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隱患:倫敦霧霾的致命效應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片來源:Dan Kitwood/Getty Images)

試想,假如有這樣一場濃霧:路上行走時看不見雙腳,太陽升起時望不到陽光,雙眼睜開時感覺刺痛,呼吸空氣時喘息不暢。

這似乎是一場後啟示錄般的噩夢,但在1952年12月5日,英國倫敦的居民卻真真切切地生活在這番恐怖的場景之中。那一天的霧霾事件導致成千上萬人喪生,並最終促成了全世界對空氣污染的重視。

1952年的一個寒冷的晴天,倫敦人都擠在自家的煤火旁取暖。但當煙霧像往常一樣排放到大氣中的時候,一次反氣旋卻將污染物困在了貼近地面的地方,形成了一層含有硫化物的有毒煙霧,將英國的首都牢牢地覆蓋了5天。

在氣象條件好轉、霧霾散去之前,已有數千人死於非命。據官方估計,當時那場災難導致4,000人死亡——平民死亡人數超過戰爭期間的任何一起事件——最近的研究顯示,實際死亡人數可能多達1.2萬人。

Image caption 1953年11月,一對夫婦行走於倫敦街頭;彼時距離倫敦霧霾事件已經過去將近一年,但人們出門仍然需要佩戴口罩(圖片來源:Monty Fresco/Topical Press Agency/Getty Images)

「無可避免的災禍」

儘管英國的大城市已經被霧霾籠罩了100多年,但1952年倫敦霧霾事件的嚴重程度卻前所未有。

那也成為了一個轉折點:在此之前,人們一直都安然接受了霧霾,將其視作「不可避免的災禍」。「在英國的燃煤城市,人們一個多世紀以來都甘心忍受煙霧帶來的煩惱,認為這是獲取工作和舒適生活所必須付出的代價。」環境歷史學家史蒂芬·莫斯利(Stephen Mosley)說。有些人甚至將空氣污染視作英國工業活力的切實證據,而燃燒煤炭產生的火苗更是一種難以捨棄的奢侈。

儘管公眾要求解決這一問題的呼聲越來越高,但政府的反應卻有些遲鈍。最初,他們甚至聲稱12月的高死亡率是因為流感爆發,直到7個月後才最終下令展開調查。

4年後,也就是1956年,《清潔空氣法案》實施。該法案禁止在英國全境的「煙霧控制區」燃燒污染燃料。

Image caption 1954年,倫敦的巴特西發電廠曾經每年燃燒100多噸煤(圖片來源:Monty Fresco/Topical Press Agency/Getty Images)

該法案具有革命性的意義,成為了全球環保事業的一個里程碑事件。公共衛生得到了極大改善;20世紀50年代在城市裏消失的動植物又重新在那裏繁衍生息;倫敦巨大的建築也不再被濃重的霧霾遮蔽。隨後幾年,其他工業化國家也紛紛跟進。

空氣問題

然而,儘管燃煤產生的空氣污染已經成為歷史,但倫敦的空氣質量問題卻遠未結束。最近有一項研究顯示,倫敦每年的空氣污染導致9,500人喪生,所以越來越多的科學家、政治家和活動家都認為,在《清潔空氣法案》實施60年紀念日即將到來之際,英國必須再次調動自己的首創精神,與空氣污染展開鬥爭。

這份報告由倫敦大學國王學院環境研究小組為倫敦交通局編寫,該報告將人們早死的原因歸咎於兩大污染物:PM2.5細顆粒物和二氧化氮(NO2)。

NO2含量尤其值得擔憂。倫敦NO2含量位居全球最高水平,連續5年超出歐盟的安全標凖。2015年,牛津街的NO2含量短短4天就超出了全年限制。

國王學院的研究估計,NO2每年可能造成多達5,900人早死。

Image caption 2014年4月,一名自行車騎行者在倫敦的霧霾中「全副武裝」,這也是該市去年NO2污染最嚴重的星期之一(圖片來源:Rob Stothard/Getty Images)

國王學院空氣質量專家馬汀·威廉姆斯(Martin Williams)表示,雖然科學家多年以前就已經意識到NO2的毒性,但由於它往往與其他污染物共同存在,所以很難判斷這種氣體的獨立影響。直到現在,研究人員才得以認定NO2獨自產生的作用。

然而,該報告的作者海澤·沃爾頓(Heather Walton)表示,究竟有多少死亡案例是由這種氣體造成的,目前仍然存在一些不確定性。

NO2的污染來源多種多樣。但根據英國環境和農業事務部的統計,交通運輸工具排放的廢氣至少佔80%,而柴油車則是其中最主要的來源——倫敦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機動車是柴油車。

