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整個國家都被海水吞噬,情況會怎樣呢?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馬爾代夫是少數幾個可能完全消失的國家之一(來源:科學圖片庫Science Photo Library)

氣候變化給全球各地的濱海地產和海濱城市都帶來威脅,而其中的風險可不是被迫向內陸轉移幾公里這麼簡單,有時甚至不得不放棄整個城市,諸如邁阿密、阿姆斯特丹和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就面臨上述問題。氣候變化帶來的後果會導致約 6-10 個島國從地球上完全消失,人們失去家園。

引爆點

至於未來究竟會發生什麼,確切情況不得而知——但值得指出的是,一些研究表明,不斷升高的海平面注定會將幾個島國淹沒——許多科學家擔心,大錯已經鑄成,無論我們採取怎樣的緩解措施,都已無法阻擋一些國家從地球上消失。即使現在我們停止一切排放,未來數年,氣候變化導致的溫室氣體排放可能已足以讓海平面再升高一到二英尺。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著名氣象學家邁克爾·曼(Michael Mann)表示,「即使技術再先進,某些海拔很低的島國可能也無法避免被海水淹沒。這讓我想起所謂『拖延的後果』,無論從身體意義還是社會意義上,我們都已跨過了某些引爆點。」

如果我們能設法將人為氣溫升高控制在高出工業化前水平的 1.5 攝氏度以下(這也正是上述島國所呼籲的),那麼上面的大多數島國就不會被海水淹沒。但其他國家,尤其是發達國家,似乎更樂意考慮將全球氣溫升高控制在高出工業化前水平的 2 ℃ 甚至 3 ℃以下。聯合國特別顧問約瑟·裏埃拉(Jose Riera)表示,「太平洋島國已經率先向我們生存的地球發出警示,他們本國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幾乎為零,卻站在應對氣候變化的最前線。」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冰川融化造成的海平面升高可能讓某些國家成為『名義上的』國家。(來源:科學圖片庫Science Photo Library)

此時此刻,既然某些情況似乎已經不可避免,我們就被迫面對這樣的問題:隨著損失開始逐步顯現,未來的情況會是怎樣的呢?歷史上,儘管不斷有國家被其他國家吞併、或者分裂後建立新的國家,但卻從未有哪個國家真的完全從地球上消失。

同樣地,對那些未來將不復存在的國家,未來究竟會怎樣,目前並無法律、文化或經濟上的先例可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沙濱中心(Sabin Center for Climate Change Law at Columbia Law School)主任邁克爾·傑拉德(Michael Gerrard)表示,「國際上將不得不建立一種新的公民觀念。我相信,本世紀這些島國將依然存在,但下個世紀就是另一回事了,將存在諸多的不確定性。」

他認為,這些不確定性會帶來很多問題。沉入海水的國家是否還會擁有聯合國席位?如果這些國家設有專屬經濟區,那麼其海域的漁業和礦業開發控制權是否依然存在呢?這些國家的公民將何去何從呢?其國籍又將怎麼處理呢?他們對控制溫室氣體排放者或溫室氣體排放國是否還擁有任何法定權利?

不遠的將來,隨著全球政治和環境格局的變化,上述問題還將進一步複雜化。傑拉德認為,等到島國真的開始消失之時,整個地球就將進入危機模式,大量低海拔地區將被海水淹沒,孟加拉國、尼羅河三角洲、 湄公河三角洲等地區就是其中的例子。儘管如此,這些小島國將要面臨的政治和安置問題卻不太可能成為全球的當務之急。

難民身份

由於政治和經濟衝突,目前敘利亞和非洲部分地區成百上千的人們絕望地逃離家園,尋求避難之地。傑拉德擔心,如果國際社會不早做凖備,上述局勢就將是我們未來的前兆。他表示,「上述危機所涉及的人口與未來氣候危機最終將影響到的人口相比,要低一兩個數量級。」

傑拉德不願對本世紀剩下的 85 年做出預測,但他指出,那些面臨失去國家威脅的國民未來將何去何從,現在還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儘管那些島國們已經在思考這樣的問題,但其他大多數國家卻並沒有這麼做。目前,針對「氣候難民」(法律術語,指由於全球變暖造成的後果而被迫逃離家園人)的命運,國際上並未達成任何協議,目前還沒有人由於氣候變化造成的影響而成功獲得其他國家的國籍。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在西太平洋島國圖瓦盧這樣的國家,人們已經試圖為未來逃離家園開始凖備。(來源:科學圖片庫Science Photo Library)

例如,去年 11 月,一名新西蘭法官拒絕了一名基里巴斯公民的請求,後者聲稱他和他的家人應獲得氣候難民身份。該法官指出,上述基里巴斯人並未遭受迫害,因此不能獲得難民身份。該法官補充說,如果自己放寬難民的界定,允許上述基里巴斯公民及其家人在新西蘭居留,那麼可能就會有數以百萬計的人要求以同樣原因敲開新西蘭的國門。實際上,過去二十年來,新西蘭和澳大利亞已經駁回了將近 20 個類似案例。

但是,世界各國最終將不得不面對現實,敞開國門接納氣候難民,或者以其他方式為其提供幫助,如出售小塊土地,允許氣候難民在那裏重建自己的國家。據裏埃拉預測,其他各國將慷慨地讓失去家園的人們保留屬於自己的經濟資產。他表示,「國際社會需要安寧,而非騷亂。我認為,美國不會指著貧窮的基里巴斯或圖瓦盧說,『你們根本就不算是國家!』」

同樣,只要聯合國繼續承認這些國家,其國家代碼(獨一無二的雙字母組合國家代碼,用於國家域名、國際銀行和護照)就將依然有效。ICANN 技術服務總監金·戴維斯(Kim Davies)表示,「由於缺少陸地而使一個國家不復存在,這將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情況,但這也並非我們目前的程序無法處理的。」ICANN 是負責管理互聯網域名系統的一家非營利組織。他還表示,「我們認為,只要這些國家依然擁有聯合國席位,其國家代碼就將繼續存在。」

憑本事移民

以島國基里巴斯為例,它由太平洋上星羅棋布的環狀珊瑚島組成,面積 130 萬平方英里(340 萬平方公里)。

Image copyright z
Image caption 島國們可能不得不將其國民遷往不會被海水淹沒的其他國家(來源:科學圖片庫Science Photo Library)

基里巴斯共和國總統辦公室發言人裏蒙·裏蒙(Rimon Rimon)表示,「對我們基里巴斯而言,科學研究的結果顯而易見。我們很清楚,即使其他國家決定在未來 30-50 年實施減排措施,我們生存的島嶼也將被海水淹沒。」

基里巴斯總統湯安諾(Anote Tong)已制定一項計劃,號召有尊嚴的移民,該計劃得到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支持。基里巴斯公民可以前往上述國家接受專業和技能培訓。這樣,在永久移民的時刻到來之際,「他們將憑本事移民,而不是僅僅作為無助的難民。」裏蒙如是說。去年,湯安諾總統還在距離基里巴斯約 1,200 英里(1,930 公里)的斐濟群島購買了一小塊土地。基里巴斯暫時將會利用這塊土地耕種莊稼和供應淡水——由於海水的上漲,目前基里巴斯的這些資源已經受到影響。

如果大限來臨,基里巴斯可能最終將部分公民遷移至此。裏蒙表示,「由於氣候變化的影響,我們將面臨失去自己的身份、文化和傳統,但我們希望自己做好凖備,以便在 50 年後,地球上仍然有個叫做基里巴斯的國家。」

請訪問 BBC Future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董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