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雨即將來臨 有人能夠嗅出來

Image copyright Getty

麥克斯·利夫西 (Max Livesey) 有一次在度假時突然聞到一股樹葉燒焦的氣味。 他環顧酒店客房,沒有發現異味的來源。 接下來的幾周,從燒木頭的味道到刺鼻的洋蔥味,這種異味越來越濃。最後,他確信附近定是住著一窩臭鼬。 他說:「我開始流眼淚,嗓子裏也有異味,咳也咳不出。」

利夫西(化名)現年 72 歲,是一位軟件工程師,他將這種奇怪的味道歸咎於酒店房間散發出來的霉味。 但回到家,還是有這種味道,一整天這種味道越來越濃,並持續了好幾個鐘頭。

利夫西前去拜訪了芝加哥嗅覺與味覺治療和研究基金會嗅覺紊亂問題專家艾倫·赫希 (Alan Hirsch)。 赫希讓他聞了各種不同程度的臭味,對他的整體嗅覺狀況進行了測試。 他發現利夫西的正常嗅覺能力已經受損。 這並不令人意外: 利夫西患有帕金森綜合症,嗅覺不靈也是常見症狀。 可能正是由於這種疾病造成了他的嗅覺神經受損,這種神經末梢通過鼻腔將嗅覺信息傳給大腦。

人體晴雨表

但為什麼會發生幻嗅呢? 當嗅覺神經短暫靈敏時,我們偶爾都會出現「自發的嗅覺釋放」現象。 正常情況下,這種釋放都會被傳送真正氣味信息的其他神經元所抑制,所以這並不會造成什麼問題。 然而,嗅覺受損就會導致這些釋放得不到抑制,結果就會產生一些幻嗅。(由於類似原因,一些患有聽力障礙的人能夠慢慢識別一些縈繞心頭的音樂片段,而這些也只是純粹來源於他們的意識。)

Image caption 即將來臨的暴風雨的味道聞起來就像一窩臭鼬的味道(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然而,利夫西慢慢發現了一些更為奇特的事情: 在暴風雨來臨前,那種幻覺中的氣味會更為濃烈。 二、三個小時之後,烏雲密布,幻嗅情況會越來越嚴重,直到風暴結束後才會有所緩解。 他還表示,有時在風暴來臨前十個小時自己便能夠預知。

赫希說,這是他遇到的首例天氣誘髮型幻嗅。 然而,由於天氣狀況導致人類患病的情況,並非是第一次遇到。

我膝蓋疼……肯定要下雨

早在兩千多年前,希波克拉提斯 (Hippocrates) 便觀察到神經系統不適與天氣之間存在關聯。 1887 年,研究人員首次對這種關係進行研究,發現氣溫和濕度與人類的慢性關節和肌肉疼痛強度之間存在重大關係。 自那以後,人類便很好地記載下了天氣狀況與人類偏頭痛之間的關係以及多發性硬化症之間關係的紀錄便很詳盡。

赫希表示,很少有人知道,隨著氣壓的下降,我們的嗅覺也會變得不靈敏。 因為雷雨來臨前,氣壓下降,導致利夫西的嗅覺功能減退,因此齣現幻嗅的可能性就會增加。

Image caption 鼻腔神經受損可能會導致大腦調用鼻腔中的幻嗅來彌補嗅覺(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當然,利夫西的幻嗅也可能僅僅只是回憶偏差的一種案例:這種情況下,由於一種選擇性記憶,可能會導致他注意到暴風雨來臨前的幻嗅狀況會比其他時候更為嚴重。 或者,他可能只是受了此前天氣預報的影響。 利夫西不相信是因為這些原因 — 很多時候,他並沒有看天氣預報,依然可以預測一些惡劣的天氣狀況。 赫希也相信天氣情況和幻嗅之間的確存在一定的關聯。 他表示,比如高海拔環境中的登山運動員在低壓艙訓練時,也會出現幻嗅情況。 赫希說道:「我們發現,在南極洲高海拔地區遠足的人群也容易發生幻嗅。」

自利夫西之後,赫希還治療了其他一些有類似困擾的患者。 他說:「我們目前遇見的每個人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嗅覺受損,他們都反映暴風雨來臨前幻嗅情況最為嚴重。」

爬到高空?

這是一個很難從客觀上進行研究的問題。 在一項預備試驗中,赫希通過讓病人搭乘高速電梯登上芝加哥摩天大樓約翰·漢考克中心(100 層,高 1127 英尺)的頂層來嘗試誘發幻嗅。 儘管這對利夫西的幻嗅情況影響不大,但赫希表示實驗產生的壓力變化確實加劇了患者的幻嗅程度,這就表明這種病症很可能對氣壓的微妙變化比較敏感。

不幸的是,目前還沒有徹底的治療方法。 幾年前,利夫西在治療帕金森綜合症的藥方里加入了左旋多巴,在之後幾個月的時間裏,他的幻嗅症狀變得不太明顯。 然而最近芝加哥天氣狀況很糟糕,他的幻嗅症狀又出現了。

Image caption 往鼻腔中噴點香味,便能夠消除「幻嗅」帶來的噁心氣味(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一種觀點認為,他可以通過增強現有的嗅覺能力來減少出現幻嗅。 幾個月前,在赫希的推薦下,他開始聞三種不同的香味,每日三次。這些香味好像可以取代幻嗅產生的氣味。 他說:「這辦法看起來挺管用,但也可能只是心理作用。」 多數情況下,他認為這些氣味並不奏效。 他表示努力工作、放聲大笑和搞點東西吃吃,倒是可以管點用。

利夫西的幻嗅症狀不疼不癢,但卻很討厭。他坦承道:「幻嗅最嚴重時,那種氣味就像糞便一樣,真是太惱人了。」

雖然氣味有時會發生變化,但他表示多數時候都是很難聞的。 他說:「因為這些氣味,我還出現了諸如流眼淚之類的生理反應。我聽說有人會幻嗅到玫瑰花的氣味。 我很想知道他是誰,我喜歡那種氣味!」

我很好奇有沒有人向他打聽天氣狀況。他笑道:「那倒沒有,這種預測並不完全凖確。 我又不是國家氣象服務站。如果他們真向我打聽的話,我就讓他們自己去看 iPad!」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