犯罪心理:盜賊的奇特技能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多數盜賊都依靠「自動導航」能力行竊,這種素質能讓他們快速抓住每一個機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開始的時候,我覺得入室行竊沒那麼難。我躡手躡腳的進入後門,穿過草坪,打開房門,在這個過程中我都沒有被發現。我正在大白天行竊犯罪,而且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

但我內心的竊喜很快被腦海的空白取代了。我先拿了台平板電視,但以摔在地上告終。時間一秒秒的流逝,我樓上樓下的上跳下竄,最後拿了一台筆記本電腦,一部電話——但在慌亂緊張之中,我把一些最值錢的東西給遺漏了。

我的同謀者,克萊爾Ÿ·倪(Claire Nee)翻了翻雙眼,指了指掛在椅子上的一件夾克衫——裏面有一個裝著銀行卡和鑰匙的錢包——這些都是我本來很容易拿到的。然後她又指了指椅子上的iPad平板電腦和抽屜裏的護照。我被刺激了,原本我以為我應該是一個很厲害的盜賊。

不過,至少我不用擔心真的被抓現行。我們搶的這棟房子不是真正的房子,而是一個虛擬現實程序裏的,我坐在電腦屏幕前動動鼠標就行了。倪是朴茨茅斯大學(University of Portsmouth)的司法心理學家,這個虛擬現實程序是倪進行盜賊心理研究的最新工具。「過去,人們認為罪犯都是行為衝動、恣意妄為和機會主義型的。不認為他們很聰明,因為這些罪犯通常都沒有受過良好教育」,倪說到。但這種認知是錯誤的。倪研究發現盜賊有一套複雜的、形成潛意識的專業技能,就像象棋選手或網球運動員一樣。如果我們想防止未來的犯罪活動,我們就需要去理解這些專業技能。

倪是從監獄開始的研究,在那裏她對囚犯的罪行進行了仔細盤問。她通過訪談和問卷調查的方式來讓他們深入回憶行竊的過程,還用到房屋和街道的圖片激發他們回憶當時的行竊策略。你可能覺得這些盜賊們對於這樣去窺探他們秘密會心存疑慮,甚至不友好。但事實上他們很願意去分享。倪說:「大多時候這些囚犯會感到非常無聊。所以,如果他們發現你對他們的所從事的事情感興趣,他們會很高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你會拿什麼?阿姆斯特丹的自由大學(Vrije University, Amsterdam)開發了一個讓用戶模擬盜竊過程的電腦程序(圖片來源:Network Instiitute at Vrije University, Amsterdam)

倪的研究結果顯示,大多數盜賊都依靠「自我導航」能力行竊,這種素質能讓他們快速抓住每一個機會。

行竊之前要做好充分凖備。當某個盜賊壤中羞澀的時候,他們就會在日常活動中留意潛在的行竊對象,比如遛狗的時候。盜賊非常靈活,想法說變就變,行竊當天如果發現有一戶更容易進入的房子,比如開了一扇窗或一扇門的房子,或者屋主不在家的房子,他們就換目標了。

進屋之後,自動導航的技能就是盜賊保持清醒頭腦的關鍵了,使盜賊不會像我一樣在偷東西的時候笨手笨腳的。安全屋現在作為模擬行竊之用,我參與的是虛擬現實的場景模擬,這也是倪讓盜賊們用來在這上面重現行竊過程的場所。儘管這個場景是人為搭建的,但倪發現這些盜賊非常認真的對待這個事情,且行為表現跟實際的行竊表現幾乎一致。

我曾對倪所說的盜竊是個技術活兒表示不屑。當我進入虛擬的房屋時,我對自己說「能有多難呢?」但是,儘管我知道應該關注那些體積小、易於攜帶、高價值的東西,但我的雙眼總是忽視它們。我的大腦在飛轉,但就是找不到任何東西——然後我就開始拿那些大而笨重的東西了。比起嫻熟的盜賊,我更向是一個在復活節上躥下跳找雞蛋的小孩兒。

