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的學習方式和黑猩猩一樣?

Image caption 會使用工具曾被認為是人類獨有的能力(圖片來源:Getty )

大約5,500年前,人類中的一個群體發明了真正具有革命性的東西:輪子。這個消息幾乎在一夜間傳遍了世界各地,而輪子也幾乎同時出現在歐洲、歐亞草原區和近東。

事實上,一些考古學家稱,輪子的普及速度之快讓我們無法確定它究竟是在哪裏發明的——儘管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可能性比較大。

英國伯明翰大學的埃娃·賴因德爾(Eva Reindl) 稱,這樣的故事讓我們認識到人類的本質。讓人驚奇的並不是人類如何製作出輪子這件重要的工具——而是當這個發明出現後,其他人快速學會並複製了製作技術。

賴因德爾和她的同事稱,其他類人猿就不一樣。黑猩猩、大猩猩和猩猩基本不會模仿其他猿猴的發明。每只猿猴靠自己學會解決問題。這些物種缺乏人類具有的積累性文化特徵——他們一直在重復發明輪子的過程。

不過,這就提出了另一個問題。如果人類如此依賴這些通過模仿他人而積累起來的文化知識,那麼我們是否已經失去了依靠自己解決簡單問題的能力?

以學會如何用木製工具敲碎一個堅硬的堅果為例,黑猩猩在這點上比我們聰明是不是恰恰因為它們會靠自己去嘗試?

Image caption 人類和猿類都有製造工具所需的技巧(圖片來源:Getty )

賴因德爾和她的同事決定朝這個方向探索。他們把人類模仿他人的習慣稱作「高度忠實的社交學習」——他們說這在人類社會中實在太普遍了,以至很難找到沒有養成這種習慣的人。不過,他們找到了繞過這一問題的辦法,即找幼兒進行實驗。幼兒與他人的接觸相對較少,他們模仿使用人類工具的機會也較少。

他們給幼兒分配了一系列挑戰任務,不過這些都是野生黑猩猩用簡單的木製工具就能輕易解決的問題。其中一個任務是用一根木棒敲碎堅果,在幼兒實驗中用塑料殼來代替堅果。另一個挑戰任務是測試幼兒能否像黑猩猩一樣用一根木棒從蜂巢取得蜂蜜,不過在實驗中,研究人員用塑料管道代替蜂巢,幼兒可以從中獲取繪畫用的顏料。

參加實驗的幼兒圓滿完成了幾乎所有挑戰任務——他們的成績相當於類人猿。儘管人類依賴向他人學習——至少年輕人是這樣——不過我們仍然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在這一方面,顯然,人類和其他猿類在剛出生時處於相同的狀態。

略顯矛盾的是,賴因德爾稱,人類與其他猿類在出生時的共性實際上有助於我們更好地定位人類這個物種的獨特性,而確定這些特點的難度之大讓人驚訝。這是因為需要找到我們會形成的而其他猿類不會形成的行為。

比如,雖然我們和黑猩猩在出生時都具有相同的工具使用能力,但是我們很快就學會了更加複雜的行為方式——恰恰是因為我們觀察他人,並利用了人類世代積累的集體智慧。

「我和我的同事研究的出發點就是積累性文化特徵很可能是人類獨有的,」 賴因德爾說,「但是,在該研究領域,這一點還無定論,仍在激烈爭論中。」

辯論的另一方是位於德國萊比錫(Leipzig)馬克斯·普朗克進化人類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Evolutionary Anthropology)的克里斯多夫·伯施(Christophe Boesch)等研究者。伯施和他的同事花了相當多的時間研究象牙海岸(Ivory Coast)塔伊國家公園(Tai National Park)的黑猩猩。

「我們對塔伊國家公園的黑猩猩選擇工具的研究清楚地表明,一些重要的社交因素在黑猩猩學會選擇工具的過程中發揮了作用,」他說。至少在這個地區,猿類會通過仔細模仿身邊的同伴來學會使用工具,伯施說。這導致不同的黑猩猩群會產生不同的積累性文化,這一點和人類社會一樣。

「關於黑猩猩使用工具,我們還有很多需要研究的地方,」 伯施說,這些領域包括這些猿猴所展現的使用工具行為的整個系統、每種行為的常見程度以及每個黑猩猩如何學會使用工具。

我們尚不清楚積累性文化特徵是否就是把人類與其他猿類區別開的屬性。科學研究結果顯然尚未得出結論。當我們達成一致看法時,我們就會知道我們的親緣物種是與我們一樣具有模仿同伴的能力——還是他們命中注定只能重復發明相同工具的過程。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