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行為傳染微生物「有益健康」

Image caption 有一種微生物能夠降低埃博拉病毒的影響(圖片來源: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SPL)

當我對男孩兒的興趣從兒時的嬉戲打鬧變成了高中時的偷偷擁吻後,母親便開始與我溝通起性行為這件事。

我們討論過必須雙方同意才能發生性行為,如何互相尊重,不要懷孕,還有很重要的是:「不要染上性病。」不帶套就不要性愛。

這當然是一項很好的建議。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全世界每天約有100多萬人感染性病。有些感染可能會影響你的生育能力,還有的甚至會引發更令人擔憂的健康問題。的確有足夠的理由阻止這些不速之客在我們的身體上安家落戶。

性病或性傳播感染(STI)可謂臭名昭著,也正因如此,才很少有人思考這樣一個問題:在傳輸性體液的高速公路上,或許存在一些有益身體健康的微生物。當我們努力讓自己免受有害病菌的侵犯時,是否也錯過了可能對自己有益的微生物呢?

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的確有必要展開更加細緻的研究。

很多人都知道微生物(例如細菌和病毒)在我們的身體健康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並不是什麼新聞。每個人的體內都同時存在著益生菌和致病菌。如果二者失衡,就會出現問題。

Image caption 酵母菌感染很不舒服(圖片來源:Nano Art Ltd/SPL)

例如,念珠菌屬酵母菌是一種自然存在於陰道中的微生物。它的生長會受到另外一種微生物的約束:乳酸菌。然而,如果有什麼東西阻止這種細菌完成自己的工作,那就會導致酵母菌過度增長,從而引發酵母菌感染,產生不適症狀。

滿是微生物

我們的身體與微生物共同進化。這些細菌、真菌和病毒存在於我們的皮膚、內臟和外陰部位。雖然想到自己的身體內外充滿了細菌令人有些不舒服,但很顯然,微生物在人體的構造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要理解微生物所扮演的角色,首先要確認它們的種類。在性接觸過程中傳播的微生物名叫性傳播微生物(STM)。美國德克薩斯大學的進化生物學家查德·史密斯(Chad Smith)表示,雖然我們對這類微生物還不太了解,但的確有一些引人入勝的例子可以激勵研究人員展開細緻探索。

以豌豆蚜為例。這種昆蟲在世界各地都能見到,它以吮吸豆科植物的汁液為生。

豌豆蚜的成功一定程度上歸功於在它們交配過程中傳播的有益STM。這些STM使之具備了如下能力:它們不僅能夠抵抗擬寄生(殺死宿主的寄生現象),而且可以更好地忍受高溫,並加強了在非豆科植物上生存的能力,可以獲得充足的時間找到下一株豆科植物。

Image caption 目前還不清楚性交過程中會傳遞多少益生菌(圖片來源:TEM/SPL)

人類又是什麼情況呢?我們現在知道的一個例子足以說明,某些STM或許的確對我們有好處。

它的名字叫GB病毒(GCBV-C),原名是肝炎G病毒(HGV),這是一種STM,其本身似乎並不會產生明顯症狀的,但卻往往與HIV等其他致病病毒一同被發現。

一項長達6年的研究分析表明,HIV感染者的死亡率之所以下降59%,恰恰與GBV-C有關。科學家認為,GBV-C通過降低HIV對人體免疫系統細胞的破壞力實現了這一點。它或許也刺激了免疫系統的其他部分,使之積極對抗HIV。

GBV-C還可以母嬰傳播。這其實是一條好消息,因為它可以降低攜帶HIV病毒的母親將這種疾病傳給孩子的機率。

最近,科學家認為,GBV-C與埃博拉病毒感染者的死亡率下降有關,它可以從一定程度上降低這種病毒對感染者產生的影響。如果能夠了解背後的機制,便可挽救許多人的生命。

美國密歇根大學的貝奇·福克斯曼(Betsy Foxman)表示,這樣的非凡發現會提醒我們可能還忽視了其他一些有益STM的存在。

她表示,我們以往都將STM歸類為致病菌。為了預防性病而採取的種種措施,或許導致我們失去了本該從中獲得的一些好處。

福克斯曼希望看到有更多科學家能夠研究病菌之間的相互干擾所帶來的好處。「我們應該採取什麼措施,才能讓這種健康狀態保持得更長久?」

Image caption 安全套絕對是個好想法

福克斯曼表示,或許還有一些微生物可以幫助我們鎖定其他病菌。如果真的存在這樣的微生物,就可以降低我們對抗生素等藥物的依賴。為了根除致病菌,我們使用的都是廣譜抗生素,因此會殺死許多益生菌。

