一項大型研究將工作狂傾向與其他精神病問題關聯起來,包括強迫症、焦慮症和抑鬱症。

工作成癮

如果努力工作對你產生了負面影響該怎麼辦?哪些跡象能讓人們確認自己「工作成癮」?北卡羅來納州精神治療師布萊恩·羅賓遜(Bryan Robinson)表示,工作狂是一種強烈的衝動——它令人們難以擺脫工作的意願和想法。羅賓遜曾經對工作成癮的影響展開過早期研究,還寫了一本名為《拴在辦公桌上》(Chained to the Desk)的工作狂指導手冊。

「工作狂不是根據工作時間來定義的,而是要考慮我們內心的想法。」他說。

「工作狂在滑雪時想著回去工作。而健康的人則是在工作時想著去滑雪。」

羅賓遜的客戶裏就有一些人因為長時間加班而離婚、失業或者遭遇健康問題。他回憶道,有一位客戶曾經騙自己的丈夫說她在健身房,但她實際上卻是在工作,之後再換上運動裝,用水浸透全身,讓自己看上去像是滿身是汗。

Image caption 工作衝動強的人未必能比懷有健康態度的人績效更高(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你身邊是否也有類似的人?

但喬治亞大學的元分析顯示,與其他同事相比,工作狂的業績未必最好,在辦公室裏的活躍度也未必很高。

作為這項研究的負責人,喬治亞大學工業和組織心理學教授瑪麗莎·克拉克(Malissa A Clark)表示,工作狂的職場壓力更大,工作滿意度和生活滿意度更低,也更易疲憊。

危險信號

卑爾根工作成癮量表(Bergen Work Addiction Scale)使用7項基本標凖來判斷工作成癮的程度,每個標凖有以下5個選項:(1)從不,(2)很少,(3)有時,(4)經常,(5)總是。如果在7項標凖中至少有4項選擇「經常」或「總是」,你可能就是工作狂。

  • 你心想如何才能多騰出一些時間來工作。
  • 你的實際工作時間遠超最初的計劃。
  • 你為了降低負罪感、焦慮感、無助感和抑鬱感而工作。
  • 別人曾經建議你減少工作時間,但你卻置之不理。
  • 如果無法工作,你會感到緊張。你因為工作而放棄業餘愛好、休閒活動和體育鍛煉。
  • 你工作量太大,甚至連身體健康都受到了負面影響。
Image caption 由於你無法立刻戒掉工作,所以必須制定一項計劃,控制好自己與工作之間的關係(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這些人的工作與生活之間的衝突更大,身體和心理健康度更低,包括婚姻在內的家庭關係也受到了不利影響。

她補充道,儘管工作狂經常與上進心、競爭欲、有野心和高效率聯繫在一起,但實際上,「積極影響並不多。」

評估與求助

如果你認為自己可能有問題,可以通過一些方法進行自我評估。

挪威研究人員製作的卑爾根工作成癮量表可以幫助你對自己工作時的行為、感受和態度進行衡量。工作狂互戒會也會提供一份在線問卷,可以幫助你判斷自己是否需要尋求幫助。

專家表示,第一步是承認自己有問題。

羅賓遜自稱是一個處在恢復期的工作狂,他的治療手段包括正念、心理治療、改變行為和揭露根本問題。「這種情況存在一些根本原因。有的時候是自尊,有的時候是一種調節焦慮的方法。」他說。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61歲的鮑勃承認他存在這方面的問題。妻子告訴他,她已經受夠了現在的生活:她經常半夜醒來發現丈夫不在身邊,而是在辦公室裏加班。鮑勃是工作狂互戒會的外聯主任,這是一項志願工作。為了避免別人暴露身份,他拒絕在這篇報道中使用自己的全名

「讓工作狂上癮的『藥物』就是腎上腺素。」他說,「緊張、壓力、危機、最後期限,這都會使人興奮,讓人分泌腎上腺素,從而拼命地工作。」

鮑勃5歲時就開始工作了——幫助哥哥送報紙、回收易拉罐和玻璃瓶、修剪草坪、鏟除積雪。他後來成了一名成功的商人,但健康狀況卻每況愈下。他表示,如果不向專業人士求助,他的家庭生活就會遭到破壞。他的妻子已經受夠了這種生活。

「正是因為她受夠了這樣的生活,我才下定決心參加這個項目。」鮑勃說。

但跟吃飯一樣,工作不可能一下子就完全放棄。既然如此,又該如何控制不停工作的衝動呢?「應該制定一份計劃,然後按照計劃行事,而不是隨時強迫自己處理所有事情。」鮑勃說。這意味著要安排好工作時間,每次只能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情。如果有其他事情突然出現,不能手忙腳亂地同時處理所有事情,而應該查看計劃,並重新確定優先順序。

其他的治療方案還包括尋找精通這一領域的治療師。或者,也可以參加門診研討會和門診項目。而現在還出現了一些住院治療項目,例如美國俄亥俄州的The Bridge To Recovery就計劃為工作狂提供幫助,同時輔以強迫症、焦慮症和抑鬱症等方面的其他治療。

但克拉克表示,目前的治療方案之所以匱乏,主要原因是缺乏相關研究。「關於工作狂起因的研究本身就不多,而關於工作狂與臨牀症狀相互關係的研究更是幾乎沒有。」挪威的研究算是其中之一。

她表示,現在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這樣才能讓這個問題變得更加主流,而不再是小眾的流行詞。這的確會對人們的生活和幸福構成明確的負面影響。」

訪問 BBC Capital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