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貌取人」的世界毀了你的生活?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即使在外觀上的微小差異可能令兩個人走上不同的道路

假設你有一個異卵雙胞胎兄弟/姐妹。 你們擁有同樣的智商,在同一個家教環境中接受相同的教育,並且擁有相同的興趣愛好。 你們兩個人都同樣喜愛交際,熱愛探險,同樣富有吸引力。 你們在同一個健身房裏鍛煉,每天吃的食物也沒有區別。

無論從精神上還是心理上,你們都是彼此的翻版, 僅臉部存在細微差別。 可能你們二人中有一位擁有一雙猶如叢猴般天真爛漫的大眼睛, 而另一位則擁有更結實的臉頰骨和更加粗獷的額頭(有人會說看起來像穴居人)。

多年以來,你是如何看待以後的生活的?是延續彼此完全一致的成長路線,還是讓外貌上的細微差別幫助你走向另外一條道路?

可惜答案是後者。 在看到你的瞬間,別人就已經斷定你是否能幹且可信;你是一個領導者還是個小跟班。 而這種偏見可能會對你生命中的重大事件起到決定性的作用,比如你的交友圈、你的銀行存款,不一而足。

「儘管我們都想理性地做決定,但是我們經常受一些膚淺因素影響,」卡耐基梅隆大學 (Carnegie Melon University) 的克里斯托弗·奧利沃拉 (Christopher Olivola) 表示, 「外表長相就是一個典型的膚淺因素,但它的影響卻非常巨大。」

過去,這種「以貌取人」(奧利沃拉和他的同事如此稱呼)被認為是生活中的不幸因素。 但是越了解這種影響,他們就開始疑惑這種偏見是否應該和其他偏見一樣受到重視。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就可能應該採取行動了。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對美麗先入為主的認識,可能會導致人們忽視相貌偏見的其他表現形式

對名流文化的癡迷導致人們對於高顏值的定義往往依賴於一個人的外型。 早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經濟學家丹尼爾·海莫默什 (Daniel Hamermesh) 研究發現,比起姿色平平的人,外表更具吸引力的人的收入要高上 10% 到 12%。這種現象存在於各行各業,從橄欖球運動員到律師,甚至他的同行——經濟學家。 如今他說,「這是一個恐怖的想法。」

事實上,他發現唯一的例外就是持械搶劫犯。 「如果長相兇惡的劫匪能使你乖乖給他錢,那他也就無需訴諸暴力了。」 其實,正如 BBC 之前的調查研究,高顏值在遵紀守法方面並不奏效。 例如,如果面試官認為漂亮女人不可信,那麼越漂亮的女性就越難獲得高職位。

早在十年前,奧利沃拉在普林斯頓大學的同事亞歷山大·托多洛夫 (Alexander Todorov) 就發現,無論如何,我們對美麗的先入為主的認識可能會導致我們忽視相貌偏見的其他表現形式。 他要求參與者在一秒鐘內查看參選美國國會議員和參議員的政治家照片,然後投票選擇誰更有勝任力。 即使考慮了年齡和吸引力等其他因素,參與者對於競選結果的草率判斷居然也有高達約 70% 的凖確率。

最近的很多研究都揭示了類似的結果,不考慮異性相吸的因素,所有測試都表明了長相和成功成正比例關係。 例如,長相顯的越有控制力,就越有可能獲得首席執行官這樣的職位,收入也會更高。 科學家在軍隊也做了測試,要求人們根據學員的面孔來推斷職位。 得分較高的學員更有可能在今後攀登事業的高峰。

誠實尤其會顯現在臉上。 在一系列照片中,大多數參與者都認為某人長得「可信」,並且更有可能借錢給那個人。 在法庭上,一張無辜的臉甚至可能讓你擺脫入獄的命運;鑒於相同的證據,一項研究發現,那些看上去誠實可靠的人不大可能被發現有罪。

無可否認的是,這都是完全主觀的。 我們怎麼樣才能了解是什麼造就了誠實、有能力以及有控制力的相貌呢? 一種可能性就是,我們僅根據面部表情來推斷:開朗的笑容或者皺眉的怒容。 毫無疑問,表情的確會對推斷產生影響。 即使這樣,根據相關證據,我們還是要留意其他長久性的因素。 例如,奧利沃拉和托多洛夫利用經過精心設計的帶有中性表情的電腦合成圖片來研究其他因素影響。

