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霍比特人「不是人類」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Laurent Orluc/SPL)

2003年,一種神秘的小型人亞科原人(hominin,早期人類)在印度尼西亞的弗洛勒斯島上被發現。科學家將其命名為弗洛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但它還有另外一個更為人熟知的綽號:霍比特人。

在人類200萬年的進化史上,之前從未出現過霍比特人這樣的物種。首先,成年霍比特人的身高大約只有3.5英尺(1.1米),體重約25千克。更奇怪的是,它的頭骨很小:霍比特人的的大腦甚至還不如現代黑猩猩的大。

霍比特人可能在弗洛勒斯居住了10萬年,大約在1.5萬至1.8萬年前從地球上永遠消失了。

這使之成為了又一個曾經與我們同時在地球上行走的人類物種。

至於霍比特人是否是一個獨特的物種,古人類學家仍然對此爭論不休。有人認為,這只是患上了某種侏儒症的現代人類,甚至還有人認為,霍比特人的體型——尤其是小巧的頭骨——是由小頭症或唐氏綜合徵等遺傳疾病造成的。

弗洛勒斯與世隔絕的地理位置或許是造成這種現象的又一個因素。例如,侏儒像的祖先也曾生活在這裏。

科學家對這些想法展開過激烈的辯論,而且使用過不計其數的方法來分析霍比特人遺骸的形狀和尺寸。

Image caption 霍比特人(左)的體型小於現代人類(圖片來源:Equinox Graphics/SPL)

法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安東尼·巴爾則奧(Antoine Balzeau)表示,問題在於很多觀點都把重點放在了代表人亞科原人正常變異的頭骨特徵上。

「如果某項特徵在其他化石上也很普遍,就不能認定它是該物種的明確特徵。」巴爾則奧對BBC Earth說。

他表示,更關鍵的問題在於,很多研究霍比特人的科學家使用的都是模型或分辨率較低的掃描圖像,無法保留重要的解剖學細節。

巴爾則奧認為,弗洛勒斯人仍是最近幾年發現的最重要的化石之一,因此他希望能徹底搞清楚與其身份有關的爭論。

他與巴黎第五大學的菲利普·查里爾(Philippe Charlier)研究了唯一一個完整的霍比特人頭骨——良巴1號(LB1)——的高清圖像,希望借此確定各個位置的骨骼厚度和組成成分。即使是很小的變化或變異也能透露出霍比特人究竟與哪種人類物種最為接近。

此次掃描使用的圖片分辨率大約是之前研究中使用的圖片的25倍。

他們還研究了這個頭骨的內部結構,以便了解骨板之間是如何相互扣緊的。「這些特徵都無法解釋這份標本的古怪形狀。」巴爾則奧說。

「這個頭骨的形狀絕對不符合現代人類的特徵……甚至也不是患有反常疾病的人類頭骨。」

總而言之,他的研究表明,沒有任何跡象顯示該頭骨與任何一種已知的現代人類相符。這項研究結論很快就會發表在《人類進化期刊》(Journal of Human Evolution)上。

換言之,霍比特人並不是體型小巧或身患疾病的現代智人。它與我們的關係或許沒有那麼近。

關鍵在於,霍比特人沒有下巴。正如我們之前所說,下巴是人類的明確特徵,這是其他人亞科原人都不具備的。

英國牛津布魯克斯大學的西蒙·安德唐(Simon Underdown)表示,具體到與霍比特人有關的整體爭論,已經有很多關於它具體身份的「定論」。

「這篇論文將會取悅那些認同這一觀點的人,但恐怕無法改變那些認為霍比特人是[身患侏儒症或其他疾病的]現代智人。」

巴爾則奧表示,如果非要在各種人亞科原人中尋找一個與之相似的對象,那麼霍比特人可能與直立人最為接近(這是另外一個被視作我們祖先的古人類物種)。這也符合霍比特人是從這種古人類物種進化而來的觀點。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這個頭骨是2003年在弗洛勒斯島的良巴山洞裏發現的(圖片來源:Laurent Orluc/SPL)

儘管如此,這份樣本依然很奇怪。「它的眼睛很小,形狀也與直立人不太一樣。」他補充道。

有人甚至認為,弗洛勒斯人太過原始,根本不應該歸入我們所在的人屬。它的有些骨骼特徵似乎與南方古猿這種更加原始的類人猿更為接近。因此,霍比特人可能是「露西」的近親,後者是最著名的南方古猿化石。

「許多認為它是現代人類的科學家都是醫生,所以他們根據某種疾病或病變的共同特徵來得出結論。」巴爾則奧說。

如果我們發現一種現代人類與霍比特人具有完全相同的特徵,那麼這種對比或許就是合理的。

但據我所知,目前還沒有出現這樣的人種。

然而,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羅伯特·埃克哈特(Robert Eckhardt)堅稱,LB1是具備基因條件的現代人類。「這項新的研究並未表明LB1的顱骨厚度屬於另外一個物種。」他說。沒有證據說明剩下的十一、二個弗洛勒斯人有何異常之處。

另外,由於目前只有一個完整的霍比特人頭骨,所以我們不知道其他霍比特人的頭部是什麼樣子。埃克哈特表示,不應該僅僅根據一個頭骨來確定一個物種的歸屬。

圍繞霍比特人的真實身份展開的爭論肯定還會繼續下去,部分原因在於可以通過很多不同方式來研究這個問題。

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的克里斯·斯金格(Chris Stringer)表示,年代測定或許可以提供新的信息,但目前看來,我們的確無法確認霍比特的物種屬性。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