由於燃油效率較高且二氧化碳(CO2)排放量較低,所以多屆政府都對它們的顆粒物和氮氧化物排放問題視而不見。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原本為了降低柴油發動機的污染而採用的技術反而加劇了它的污染。「柴油車排放的顆粒物數量遠大於汽油車,所以需要配備顆粒物過濾器。」威廉姆斯說,「這便會將顆粒物收集在過濾器上,但偶爾也需要將其燃燒——尾氣中的氮氧化物被轉化成了NO2,幫助過濾器上的顆粒物氧化和燃燒。所以,為了解決顆粒物問題,NO2的排放量反而增加了。」

Image caption 2014年4月,霧霾籠罩下的倫敦02 Arena遠景(圖片來源:Dan Kitwood/Getty Images)

不過,主管環境和能源事務的倫敦副市長馬修·彭查茲(Matthew Pencharz)表示,如果歐盟的排放檢測果真的可靠,那就不成問題。他說,路上跑的汽車所產生的污染最高可達測試階段的10倍。「如果汽車的實際表現都能達到歐盟的標凖,我們的NO2含量肯定能達標。」他說。

他還表示,倫敦的數據之所以如此糟糕,原因之一或許在於,倫敦的污染監測能力高於其他地方。

「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空氣污染監測網絡。」他說,「別告訴我沒有哪條街道的污染比牛津街更高,他們只是沒有監測而已。其他地方都沒有像我們這麼認真監測污染。」

呼吸更順暢?

好在NO2含量開始下降。選擇性催化還原系統可以消除廢氣中的大量氮氧化物,而根據法律規定,很多污染最嚴重的柴油車都需要安裝這種系統。國王學院的研究指出,過去幾年間,NO2濃度已經有所降低。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Metrocab是倫敦交通局批准的首款零排放出租車(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整個倫敦都在逐步推廣污染程度較低的新車型。倫敦目前有1,200多輛混合動力巴士,包括新的柴電混合路霸(Routemaster)——倫敦交通局表示,這種新型巴士排放的氮氧化物和顆粒物僅為傳統柴油巴士的四分之一。倫敦交通局還有望於近期推出全球首輛零排放雙層巴士。

倫敦還在採取各種措施,清理城市出租車的污染。倫敦交通局最近宣佈,從2018年1月開始,該市新批准的出租車CO2排放量必須低於50克/公里,而且零排放範圍要達到30英里。今年早些時候,使用電池提供動力並借助小型內燃機延長續航里程的Metrocab,成為了倫敦交通局批准的首款零排放出租車。倫敦出租車公司最近推出了TX5原型車,這是一種重量輕、電池容量大的黑色出租車,計劃在2016年投入生產。

另外,倫敦還規劃了很多超低排放區:從2020年開始,所有目前收取擁堵費的地區,都只允許達到排放標凖的汽車進入,否則就會額外收取費用。

Image caption 在1952年倫敦霧霾事件期間,一名男子凝望塔橋(圖片來源:Fox Photos/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但很多人認為,這些措施還不夠。市長辦公室也遭遇了猛烈的批評,因為他們最初計劃禁止污染最嚴重的汽車進入超低排放區,但後來卻取消了這項計劃。按照目前的規定,符合新歐6排放標凖(這一標凖排放的NO2很高)的柴油車可以免繳費用。另外,最近對500家企業的調查發現,其中有23%寧肯繳費也不願升級汽車。

「你肯定希望遵守最少的規定,投入最少的成本,卻能產生最好的效果。」彭查茲說,「電動車的成本對企業來說並不合理。」

變革先例

還有人指出,《清潔空氣法案》所帶來的變革程度遠大於現在的各種措施,足以說明人們的適應能力。「在《清潔空氣法案》實行之前,人們說,『政府沒有錢,窮人會凍餓而死。』但這並沒有發生。」民間組織倫敦清潔空氣(Clean Air In London)創始人西蒙·伯齊特(Simon Birkett)說,「一旦這些規定落實,人們就會找到成本最低的方式來遵守。」

不過,主要的歷史教訓或許在於,要說服人們改變習慣,同時說服政府下決心落實這些變化,的確要克服巨大的挑戰。

「以往,在自己家中燒煤取火被視作不可侵犯的自由,直到1952年倫敦霧霾事件發生後,政府才感覺已經獲得了足夠的公眾支持,可以推行可能影響個人自由的變革。」莫斯利說,「希望歷史不要重演。」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