通過給照片評級,比較不同照片的得分,然後該團隊製作數字照片拼圖,精確捕獲顯示每個特質的細微特徵。 得出的照片顯示,從眉毛的形狀到骨骼特徵,整個臉部細微的差別都會對我們的推斷產生影響。 請看下面的臉部圖片,推斷你是否具有勝任力、控制力,並且性格外向或者值得信任。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也許你認為自己不會如此膚淺,可是事實上,無論何時遇見誰,你都會無意識地對他進行評價。 托多洛夫表示,其實只需 40 毫秒就能快速推斷某人的個性——遠少於眨眼的時間。 此外,這似乎是全年齡段的習慣, 即便是三四歲的兒童也會「以貌取人」。

如果這些「草率」的決定大都正確,也就不會給人們帶來如此的煩惱。 事實上,它們的確能說明部分真相。 最近,法國國家科研中心的讓·弗朗索瓦·博納豐 (Jean-Francois Bonnefon) 和同事們做了一項測試,讓參與者玩一個經濟學遊戲。

遊戲中,參與者每人都有幾歐元,並且可以自行決定給誰投資,然後被投資者可以選擇自己獨佔利潤(不誠實選項)或者分享利潤(誠實選項)。 僅根據一張照片,參與者就可以預測競爭對手的遊戲策略,他們的表現比隨機情況下的稍好。

與此同時,出現了一些有趣的進化問題,他說, 「很難理解為何我們臉上會有『不要相信我』的表徵。」 正如 BBC 之前的調查研究,我們的臉能夠揭示許多秘密,如身體荷爾蒙水平或者免疫系統健康程度。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盲聽能減少其他偏見,有研究發現樂團明顯給予女性音樂家更多機會

實際上,雖然我們的推斷通常不正確,而且還有可能造成傷害, 「但是人們太過注重相貌而忽略他們已知的信息,」奧利沃拉表示。 例如,在測試信任和誠實的遊戲中,參與者都傾向於和「看起來可信」的伙伴合作,即使有證據顯示他們的伙伴曾經作弊。

不難看出,這些草率的第一印象將會把你和你虛構的孿生兄弟/姐妹推向不同的人生軌道。 無論是參加聚會,拜見岳父母、面試工作或者申請銀行貸款,相貌都會決定你的命運。 在當今的互聯網時代,這個問題尤其突出,奧利沃拉表示, 「如今,我們甚至在和對方見面之前,通過在線資料就形成第一印象。」

假設要聘用一位助理, 你可能非常客觀的審查簡歷,但是如果對照片的偏見是根深蒂固的,那麼再豐富的簡歷也無濟於事。 他還表示,「相貌會改變我們對後續信息的看法。」 博納豐對此表示贊同, 「不大可能訓練人們不要以貌取人,這是無意識的行為。」

考慮到這些問題,奧利沃拉和托多洛夫最近撰寫了一篇論文,呼籲心理學家應該研究相關方法來抵制外貌協會的偏見。 「如果一個決定十分重要,要先搜集更多與問題有關的信息,了解我們要評估的人,減輕『看臉』的影響,」托多洛夫表示。

「當我們面試研究生時,面試前,他們的經歷表現和推薦信會決定我是否想和他們共事。」 奧利沃拉甚至建議「垂簾」面試,雖然他也認為這可能不現實。 可是,許多專業的管弦樂隊發現盲聽能減少其他偏見——一項研究發現樂團明顯給予女性音樂家更多機會。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大眼睛似乎宣告無罪 - 但第一印象是不準確的

正如海莫默什在《美麗買單》(Beauty Pays) 一書中所說,如果可以證明更具魅力的同事掙得比你多,那麼基於相貌的偏見可以是一個法律問題。 可是制定和實施法律要花費錢財,並且當身邊存在更多緊迫問題時,他也不確定法律能否奏效。

他表示,「個人認為,當其他人值得更多關注時,我們還希望政府花錢保護那些相貌醜的人嗎?」 當然,沒有人認為面孔偏見應當抹去我們對性別偏見或者種族主義等其他偏見所做的努力 (雖然這些偏見重合時,其他偏見問題可能會更加突顯。)

無論我們是否想讓法律來評判這個問題,至少要意識到自身的淺薄。 與大多數偏見不同,我們不僅是面孔偏見的受害者,也是幕後推手: 每個人都可能基於相貌,不公正的評判他人;而且我們自己也是這樣被他人評判的。 這個醜陋的事實值得我們認真面對。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