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公墓:像公園一樣的墳墓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Getty)

墓地一詞來源於古希臘文,意為睡覺的地方。因此在城市公墓中的墓碑上發現諸如「在睡夢中離開人世」「願逝者安息」等銘文與這一含義完全相呼應。在墓地裏,遺體排列成行,上面覆蓋石碑或大理石碑,就好像在一個個神秘的宿舍中安歇。

另外,除了那些類似恐怖片故事裏的墓地,例如喬治·A·羅梅羅(George A Romero)的《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公墓的風格大有不同,例如位於威尼斯島上的聖米歇爾(San Michele)公墓,或者坐落在曼哈頓皇后區的加略山公墓(Calvary Cemetery),加略山公墓有許多意大利黑手黨的墓碑,鳥瞰曼哈頓,這些墓地是人們的真正得以安息的地方,給人們無限遐想,彷彿將人們從鱗次櫛比的高樓和喧鬧的街道中帶到了另一個世界。

工藝精湛的景觀設計師,建築師,雕刻師,銘文篆刻家和園藝師將城市墓園妝點出動人心魄的美麗。這裏也常常是野生動物的樂園,有關品味和設計的歷史文獻的靈感來源,也啟發著很多社會習俗和宗教理念的精彩篇章。但是公墓的起源說起來令人毛骨悚然。直到19世紀,城市人經常被葬在教堂墓園裏面。隨著歐洲工業城市人口不斷激增,很多屍體被硬塞到已經擁擠不堪的墓地裏。這種狀況致使水源遭到污染,導致致命的霍亂流行病橫行。

拿破崙·波拿巴是最早採取措施對屍體泛濫這個公害況進行處理的西方領導人之一。在18世紀的巴黎,人們將屍體埋在地下的墓穴中,使得這一問題得到了暫時的解決。由於這一問題將威脅到墓穴之上城市的穩固性,人們需要找到新的解決方案。拿破崙下令設計帶有景觀的人民公墓。第一個這樣的公墓在1804年拿破崙稱帝之後設立,這是就位於巴黎第20區的拉雪茲公墓(Père Lachaise)。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秋天景色的拉雪茲公墓就像公園一樣。(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拉雪茲公墓漸漸成為受歡迎的墓葬區,尤其是在約瑟芬皇后(Empress Josephine)下令將12世紀一對命運多舛的情侶哲學家阿貝拉與學生愛洛漪絲(Abelard and Heloise)重新安葬在此處之後,更是如此。今天,這座公墓有69,000個墓碑,形狀類似一座城市的微縮景觀。埋在這裏的人如此之多,數目可能高達100萬,以至於每個墳墓只有30年的租約,到期後如果不續約,遺體就會被挖出轉移至其他地方。

如今遊客蜂擁而至,來此瞻仰名人的墳墓,例如:莫里哀(Molière),肖邦(Chopin),雨果(Victor Hugo),科萊特(Colette),馬塞爾普魯斯特(Marcel Proust),伊迪絲琵雅芙(Edith Piaf),伊莎多拉·鄧肯(Isadora Duncan),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格特魯德·斯坦(Gertrude Stein),以及大門樂隊(The Doors)主唱吉姆·莫裏森(Jim Morrison)的墳墓都可以在這裏找到。

殯葬崇拜

受到拉雪茲公墓的啟發,在英吉利海峽兩岸,眾多類似的墓園開始出現。倫敦的周邊就被七個宏大的墓園包圍,最早一個是1832年開放的Kensal Rise公墓. 最令人聞風喪膽的則是1839年由倫敦墓地公司創始人,身為建築師和企業家的史蒂芬.迪爾瑞(Stephen Geary)規劃的 Highgate 公墓,這裏常常鬧鬼,令人毛骨悚然。在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殯葬可以催生大量的商機。當時盛行的一股風潮就是打造異域風情的豪華墓地。威斯敏斯特宮(Palace of Westminster)聯合設計師奧古斯都·威爾比·普金(Augustus Welby Pugin)當時說服了很多人,哥特風格才是最適合基督教國家的風格。儘管被普金在內的很多批評家嘲笑,Highgate 公墓仍存有大量的類埃及大道和黎巴嫩風格的過於異教徒風的墓碑。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粉絲在巴黎拉雪茲公墓緬懷大門樂隊主唱吉姆·莫裏森。(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不像倫敦公墓墓地,這些並沒有嚴格的教派之分。那些持不同政見者——不在英格蘭教堂禮拜的宗教人士——也可以埋葬在這裏。在 Highgate 公墓,你可以找到卡爾·馬克思(Karl Marx)公墓,上有這個大鬍子哲學家和社會主義革命家的巨大頭像石雕。這尊雕像由雕塑家勞倫斯·布拉德肖(Lawrence Bradshaw)受英國共產黨(Communist Party of Great Britain)委托而創造,於1956年揭幕,同一年蘇聯入侵匈牙利,殘酷鎮壓當地起義。

