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杯不醉的秘訣是什麼?

Image copyright n

我們都見過千杯不醉的人:雖然多數人喝多了酒都會酩酊大醉,但這些人卻會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精神抖擻。在旁人看來,他們喝得似乎是飲料,而不是威士忌

這些「能喝」的人其實並不少見。根據最近的一項調查,即使豪飲一番,仍有接近四分之一的人可以免受醉酒之苦。然而,他們似乎都對自己的秘訣秘而不宣。好酒量究竟源自好基因,還是源自酒的種類,抑或其他神奇的方法?

大約直到5年前,科學家幾乎還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他們認為喝醉是為了阻止人們繼續飲酒——所以常見的觀點是:『隨它去吧。』」英國基爾大學(Keele University)的理查德·史蒂芬斯(Richard Stephens)說。不幸的是,這卻催生了很多得不到證據支撐的民間風俗。但作為醉酒研究小組(Alcohol Hangover Research Group)的負責人,史蒂芬卻希望糾正這些觀念。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發酵產生的有毒副產品還會起到上色的作用。一般來說,酒的顏色越清澈,你第二天早晨的頭腦就越清醒(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就連醉酒的原因也帶有一些神秘色彩。直到最近,人們還將原因歸咎於脫水——科學家認為,酒精有利尿作用,所以會導致人體流失更多水分——但目前的證據表明,脫水在醉酒中只發揮了很小的作用。相反,這很可能源自酒精的化學作用。發酵會產生一種名為「同族元素」的有毒副產品,可能會令人體組織輕微中毒。這些化學成分往往會給酒染上較深的顏色,或許正因如此,喝威士忌比喝清澈的伏特加更難受。(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麼不應該把不同的酒混在一起喝:因為混在一起的酒種類越多,攝入的同族元素種類也就越多。)

大量飲酒之後的幾個小時,酒精本身會分解成乙醛,之後還會形成乙酸鹽。這些微毒的「代謝物」會導致嘔吐、出汗、心悸。酒精及其副產品還會擾亂免疫系統,引發炎症。「當我們大醉時,便會產生浮腫的感覺——這跟炎症有關。」史蒂芬斯說。在大腦中,這種炎症還能引發頭痛,伴有血糖降低和失眠,可能還會令人無精打採,情緒低落,而且往往伴隨著身體疼痛。

至少多數人都會出現這種情況。史蒂芬斯這樣的研究人員面臨的一大難題在於:為什麼約有23%的人自稱無論喝多少酒,他們都從未喝醉過。這可能與基因有關;對雙胞胎展開的研究表明,同一個家族往往具備相似的酒量。這可能牽扯到多種基因,而科學家已經找到了一些基因,可能有助於從血液中去除酒精及其代謝物,並抵抗因為中毒而產生的炎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憂鬱的性格會加大醉酒後的身體疼痛——而心胸較為豁達的人或許會更好受一些(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有趣的是,醉酒或許還與性格有關;一項研究顯示,神經質的人比心胸豁達的人更容易喝醉。這未必意味著苦惱被「捏造」或誇大了;根據目前掌握的知識,情緒的確可以調節疼痛感,因此內疚和焦慮可能會放大真實的身體不適。

儘管有些人的酒量可能源自遺傳因素,但史蒂芬斯認為,很多人其實只是「會喝酒」。「可能只是因為他們懂得控制喝酒的節奏。」他指出,最近有一項研究對受訪者過去一個月的飲酒量和醉酒情況展開了詳細調查。通過這項調查,研究人員認為,儘管他們飲酒的數量相同,但約有80%明顯「能喝」的人其實是控制了自己喝酒的節奏,使得血液中的酒精濃度始終不超過0.10%的峰值。

史蒂芬斯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駁斥其他一些有關醉酒的流行觀念——包括年齡越大越容易喝醉。「很多人都持有這樣的觀念,他們認為年齡越大越容易喝醉,但沒有證據支撐這種說法。」他說,「喝醉主要是年輕人的問題。」他最近進行的一項研究顯示,經過一段時間的大量飲酒後,20歲的人喝醉的機率約為60歲的7倍。同樣地,他認為這也與節奏有關。「他們知道自己什麼情況下會喝醉,所以已經學會了如何保護自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很多人都認為油炸食物可以清除酗酒產生的毒素。但實際上,油炸食物的真正作用是提升血糖,從而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疲勞(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至於各種各樣的解酒偏方,相信你已經能夠想到史蒂芬斯會給出什麼答案。民間的偏方多種多樣,「牡蠣雞尾酒」(prairie oyster)便是其中之一(這個偏方混合了醋、伍斯特醬和生雞蛋),但卻沒有多少證據能夠證明這些偏方的有效性。更有可能的情況是:這種偏方古怪而刺激的味道分散了人們的注意力,並且起到了安慰劑的作用。由於脫水產生的影響很小,所以大量飲水同樣無法緩解疼痛。

「如果不想喝醉,最好的辦法就是適度飲酒。」史蒂芬斯說。如果已經喝多了,稍加照料便有助於緩解痛苦。「一片布洛芬可以緩解頭痛、減輕炎症,一份油炸食物或許也可以恢復血糖水平。」

可誰知道呢——或許遲早會有一種出人意料的治療方式出現;已經有一些科研人員開始研究緩解醉酒症狀的藥物,而且取得一定的成功。有的時候,這種藥物的來源也令人頗感意外。10年前,一項研究發現仙人掌的一種提取物似乎可以抵消威士忌和其他深色烈酒的「同族元素」的毒性,並減輕炎症——但迄今為止,仍然沒有人展開過跟蹤研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真正能解除醉酒的良方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來源,例如刺梨果。(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如果你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要解決這個問題,也可以吃一點「食用臭蟲」——只要你下得去手。儘管名字很倒胃口,但這種蟲子卻是馬拉維的一道美味,很多人都對它的解酒能力很有信心。(你必須通過正確的烹飪方法去除臭蟲身上的惡臭:據當地人介紹,「如果吃了烹飪不當的臭蟲,那股臭味會在你嘴裏停留一個月。」)有些科學家已經開始研究臭蟲的營養成分,所以它的實際效果究竟能否在臨牀試驗中得到驗證將非常值得關注。

雖然不想成為一個令人掃興的人,但總體而言,史蒂芬斯還是認同一個普遍觀念:醉酒或許是一種有益的提醒,讓我們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可能正在遭受破壞。「酒精會對人體構成傷害,但我們也從中得到了很多快樂。」他說,「所以關鍵是控制你喝酒的方式。」

換句話說,他的建議與你的父母相同:喝酒雖能助興,但切莫貪杯,必須注意分寸,點到為止。無論你是否擁有千杯不醉的能力,從長期來看,這樣做都對健康有益。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