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著作《我的奮鬥》:世界上最危險的書?

希特勒著作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我的奮鬥》版權到期,從理論上講,任何人都可以在德國再版這本書。(圖片來源:卡爾•德•索薩/蓋蒂圖片社)

「他們想用它來取代《聖經》」。在巴伐利亞州立圖書館的一間安靜的閱覽室裏,珍本專家斯蒂芬•凱爾納 (Stephan Kellner) 低聲講述納粹黨人如何將一本雜亂無章、冗長難懂的書(半回憶錄、半政治宣傳)變成第三帝國的核心意識形態。

《我的奮鬥》版權到期,這意味著,從理論上講,任何人都可以在德國再版這本書。BBC廣播 4 台的一個節目探討對於這本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書籍之一,德國政府怎麼處理。

2015 年首次播出的「出版還是焚毀」(Publish or Burn) 節目的製作人稱,它仍是一本危險的書。約翰•墨菲 (John Murphy) 說:「在歷史上希特勒是一個被低估的人;人們也低估了這本書。」1936 年,墨菲的祖父首次將這本書完整地翻譯成英語版本。

墨菲說:「我們有必要嚴肅對待它,因為版權自由後,人們可能誤讀這本書。儘管希特勒是在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寫了這本書,但書中的很多內容都已實施,如果人們當時能夠更多地關注它,可能就會意識到其中的威脅。」

1923 年慕尼黑「啤酒館」(Beer Hall) 暴動失敗後,希特勒因叛國罪入獄,在獄中他開始編寫《我的奮鬥》,闡述他的種族主義、反猶太觀點。十年後他重新掌權,該書成為納粹主要宣傳物,出版了 1200 萬冊;每對夫婦新婚後,都會收到國家發給的這本書,而該書的金箔版被擺放在高級官員家中的顯眼位置。

二戰結束時,美軍佔領了納粹的埃那出版社 (Eher Verlag),巴伐利亞州政府繼承了《我的奮鬥》的版權。該政府保證了這本書只有在特別情況下才可以在德國翻印,但 2015 年 12 月該書版權到期,對於如何遏制這本書被任何人隨意出版,引發了激烈的爭論。

墨菲說:「巴伐利亞政府利用版權控制《我的奮鬥》再版…那麼版權到期後,接下來會發生什麼?這仍是一本危險的書,新納粹分子已有所活動,而且沒有相關時代背景,人們可能會誤讀這本書。」

註解版

是否有人想要出版這本書呢?《紐約客》(New Yorker) 雜誌稱:「整本書都是些言過其實、難於理解的句子、歷史細節以及雜亂無章的意識形態,新納粹分子和嚴肅的歷史學家都傾向於避而遠之。」

但這本書在印度廣受有印度教民族主義傾向之政客的歡迎。曼徹斯特大學當代宗教與衝突方面的講師阿特瑞伊•森 (Atrayee Sen) 在接受廣播 4 台的採訪時說:「如果去除反猶太主義的因素,這是一本非常勵志的書,講述的是一個小人物深陷獄中,夢想著征服世界,並且將夢想付諸於行動。」

時代背景已不復存在,是那些反對再版的人擔心的問題之一。在「出版還是焚毀」節目中,巴伐利亞州教育文化部發言人路德維希•昂格爾 (Ludwig Unger) 說:「這本書造成的後果曾是數百萬人被殺害、數百萬人遭受虐待、世界各地被戰爭波及。我們應牢記這一點,在閱讀某些段落時,標注恰當的批判性歷史評論。」

《我的奮鬥》版權到期後,慕尼黑當代歷史研究所推出了新版本,新版中不僅包括原著內容,還增加了對遺漏之處和歪曲事實部分的評論註解。到目前為止,已收到 15,000 份訂單,已印刷 4000 冊。該研究所所長安德里亞斯•維爾盛 (Andreas Wirsching) 說:「新版本揭露了希特勒那些充滿粉飾的虛假言論和徹頭徹尾的謊言。」一些納粹主義受害者反對這種做法,大屠殺倖存者也提出批評,隨後巴伐利亞州政府取消了對該研究所的支持。

但限制出版可能不是最好的辦法。《紐約時報》的一篇專欄版文章寫道:「要防止年輕一代滋生納粹萌芽,最好是讓他們公開面對希特勒的言論,而不是讓希特勒的言論在非法的陰暗環境中滋生。」

該評述版書的聯合編輯克里斯蒂安•哈特曼 (Christian Hartmann) 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說:「這本書不只是史料來源,而且是一種象徵。我們想一次性徹底毀滅這種象徵。」

墨菲認為,想在全球範圍內禁止這本書是不可能的。「巴伐利亞州政府的表態很關鍵,這比能否真正限制該書更加重要。儘管在現代社會,政府無法阻止人們接觸到這本書,但他們必須表明立場。

「出版還是焚毀」節目稱,該州計劃利用法律來起訴煽動種族仇恨的人。路德維希•昂格爾說:「在我們看來,希特勒的意識形態具有煽動性。假如這本書落入不法之徒手中,會十分危險。」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