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疼痛的人是變態狂嗎?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很多人都喜歡在性愛中增加一點痛苦(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對手是個狠角色,它可能令你抽搐痙攣、心臟病發作,甚至還能致人死亡。但詹森·麥克納布(Jason McNabb)進入賽場時卻顯得異常鎮定。哨聲響起後,密集的攻擊洶湧而至,隨之而來的是滿眼的淚水、腫脹的嘴唇和滿身的大汗。

這可不是一場普通的比賽。麥克納布目前保持著一項2分鐘內吃下最多印度鬼椒(Bhut Jolokia)的世界紀錄。「感覺就像滿嘴的大黃蜂在同一時間狠命刺我。說實話,那簡直就像地獄一樣。」他說。

印度鬼椒的辣度超過100萬斯高威爾,是全世界最辣的辣椒之一。無論是誰,只要輕輕咬上一小口,就會感覺一陣劇痛。那麼問題來了:既然這麼辣,為什麼還有人願意主動嘗試?

常識告訴我們,人人都喜歡追求快樂,逃避痛苦。但其實未必如此——很多事情都很痛苦,包括跑步、熱石按摩、紋身、身體穿孔,甚至BDSM(這是個縮寫詞,指的是捆綁與調教、支配與臣服、施虐與受虐)。

對麥克納布來說,吃辣椒時產生的痛苦與食物、毒品和性愛帶來的痛苦非常相似。「這種痛苦很快就會消失,辣椒會激發腎上腺素,從而帶來愉悅感。」詹森解釋說。

Image caption 跑步愛好者長時間鍛煉後也會獲得快感,但大腦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圖片來源:Thinkstock)

作為一種生物,愉悅與痛苦之間的聯繫深深地植根於人類的體內。首先,所有的痛苦都會導致中樞神經系統釋放內啡肽(endorphins)——這是一種能夠止痛的蛋白質,它的機制與嗎啡等麻醉劑類似,可以令人產生愉悅感。

喜歡跑步的人對這種關係肯定不會陌生。高強度的運動會釋放乳酸,這是當體內缺氧時,伴隨葡萄糖分解而產生的一種副產品。乳酸會刺激肌肉中的痛覺感受器,從而利用電信號將它們的處境通過脊髓傳送給大腦。大腦會將這些信號解讀為腿部的灼熱感,這往往會導致跑步者放慢速度或停下來。

直到作為神經系統控制中心的海馬體介入,事情才有了轉機。海馬體接收到痛苦信號後,便命令人體釋放出自帶的麻醉劑——內啡肽。這種蛋白質作用於大腦的阿片受體上,阻止大腦釋放與痛苦信號的傳輸有關的化學物質。這有助於止痛,但內啡肽的作用還不止於此,它會刺激大腦的邊緣和額葉前區——激烈的性愛和美妙的音樂同樣也會激活這些區域。痛苦結束後的這種快感與嗎啡和海洛因帶來的快感非常相似,後二者同樣會作用於大腦的阿片受體。

與此同時,高強度的鍛煉也會激發人體釋放另外一種止痛藥——大麻素。這種被稱作「幸福化學品」的物質會作用於大腦的大麻素受體,從而阻止疼痛信號,並產生與大麻相似的溫暖而模糊的快樂——事實上,大麻同樣會作用於大麻素受體。人類在感覺疼痛時還會釋放腎上腺素,通過加快運動員的心跳來提升興奮度。

腿部的灼熱感是為了避免運動過度,而「跑步者的快感」 或許曾經幫助我們的祖先克服了長途狩獵所產生的痛苦。更廣泛地看,疼痛結束後的這種令人愉悅的快感,或許就是為了幫助我們緩解受傷之後產生的短期疼痛而進化出來的。

Image caption 辣椒最終能夠激發愉悅感(圖片來源:Thinkstock)

但為什麼有的疼痛令人愉悅,有的疼痛卻令人煩惱?

有一種理論將其歸因於「良性自虐」——在保持意識的同時尋求痛苦。

辣椒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辣椒素是一種無害的活性成分,它之所以令人感覺疼痛,是因為它恰好作用於辣椒素受體,這是我們舌頭上的眾多熱敏受體中的一種,這種受體會在接觸過冷或過熱的物體時向人體發出警報。辣椒素受體被激活後,大腦收到的信號與舌頭被火灼傷時收到的信號相同。

這是人類獨有的嗜好,科學家曾經試圖讓老鼠也愛上辣椒,但卻未能成功。科學家還曾試圖訓練動物進行自殘,但只有通過「正強化」才能實現——這就需要通過各種手段讓動物將疼痛與獎勵聯繫在一起。「整體而言,當動物體驗到負面感受時,它們就會主動避開。」賓夕法尼亞大學的保羅·羅津(Paul Rozin)說。

喜歡BDSM的人對「良性自虐」並不陌生。亞歷山德拉女主人(Mistress Alexandra)是倫敦的一名職業虐待狂,她解釋道:「我們會對良性痛苦和惡性痛苦加以區分。惡性痛苦表明某方面出了問題,我們必須立刻予以關注。而良性痛苦則是令人愉悅的。例如,如果肩膀在捆綁過程中開始拉傷,就可能不太安全,我們就會鬆開繩子。」

Image caption 常識告訴我們,人人都喜歡追求快樂,逃避痛苦,但其實未必如此(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這種理論還試圖解釋我們為什麼會主動尋找,甚至享受其他不愉快的體驗,例如引發恐懼的過山車或悲情電影。「動物乘坐過山車會感覺恐懼,它永遠不會再次嘗試。」羅津說。

性愛與痛苦之間的聯繫並不僅限於BDSM。在一項研究中,科學家使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觀察女性自慰到性高潮時的大腦變化。他們發現,人腦會有30多個區域被激活,包括與痛苦相關的區域。另外一項研究則發現,為了緩解慢性腹痛,一些癌症倖存者切除了脊髓中的部分神經,但他們同時也喪失了達到性高潮的能力。倘若疼痛感恢復,性高潮也會失而複得。

羅格斯大學的巴里·庫米薩勒克(Barry Komisaruk)是這項成像學研究的作者,他認為,痛苦與性高潮的路徑之間有著本質的聯繫。「另外一種觀察發現,性高潮時的面部表情往往無法與疼痛時的表情區分開來。」他說。

沿著這些線索,一項研究撲熱息痛如何影響情緒的研究發現,止痛藥不僅能緩解情感痛苦,還能降低愉悅感。在這項研究中,學生們分別服用了撲熱息痛和安慰劑,並在觀看了一系列刺激性的照片後對自己的情緒強度進行評分。結果表明,撲熱息痛不僅緩解了消沉情緒,也降低了愉悅感受——這表明兩種情緒共用相同的生物學路徑。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