當然,抗生素有時候對於挽救生命還是很有必要的,但福克斯曼補充道,「最好能有一種更有判斷力且更加精凖的方法。」

我們還不確定哪些有益的STM會在人體之間傳播,但福克斯曼表示,乳酸菌便是其中之一。酸奶中包含這種細菌,人體中也天然存在這種細菌。她認為,可能有很多對人體有益的STM未被發現。

成本收益

這似乎都是好消息,不是嗎?可能存在許多鮮為人知但卻有益健康的STM。

但卻有一個問題。如果你通過性行為獲取這些微生物,那同時也會面臨有害感染的風險。

今後或許還有其他方式來獲得這些微生物。一旦有益的STM得到確認,從事公共衛生研究的科學家就有望開發一種安全的方式來進行疫苗接種,或者通過其他方式來替代這些微生物的作用,而不必冒險進行沒有保護的性行為。

包括衣原體和淋病在內的多數性傳播感染都不會殺死宿主,而且往往都沒有症狀。

她補充道,引發性病的微生物需要確保自己能夠實現人際傳播,而當攜帶這種微生物的人表現得很健康時,便更有可能實現傳播。「從進化的角度來看,如果某人因此表現出症狀,那肯定對微生物自身的傳播不利。」她說。

在人類進化的過程中,早在安全套出現之前,得性病的風險可能遠不及獲得重要微生物所帶來的好處。史密斯說,這是從進化角度進行的成本收益分析。

進化生物學家邁克爾·隆巴度(Michael Lombardo)表示,攜帶有益STM的人甚至會不知不覺地透露出這一信息。他們或許會受到配偶的青睞。

Image caption 濫交的人可能感染性病(圖片來源:IBSC/SPL)

情況變得更加複雜。有益的STM或許不僅能帶來生理上的好處,包括預防疾病或忍受高溫,甚至有可能對宿主的行為產生良性影響。

微生物的這種行為是一個相對新穎且頗具前景的研究領域。例如,科學家認為某些腸道細菌可能影響年輕老鼠的大腦,從而減緩焦慮。

史密斯表示,微生物或許還能調節動物釋放的化學信號。科學家對果蠅通過不同食物獲取細菌的過程展開了研究,結果顯示:果蠅更喜歡尋找與之擁有相同菌群的交配對象。

「外遇」的原因

這些都是腸道細菌改變宿主行為,進而改變配偶選擇的例子,但STM也能起到同樣的效果嗎?

史密斯表示,目前還沒有太多這方面的證據,但的確存在這種可能。他補充道,如果一名男性擁有有益的STM,並且對自己產生了積極影響,那麼與之交配的女性也可以獲得這些細菌。

「擁有不止一名性伴侶的人更有可能獲得有益的STM。」史密斯說。如果是這種情況,那便可以進一步解釋某些物種為什麼會尋找不止一個交配對象。

例如,在普通蜥蜴中,與一個以上的雄性蜥蜴交配的雌性蜥蜴擁有更加多樣的微生物群。科學家懷疑,這可能會導致性行為活躍的雌性與性冷淡的雌性在健康上出現差異。

隆巴度認為,反覆與同一個伴侶交配或與一個以上的伴侶交配的雌鳥,或許可以通過STM獲益,既有可能獲得能夠殺死有害菌的病毒,也有可能獲得毒性較低的病原體。

這些措施都能限製毒性菌株的影響。益生菌可以產生殺死細菌的化學物質,因而也有助於對抗現有的感染。關於鳥類為什麼在主要的伴侶之外還會尋求「外遇」,目前存在很多理論,而獲取有益的STM也是其中的一種解釋。

Image caption 皰疹也是一種令人厭惡的性病(圖片來源:Hipersynteza/SPL)

福克斯曼表示,甚至還有一些STM會鼓勵人類增加性生活的頻率。「會不會出現這種情況:當你獲得某種微生物後,進行性行為時的感覺會更好。」

「這種微生物可以增加粘液數量,這只是最簡單的一種情況。」

福克斯曼表示,無論男性還是女性,都會出現與性行為有關的疼痛反饋迴路,但原因至今仍不清楚。她表示,找到能夠緩解這種狀況的有益STM,可能對一個人的性生活產生巨大影響。她認為,這的確值得研究。

「人類是有性需求的動物,如果能夠幫助他們獲得更好的性生活,往往就能夠改善整體的感受。」

無論是蚜蟲、鳥類、蜥蜴還是人,你似乎從來都不是單獨面對自己的伴侶。或許有成千上萬的其他生物體在等待著奇蹟的發生,以便在你們之間來回遷移,甚至轉移到其他人身上。

我們或許很快就能獲得更多的知識。史密斯表示,隨著人們對人體微生物學的興趣日漸加大,加之相關的研究不斷增多,現在出現了一些「十年前所沒有的新技術,可以調查和確定微生物的功能」

與此同時,我們還是應該密切關注研究結論,而且一定要注意安全。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