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迷戀屁股的時代?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 Reuters)

我們正處在一個迷戀屁股的時代。在18世紀的理性年代,讓人們著迷的是思想意識,而今天的世界則更具肉感,更加搖擺。臀部在現代文化意識中已經成為一個突出的概念,其影響力早已超出互聯網的範圍。人們譜寫了歌曲恭維臀部,就好像臀部是我們一直想要取悅的神。這一題材下已經出現了眾多歌曲:從「My Humps」到「Anaconda」,從「Baby Got Back」到「Bootylicious」,它的歌詞裏有對小臀人士的嘲諷「你別嫉妒我身材好」。人們如此看中臀部,許多人只是由於自己的臀部天然尺寸不夠大,就去做外科手術來豐臀(美國整形外科學會將2015年戲稱為「整臀手術年」)。現在,表現屁股的藝術作品更是獲得了重要藝術獎項的提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英國泰特美術館正在展出安西婭·哈密爾頓(Anthea Hamilton)的雕塑作品《大門計劃》,該作品以紐約的一個入口的設計為基礎(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最近一張照片再一次展現了我們所處時代所癡迷的東西:畫面中,一位年輕姑娘站在倫敦泰特美術館畫廊內,她面前矗立著一座巨大的臀部雕像,巨臀上扶著雙手,就好像宇宙的秘密就要從中噴薄而出似的。這件高達5米的低俗雕塑作品名為《大門計劃》(Project for a Door),作者是生於倫敦的藝術家安西婭·哈密爾頓(Anthea Hamilton)。她因為這件作品已經獲得本年度特納獎(Turner Prize)提名,特納獎是最為知名(同時最富爭議)的當代藝術獎項之一。哈密爾頓對臀部的情有獨鍾並非無源之水:這件雕塑的設計靈感來自意大利建築師戈塔諾·佩賽(Gaetano Pesce)為紐約市一座公寓大樓設計的入口,但是該建築設計並未真正建成。

早在99年前,法國達達主義藝術家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就提出在畫廊中展示一隻小便器,從而震驚了整個藝術界;20年前,英國藝術家翠西·艾敏(Tracey Emin)在特納獎展示了一張凌亂的牀鋪,從而讓藝術評論界大為光火。由此看來,當代藝術家們應當已經知道,現在的人們見多識廣,對於這種驚世駭俗的所謂「藝術作品」應該已經見慣不怪了。在這種環境下,一個單純表現屁股的巨大塑像還能引起如此關注,其背後原因在於它表現了一個獨特而取之不盡的文化意像來源。

Image copyright Wikipedia
Image caption 在霍勒費爾斯(HohleFels)出土的史前維納斯雕像是目前已知且公認的最早人類形像藝術作品(圖片來源: Wikipedia)

這張參觀者站在哈密爾頓塑造的巨大臀部雕像前的照片無疑是藝術史上的重要一筆。現存最為古老的造型藝術作品——在霍勒費爾斯(Hohle Fels)出土的史前維納斯雕像(2008年出土於德國,據信有4萬年歷史)表明,人類先天就具有崇尚豐滿臀部的本能。這件由猛獁象牙刻制的小雕像造型粗獷,特別凸顯了豐滿隆起的乳房和臀部——學者認為,雕像採用如此誇張的表現形式與當時的生殖崇拜有關。自那時起,臀部就成了檢驗藝術家們是否具備視覺天賦的試金石。無論是希羅尼穆斯·波希(Hieronymus Bosch,他曾經描繪過布滿音符的臀部)還是薩爾瓦多·達利(Salvador Dalí,他筆下的威廉·退爾擁有碩大而扭曲變形的臀部)、讓-萊昂·傑羅姆(Jean-Léon Gérôme,他曾經製作過擁有圓潤豐臀的石像作品)和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她刻意突出臀部的自拍在網絡上不斷掀起風浪)都莫不如此。對此是否存在一個底線?無論是對於史前時代還是現代,妮琪·米娜(Nicky Minaj)已經用她的嘻哈歌詞給出了答案:「我們可不會想要的呦,除非你有翹臀」!

請訪問 B 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