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與美的結合:疊羅漢的神秘力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剛過去的夏天,在西班牙巴塞羅那大街上拍攝的一張驚心動魄的照片中,一群靈活的雜技演員在空中將身體疊放成抗拒地心引力的金字塔結構。不僅如此,這張照片還讓我們聯想到偉大藝術作品鼓舞人心的力量——即便是二維平面藝術作品,也能讓我們的靈魂一飛衝天。

每年,在巴塞羅那恩典區(Gràcia)這個多姿多彩的節日,大街小巷都籠罩著節日氛圍,照片中數十個巴塞羅那人用軀幹和四肢疊在一起,搭起一座生命之塔,最上面的一個人雙臂高舉,似乎在向下面的圍觀者獻祭。照片充滿著昂揚的能量。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巴塞羅那省佩內德斯自由鎮(Vilafranca del Penedes)聖菲利克斯日(Saint Felix day)的疊羅漢照片(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儘管照片僅僅在幾天前拍攝,但卻獲得巨大的成功,這全依靠其視覺策略,這種策略在藝術史上佔據統治地位已達數百年之久。早期繪畫大師利用這種光學技巧讓欣賞其作品的人精神振奮。無論您首先想到的是皮耶羅·德拉·弗朗切斯卡(Piero della Francesca)的《復活》(Resurrection)(約 1460 年)還是拉斐爾的《草地上的聖母》(Madonna of the Meadow)(1505 年),抑或萊昂納多·達芬奇的《聖母子與聖安妮》(The Virgin and Child with Saint Anne)(1503 年)或者歐仁·德拉克洛瓦(Eugene Delacroix)的《自由引導人民》(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1830 年),藝術家將畫作中的人物雕鑿成三角形結構都會吸引觀者將目光不斷上移。

一旦意識到這一點,您就會發現,金字塔形結構在圖像製作史上無處不在,它還被稱為藝術家們很快就學會顛覆的老套期待。在席裏柯(Gericault)劫數難逃的美杜莎之筏(Raft of the Medusa)中,在可憐的乘客孤注一擲中就能看到它。在弗朗西斯·培根大喊大叫的教宗緊握的雙拳和咆哮的雙唇之間也能看到它。在這種結構更悲慘的版本中,如保羅·塞尚的《頭骨金字塔》(Pyramid of Skulls)(約 1901 年),由於我們的目光無法超越這種結構,因而強化了畫面的驚悚主題。在這些畫面中,金字塔結構成為一種潛伏的陷阱,讓我們深陷其中,找不到出路。

Image copyright Wikipedia
Image caption 哈拉爾德·英格曼(Harald Engman)的《疊羅漢》(Human Pyramid)(1941 年)是藝術史上最為複雜的金字塔形結構之一(圖片來源:Wikipedia)

在巴塞羅那大街上,表演者用軀幹壘起的金字塔形結構。在藝術史上最為複雜的金字塔形結構中,恐怕最能與上述照片媲美的作品是 20 世紀丹麥藝術家哈拉爾德·英格曼(Harald Engman)相對鮮為人知的畫作:《疊羅漢》(Human Pyramid)(1941 年)人類對幽閉恐怖症的迷戀來自遍地的骷髏和碎骨,英格曼畫作中的金字塔形結構設想的是從底部的史前時代直到頂部現代人類的一次殘酷篩選,被一個小男孩用一記彈弓終結。作品複雜地交織著對納粹德國佔領丹麥的歷史評論,也與永恆、普世的啟示產生共鳴:無論我們到達什麼高度,我們都要感謝那些曾經到達的先驅。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