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威爾士人為什麼修建眾多山丘堡壘?

Image copyright Amanda Ruggeri
Image caption Moel Arthur 山丘低坡上的 Penycloddiau 堡壘

從 440 米高的 Penycloddiau 山頂望去,展現在面前的是北威爾士盧迪安山脈(Clwyddian)。

人們很容易認為,美麗的風光是這裏真正的迷人所在。畢竟,除了考古學家,一般人都會把 Penycloddiau 最高峰邊緣上覆蓋著石南花和金雀花的起伏結構看成是自然景觀,但事實卻並非如此。

登比郡(Denbighshire County)考古學家菲奧納·蓋爾(Fiona Gale)負責領導石南花及山丘堡壘(Heather and Hillforts)考古項目,她駐足於此,指著毗連的土地上的一個隆起物說,「推測起來,這裏應該是一個大門,周圍有柵欄樣的籬笆。幾英尺遠土地上的另一個隆起呢?「是一個崗哨」。

這些東西的存在遠非偶然。它們都是人工建築物,建於約 2,500-3,000 年前。

但這些被稱為「hillforts(山丘堡壘)」的建築物用途何在卻無人知曉,它們是不是像其名稱一樣是用來防禦的呢?或者是作為定居地?抑或是作為糧倉?還是為了炫耀實力?

以「崗哨」為例。實際上,它可能是衛兵站崗保衛堡壘的地方,但也可能是個神殿,供往來此地的人們祈禱或是感恩之用。

蓋爾有些感傷地說,「描述這些東西的詞語都是 20 世紀初我們深陷戰爭之時所發明的:如堡壘、崗哨。我們無法擺脫這些詞語的束縛。但我想,這些東西的功能要比軍事或者防禦更為複雜。

Penycloddiau 堡壘內部面積有 21 公頃(51.8 英畝),是北威爾士最大的山丘堡壘。

堡壘四周的圍牆都已掩埋在地下,上面覆蓋著厚達 13 英尺(4 米)的石南花和金雀花。堡壘內外表面為石頭,下有岩石壕溝,頂上為木料,高度約為 33-39 英尺(10-12 米)。

數英里之外都能看到堡壘。建設堡壘的工程量巨大,必須投入大量的組織工作。僅木料一項就需要砍伐約 170 公頃(420 英畝)的森林。

雖然 Penycloddiau 堡壘如此非凡,但它卻並非本地區或者英國惟一的堡壘。

類似的山丘堡壘建築物在英格蘭南部司空見慣,在威爾士或是蘇格蘭則要少些。威爾士這部分地區到處都有這種山丘堡壘。在方圓 150 平方英里(389 平方公里)範圍內,就有約 30 個山丘堡壘。

這也為之平添幾許神秘色彩。當時,這個地區人口密度並不算大,卻有如此之多的堡壘,實在令人意外。

那麼,修建這些堡壘究竟目的何在呢?

山丘堡壘這個名稱本身當然表明了它們的軍事用途,但這種簡單解釋也問題多多。

牛津大學考古學家加裏·洛克(Gary Lock)負責領導附近 Moel-y-Gaer 山丘堡壘的發掘工作。他表示,「人們守衛山丘堡壘非常難,特別是像 Penycloddiau 這樣規模的堡壘。守衛堡壘也許要成千上萬的人才行,與此同時,要進攻堡壘,也需要有成千上萬的人。當時的人口根本就沒有那麼多。」

這種說法還有另外的缺陷。例如,該地區沒有幾個堡壘擁有水源。

同時,這裏幾乎也沒有發現什麼武器。通常認為,當時武器的情況是:更常見的發現是前一時期——青銅時代遺留下來的武器。

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到這個時期,首選武器似乎還一直是彈弓和石頭。在山丘堡壘曾發現這些武器,但其數量卻不足以證明這裏曾爆發過大規模戰役。

不過,認為有一支有組織的隊伍將大量石頭背上敵方堡壘的想法似乎有些荒謬。

布拉德福德大學的伊恩·阿密特(Ian Armit)試圖搞清楚這些堡壘的防禦功能,他研究了其他文化中更近代的類似建築物。

他發現,小型社會中的戰爭往往極為注重儀式,設有各種規則和慣例。他表示,圍攻戰「不會經常發生,因為它會被視為懦弱的表現,而且也不公平。」

在這種背景下,即使缺少水源也是能夠解釋的。阿密特指出,實際上,在鐵器時代,當羅馬的凱撒大帝進攻高盧(Gaul)的山丘堡壘時,羅馬將領就曾寫信談到自己的士兵如何在敵人離開堡壘取水時發動進攻。

但是,如果當時的戰爭為小規模衝突,而不是圍攻戰,那究竟為什麼要修建堡壘呢?