歐洲最大的墓園,倫敦城市一級公墓於1854年開始啟用,面積從倫敦東區外(East End)至埃平森林(Epping Forest)。這塊地大都屬於第二任惠靈頓公爵,這也提示了人們拿破崙作為公墓的發起者的角色以及他在滑鐵盧之役的慘敗。

在這裏,風格各異的陵墓一頭兒通往森林,另一頭兒向著電線塔:充分顯示了這片土地上生命與死亡並存。在1860年的聯盟效益法案下和德國空襲中,大量被遺忘的倫敦城市教堂,尤其是位於 All Hallows Bread 街,St Martin Outwich 和 St Alphage 倫敦牆遺址的教堂建築被摧毀,使得很多倫敦人的遺體被轉移至了這個公墓。

浪漫的風景

倫敦曾計劃建造更大的墓地,其中包括一個由設計師托馬斯·威爾森設計的大型金字塔形建築,這個建築計劃籠罩城市的最高點櫻草山(Primrose Hill),有94層之高,計劃存放500萬倫敦人的骨灰,乘坐蒸汽動力升降機才能到達頂端。這個計劃從沒實現。但是在位於薩里的布魯克蘭地區(Brooklands, Surrey),另一個大型的墓園建成了,距倫敦西部有23英里,從滑鐵盧車站坐火車可以抵達。通勤者坐火車前往滑鐵盧站,車廂擁擠不堪好像被堆放的棺材板,人們好像活死人一般,而事實上直到1941年,一直是兩條車道同時運營,根據等級一條運送棺木,另外一條運送默哀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攝人心魄之美:伊拉克的和平之穀公墓(Wadi us-Salaam)自開始使用到現在已有1400年歷史。(Getty)

世界上最大的墓地既不古老也遠離歐洲。位於伊拉克納傑夫城(Najaf)的和平之穀(Wadi us-Salaam)是一片巨大的活死人城,其歷史可以追溯到1,400年前。這片墓地佔地長達10公里,夏季溫度可以上升到50度左右,酷熱難耐。墳墓的主人在近年來時有自相殘殺的爭斗,而相互仇恨的遜尼派和什葉派穆斯林的隨著死亡而共同葬在這片土地。

從印度加爾各答的酷熱中逃離,一個去處恐怕是當地的南園街公墓(South Park Cemetery)。這座公墓建於1767年,葬著前東印度公司的職員。這裏有鬱鬱蔥蔥的熱帶植物,咕咕叫的烏鴉,這裏有新哥特式和印度撒拉遜(Indo-Saracenic),圓頂,圓頂形的拱門,方尖碑和金字塔。與教師,測量師和建築師葬在一起的還有加爾各答植物園的創始人——羅伯特基德上校(Colonel Robert Kyd),以及查爾斯少將「印度人」斯圖爾特(Major-General Charles 『Hindoo』 Stuart)的最後安息之地,這位英裔愛爾蘭官員以其對印度教文化的熱愛而出名。這個精緻的第十八世紀的墓地獨立建造,晚於其他由英國和法國議會制定的墓地幾十年。

城市公墓的設計藝術曾在十八,十九世紀得到大力發展,但是從那時到現在這種藝術也未完全銷聲匿跡。斯德哥爾摩的森林墓地(The Woodland Cemetery)(建於1915-40)是由瑞典建築師阿斯普朗德(Erik Gunnar Asplund)和勞倫茲(Sigurd Lewerentz)設計完成,特雷維索附近的維加墓地(Brionvega Cemetery near Treviso),出自卡洛·斯卡帕(Carlo Scarpa)之手,這座精緻的公墓是這位威尼斯建築師生前最後的作品,他死後也葬在了這裏。位於布達佩斯的第59號電車終點站的克拉佩西(Kerepesi Cemetery)公墓。建於1847年,克拉佩西公墓出自伊馬爾·馬克維茲 (ImreMakovecz)之手,精工雕琢,並具有高度象徵意義,在思想的高度上回應了我們如何以及在哪裏安葬逝者這樣的問題,引人無限遐想。

在這裏,我們可以研究令人驚喜的建築,陶醉在浪漫的景觀中,共享有豐富動植物的開放空間,因為墓地是避難所,是人們緬懷逝者的地方,或者乾脆躺在形形色色的墓碑之間,打個盹休憩片刻。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