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種古代的性旅遊形式」

Image caption 帕福斯 House of Aion,馬賽克地面

2017 年,帕福斯(Paphos)將享有歐洲文化之都的稱號。誰會相信這個位於塞浦路斯西部的度假地,遍布鋼筋水泥建成的酒店、中國和印度餐館、酒吧、陳腐的紀念品商店、電子遊樂場且充斥著 20 世紀 70 年代大規模市場旅遊痕跡的地方,能夠贏得這一榮譽?甚至一些當地人都為之驚訝。

決定該稱號的歐盟在此投標中看到了什麼?刮擦表面——按照字面——已有答案。1966 年農民耕種土地時在使用玻璃底船進行交易的港口附近偶然發現巨大的考古遺址。

挖掘期間出土的是在塞浦路斯具有無與倫比重要性的古希臘羅馬城市,其中包括別墅、宮殿、劇院、堡壘和墳墓——以及整個地中海最大的羅馬住宅之一。

Image caption 新帕福斯神廟遺址中遺留的一些馬賽克圖案描繪希臘神話的色情圖像——如《阿波羅與達芙妮》的故事(圖片來源:Andrea Watson)

只有這個古代名為新帕福斯(Nea Paphos)的廢墟遺留。然而,第四世紀的強烈地震使西塞浦路斯的大部分地區發生了變化,但遺留下了巨大、近乎完整的寶石般馬賽克地板。將帕福斯列為世界遺產地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說,它們是世界上最好的馬賽克樣本之一:「耐人深思的古希臘神話攝影集」,描繪了《提斯柏和皮爾莫斯》、《厄科與那耳咯索斯》、《綁架甘米尼》、《阿波羅和達芙妮》及驚艷四座的萬神殿等故事。

現在對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開放,新帕福斯考古公園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估的兩大地點之一,第二個是公元前 1200 年建立於現代 Kouklia 的阿佛洛狄特(Aphrodite)神廟,在地中海一度是最重要的女神神殿。

今天,在塞浦路斯,阿佛洛狄特的名字被用來銷售一切商品,從租車到出租別墅,但在基督教時代以前,卻被用在截然不同的地方:來到其神殿的大量朝聖者在喚起她的名字後與其神廟女僕發生性行為。這是一種古代的性旅遊形式。

Image caption 除了柱子之外,新帕福斯幾乎沒有阿佛洛狄特神廟的遺跡(圖片來源:Andrea Watson)

「不,不!」您可能會哭。但是,是的,眾人不僅前來朝拜和對女神獻上敬意,也享受著其名義下的繽紛節慶(公元 400 年羅馬皇帝康斯坦丁禁止)——不僅能夠與陌生人進行性行為,而且還是必須的。

自由戀愛?

現代指南書冊可能會對帕福斯的儀式進行嘲諷,但希臘歷史學家 Herodotus 在公元前 5 世紀寫的塞浦路斯事蹟,奠定了驚人的歷史。「最惡劣的巴比倫習俗是迫使該地區的每位女性坐於阿佛洛狄特神廟中,並與一些其生活中的陌生人至少進行一次性交。」他說,這適用於所有女性,不分高低貴賤,但富有的女士們經常開著車廂已覆蓋的車前往神廟。

「女性不能拒絕付款。陌生人做出選擇並將錢投到其腿上後,將被迫在神廟外面進行性交。」他微笑地補充道,醜陋的女性可能要等待多年才會有人前來。

在詹姆斯·弗雷澤(James Fraser)的比較宗教「黃金樹枝」(The Golden Bough) 研究中也給出了同樣的觀點。「在塞浦路斯,似乎婚前所有女性都因舊時習俗的約束而必須在女神聖殿與陌生人進行性交」。他寫道,並補充說,巴比倫、比布魯斯和巴勒貝克以及亞美尼亞和土耳其也是一樣。

Image caption 神聖的妓女戴著儀式頭巾,被迫與給她錢的任何男子進行性交(圖片來源:Andrea Watson)

儘管羅馬人下令禁止,但這個儀式記憶可能消逝地非常緩慢——徘徊了幾個世紀。1336 年,德國牧師描述了異教徒到帕福斯的朝聖,並警示說「塞浦路斯的土壤激起男人性慾」。

阿佛洛狄特 (Aphrodite) 或維納斯 (Venus),真實或神話以及古老生育女神的合併,據說是塞浦路斯第一位神父國王的配偶。她因美麗與眾多愛慕者而聞名。桑德羅·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名畫示這位女士,據說是出生在由烏拉諾斯(Uranus)解構陰莖所生成的海洋泡沫之上,被疾風吹上岸。女神趕緊為其裸體美女穿上編織有花朵的波浪般絲綢斗篷。

旅遊陷阱

即使在 21 世紀,塞浦路斯人也衷心喜愛所傳承的神話——她出生在帕福斯海岸。在旅遊線路上的強制性停留,同時建議「拍照」的地方為岩石 Petra tou Romiou,在那裏,她從海上出現。哢噠、哢噠,公共汽車再次停留在其神廟廢墟旁。

Image caption 波提切利在「維納斯的誕生」中所描繪的阿佛洛狄特可能是地中海周圍各種生育女神的組合(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這裏,在一家紀念品商店中,我偶然發現由塞浦路斯藝術學院畫家和創始人——Stass Paraskos 所著的一本讓人大開眼界的書。因是英國最後一位被認定犯有淫穢罪的藝術家而聞名。塞浦路斯神話中的阿佛洛狄特混合紀實與小說,Paraskos 虛構一位朝聖者,帶來阿佛洛狄特春節的目擊者記敘,其中包括禮拜、犧牲和與女神的神秘結合,所有這些與如下現實混雜在一起:找尋房間並在希臘人、埃及人、波斯人和非利士人的群眾中躲避盜賊和妓女。記敘基於真實的來源,該書以現代塞浦路斯中倖存的阿佛洛狄特信仰痕跡而告終。

幾乎未遺留任何神廟蹤跡,但伊裏亞特荷馬史詩與約公元 200 年在 Kouklia 挖掘出的羅馬硬幣相符,現保留於大英博物館中。它描述了一座開放式的石頭建築,包括巨大的圓錐形石頭——生育女神的古代表示。該地的博物館——曾經是十字軍莊園——現在包含這塊陰莖一般的獨塊巨石,當地女性習慣用橄欖油塗抹讓其變暗,從而很好地保存到現代。

現在,這裏還有一塊美麗的馬賽克的副本,描繪的是勒達(Leda)向偽裝成一隻天鵝的好色宙斯裸露出其臀部(原件在塞浦路斯博物館中)。

阿佛洛狄特的兩個愛慕者——阿瑞斯(Ares)狩獵時殺死阿多尼斯(Adonis)的山丘,不再與獵犬和鈸的呼喚產生共鳴,山丘附近如今只有住在阿佛洛狄特山酒店的客人在高爾夫俱樂部安靜地打球。

但阿佛洛狄特名字的持久影響力已確保帕福斯的歐盟文化之都稱號,並被列為世界遺產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該榮譽的規定是必須具有「突出的普世價值」。新帕福斯和 Kouklia 因其與整個人類歷史作家、詩人和藝術家的人物關係而無可厚非地達到這一要求。 得益於阿佛洛狄特,帕福斯期待著重生,這將建立在現代塞浦路斯的面紗之下,令人驚嘆的古代文化基礎上。

請訪問 BBC Cul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