有經驗的盜賊在每一棟房子裏行竊的時候都會遵循同樣的行動路徑。首先去樓上的臥室,然後是樓下的客廳。他們會迅速定位外套口袋中的錢包和銀行卡、一些貴重的衣服、珠寶及其他值錢的小件物品——他們不會去拿電器產品,因為這些東西貶值太快。專業的盜賊能在平均4分鐘內比實驗組裏規規矩矩的學生們多偷到價值1000英鎊(約1560美元)的物品。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銀行卡是許多盜賊的理想目標(圖片來源:Thinkstck)

驚人的是,整個搜索過程好像都是在盜賊的潛意識下完成的,從而讓盜賊能騰出更多的精力去避免發出聲響。「我閉著眼都能偷」倪的其中一個囚犯在訪談的時候說到。另一個人則形容說:「翻東西靠的是本能,就像一場軍事行動一樣。」

基於這種快速、系統化、無意識行為,倪將盜賊與其他需要更高專業技能的群體進行了比較,從音樂師到象棋選手到網球運動員,這些領域最出色的人都具備相似的「流態」(flow state),在這種狀態下,大多數最關鍵的決策都是在無意識下做出的。

並且,倪認為,盜竊過程如同其他類別的專業技能一樣,都依靠一套複雜的「心理模式」。「它由多套行為清單組成。你變得更專業時,並不意味著你獲得了更多的模式,而是能將這些模式變得更為縝密且相互貫通。」她說,「這樣一來,只要一個提示,你就能從記憶中瞬間找到解決方法。」

但是與之相反,「新手就會同時處理每一件事情」,倪說到。正如我所體會到的,這樣一來在行動的時候就會變得優柔寡斷。

倪的理論聽起來比較抽像,但是她希望能以此能找到制止犯罪的可行手段。基於她的研究,對於防盜鈴的失效,她一點也不感到奇怪。鈴聲響起後,大多數情況下,鄰居都至少20分鐘以後才會報警,因此對於盜賊來說並不能構成太大威脅。並且現在防盜鈴太普遍了,以至於盜賊們基本上都會將鈴聲納入他們的心理模式——這樣他們在鈴聲中也能繼續行竊。

倪說相比防盜鈴,設計一個小把戲,讓盜賊找到不屬於他們日常清單中的東西,更能夠打斷他們自動的、無意識盜竊進程。倪認為「這樣貌似更能制止他們犯罪」。比如播放某人的腳步聲,或一個簡單的假噪音,就有可能足以讓盜賊分心。除此之外,你也可以將房間布置的不同尋常,這樣也可以擾亂到盜賊的固有思維模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打斷盜賊認知的「自動導航」有可能成為一種威懾(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擾亂盜賊的自動導航模式有時候可以讓他們停止行竊。倪指出,有一些暗示,一棟空房子的一扇開著的窗戶,可能激發盜賊大腦裏的獎勵機制,讓他們無法抗拒,並開始進入自動導航思維模式。「犯罪是一連串的決策過程,」倪說,「他們一開始所做的決策是潛意識的,而當他們逐漸接近潛在的犯罪場景時,大腦的獎勵機制就開生效。」因此,行為重塑療法就是為了訓練這些盜賊規避這些暗示,並克制引誘;從源頭開始制止,如當他們偵察潛在行竊目標時。倪現在與荷蘭犯罪與法律應用研究中心(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Crime and Law Enforcement)的金路易Ÿ範Ÿ吉爾德(Jean-Louis Van Gelder)合作研究犯罪過程中的情緒波動。

目前,我們可以採取一些簡單的辦法。除了最基本的,要記得關門關窗之外,倪認為最好的辦法就是假裝家裏一直是有人的;幾乎她訪談過的所有的盜賊都盡量避免與戶主面對面衝突。

在我離開之前,我情不自禁的想到倪是否可能已開始四處尋找盜竊機會,就像她研究的那些聰明人那樣。她自己坦白說,現在她出去遛狗的時候,確實都會像一個經驗豐富的老手一樣,四處辨認可能的被竊目標。對我們來說,幸運的是,迄今為止,她還沒考慮過把她掌握的行竊技能付諸實踐。

請訪問 BBC Future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