為理解這點,就必須要認識從青銅時代到到鐵器時代的轉變歷程。

Image copyright CCI Archives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藝術家對青銅時代金屬製品的印象

在 4,000 年前至 2,800 年前的英國,青銅是不同社會之間建立聯盟和貿易網絡的主要方式。社會組織程度提高,戰爭規模擴大,武器也就更為精良。這也許就是考古記錄中很容易就能找到這些武器的原因所在。

但在青銅時代末期,這種複雜的財富和貿易系統已經崩潰,

其中的原因依然是個迷。我們知道,英國大部分地區氣候趨於惡化。我們還知道,鐵器也許是從歐洲大陸傳入英國的,它取代青銅成為首選金屬。

卡迪夫大學的尼爾·沙普爾斯(Niall Sharples)表示,「這有點兒像現在的銀行危機,當時,人們周圍的一切東西都圍繞青銅,要用青銅來交換。外部因素導致這種體系崩潰,於是,人們對系統失去信心,他們必須找到其他辦法。」

這個危機導致我們所稱的鐵器時代的降臨。在英國,鐵器時代約從 2,800 年前開始,一直持續到 1,900 年前羅馬人入侵。

大約在同一時期,英國各地開始積極修建山丘堡壘。

以下幾點可能有助於揭示其中的奧妙。首先,英國缺少長途貿易路線和青銅交換作為維繫友誼的手段,社會本身變得支離破碎。由於不再能依靠遙遠的聯盟,人們就變得更加自給自足和孤立。

其次,氣候變化的影響使農業經營的風險更高。因此,人們會集中各種資源,例如,將糧食存儲在一起。實際上,在大量山丘堡壘都曾發現貯藏窯。

利物浦大學的雷切爾·蒲柏(Rachel Pope)負責領導 Penycloddiau 堡壘的發掘工作,她表示:「我認為,山丘堡壘的起源可能很大程度上與青銅時代末期的情況(氣候方面)有關,據我們所知,它有相當大的影響。也許它與人們聚集在一起相關,這樣做的目的是確保莊稼不會歉收,確保動物種群的生存。」

第三,人們不再能通過青銅炫耀實力,部落或群體也許轉而使用一種不同的社會地位象徵——山丘堡壘,它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才能建成,當然,很遠處就能看得到它。

山丘堡壘能夠宣示特權和群體身份,還能作為存儲糧食之地,也許它曾幫助人們同時達成多個目標。如果它還能保護人們不受潛在敵人的安全威脅,那就更好了。

山丘堡壘也許還兼作定居地(雖然並不一定全年居住)。

考古學家再次遇到的棘手問題是,他們缺乏能證明這種假設的文物證據,但這也不能說明山丘堡壘作為定居地的看法是錯誤的。在鐵器時代,這個地區的人們並不使用陶器。在威爾士山區的酸性土壤中,金屬和骨頭都會被分解。這也致使考古學家難以獲得真憑實據。

結果,考古中最大的發現是一個燃燒坑,它是 2009 年在蘭貝德(Llanbedr)的 Moel-y-Gaer 山丘堡壘發現的。除了石頭外,洛克的團隊在博德法裏(Bodfari)的 Moel-y-Gaer 山丘堡壘還發現一些手工製品,例如能夠證明當時人們從事紡織活動的一個紡輪。(Moel-y-Gaer 在威爾士語中意思是「山丘堡壘」)。

於是,這種建築物就有跡可循。

在 Penycclodiau 山丘堡壘,蒲伯及其團隊成員發現了 82 個可能的圓屋平台,其中的一些還圍繞著一條溪流而建。他們目前正在發掘其中的一個。蒲伯表示:「被人使用的痕跡往往很不明顯,我們還沒有發現有什麼像灶台一樣直截了當的證據,但我們在其中的確發現了柱坑。」

據此,蒲伯認為,Penycclodiau 山丘堡壘定居地主要是季節性的。

她說,「在分析英國山丘堡壘的起源時,我們能夠發現,山丘堡壘與農業的關係超出了防禦功能,這更像是現在人類將動物送入太空一樣。很多情況下,定居地似乎都是相對暫時的,雖然不是全部情況,但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如此。房屋並不是固定不變的。」

未來我們能否知道英國各地修建山丘堡壘的奧秘呢?也許不能。

但盧迪安山脈的發掘工作仍在繼續,還會發現更多的線索,因此,可能性依然存在。許多山丘堡壘從未被發掘,或者研究工作僅僅在幾十年前才開始,當時的考古學家也不像今天一樣系統化。

蓋爾表示,「我們做的工作越多,做得就越謹慎,得到的答案也就越多,但我們永遠無法了解全部真相。這也是我對山丘堡壘著迷的部分原因所在——探索未知的魅力。」

請訪問 BBC Earth 閱讀 英文原文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