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易尷尬的人也能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尷尬也有好處(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我剛剛從事第一份工作沒幾天,一位同事就跑到我們團隊的辦公室裏抱怨馬桶「出了狀況」。我不想談論噁心的細節,大概就是某人如廁時的瞄凖功力不夠。

不知道為什麼,但當她滿腔怒火地大吼大叫時,我感覺自己的皮膚下面燃起了一團小小的火焰。很快,一波又一波的熱火從我的胸口湧向頭頂;我的喉嚨和面頰很快泛起紅暈,耳朵更是紅得像水蘿蔔一樣。沒有人指責這件齷齪的事情是我所為——但他們的眼神說明了一切。

他們都沒想到我會突然間面紅耳赤。事實上,我十幾二十歲的時候似乎總是處於這種尷尬的狀態之中。

為什麼這種感覺會令我們如此不堪其擾?為什麼人類會進化出這樣的行為,如此明確地展示自己的不安?具體到上面那個例子,儘管我是無辜的,但緋紅的面頰卻會讓人們都認為我就是罪魁禍首。

查爾斯·達爾文(Charles Darwin)也無法確定我們這種尷尬感受的起源。「臉紅的人難受,旁觀者也不舒服,但他們似乎都無法從中獲得任何好處。」他寫道。然而,進化心理學家現在卻發現,從長期來看,這種令人苦惱的尷尬感受對我們的幸福卻至關重要。

有一種理論認為,這是因為擔心「被人發現」而出現的一種自然反應。卡迪夫大學心理學家雷·克洛澤(Ray Crozier)曾經針對各種令人面紅耳赤的情況採訪過很多人,他發現,最典型的情況往往都與暴露隱私有關——例如,倘若一位女士懷孕了,那麼當她與別人對話時,如果突然談到嬰兒的話題,她就會立刻臉紅——而糗事或失態反而不會產生這樣的效果。這位女士之所以臉紅,可能是一種心理反應:她擔心自己的秘密被公之於眾——儘管這實際上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在我收集的不同案例中,隱私被曝光似乎是一種很常見的原因。」他說。

然而,人們在這些情況中的感受與那些讓人恨不得找個縫鑽進去的尷尬場景有著極大的差異——例如,你有的時候可能不小心把老師或老闆叫成「媽咪」(如果你有過這種經歷,那我真的深表同情)。按照達爾文的理解,臉紅似乎只會加劇我們的不適。但實際情況有可能恰恰相反。

我們可以從動物王國找到一些線索,而等級較低的靈長類動物處理衝突時的做法就非常值得關注。杜克大學的馬克·利裏(Mark Leary)指出,等級較高的黑猩猩生氣時不會立刻發起攻擊,而是會瞪著等級較低的黑猩猩——通過這種方式讓它們「滾出我的地盤」、「別碰我的食物」或者「聽從我的吩咐」。

但最有趣的還是等級較低的黑猩猩的反應:它們會試圖緩和局勢,其行為模式與我們臉紅時的表現非常相似:它們會像你我一樣中斷眼神交流, 還會「害羞地」低下頭。

Image caption 我們為什麼會進化出臉紅這樣的行為,並以如此明顯的方式表現出來?就連達爾文都很困惑(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第三,黑猩猩往往還會傻笑,就像我們人類感到尷尬時的笑容一樣。」利裏說。所有這些行為似乎都在說「對不起」,釋放出不想展開正面對抗的信號。

利裏表示,人類可能發揚了這種行為,把臉紅當成了另外一種「非口頭道歉」,希望緩和尷尬的氣氛。這甚至可以解釋為什麼僅僅是想到不端行為都會讓你臉紅——就像我在上文提到的「馬桶危機」中的表現一樣。「即使你是無辜的,傳遞出不願被人指控的情緒也沒有什麼損失——你可以說:『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給了你一個懷疑我的理由。』」利裏解釋道。

我可能只是不知不覺地對可能的冒犯預先作出了反應。利裏認為,或許也可以利用同樣的邏輯來解釋我們為什麼會在別人看自己時臉紅(例如當我們在會議上演講時),甚至在受到讚揚時也會臉紅;臉紅表明我們希望避開多餘的關注。(這也可以讓我們看起來沒有那麼自負,避免挑戰他人的權威。)如果你發現自己在別人做錯事的時候臉紅——例如你的父親在公共場合當眾放屁——那就相當於默認了他們的錯誤,並傳達出你自己對這種不當行為感到不安。

正如克勞迪婭·哈蒙德(Claudia Hammond)之前在BBC Future上所解釋的那樣,臉紅無法偽裝,使之成為了為數不多的幾個誠實的信號,讓人們可以毫無疑慮地信任我們。這便造成了一種結果:在多數人看來,容易臉紅的人更加親切。

尷尬甚至會讓人感覺你是一個更加無私的人。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任教時,馬修·費恩伯格(Matthew Feinberg)曾經拍攝過一些短片,記錄了人們回憶尷尬往事時的樣子。然後又讓一個裁判組對這些人的尷尬程度進行打分。結果顯示,越是慌張無措的人,在後續的調查中就越容易表達無私的觀點。而在提供現金獎勵的遊戲中,這些人也表現得更加誠實。

在隨後的實驗中,費恩伯格通過照片的形式向參與者展示了一些尷尬的表情,並向其詢問了一系列問題。例如:「如果此人是你的同學,你邀請她加入你所在的學習小組的概率有多大?」看起來有些慌張的人比那些鎮定自若的人更有可能被人選中。

令人驚訝的是,當你面對自己心儀的對象時,因為尷尬而臉紅還有可能加強你對異性的吸引力。「如果他們想要尋找長期伴侶,臉紅就表明你遵守社會道德——換句話說,你不會出軌。」

目前任職於多倫多大學的費恩伯格說,「所以,人們在這種情況下反而認為容易害羞的人很有吸引力。」但如果他們只想建立一段短期關係,那情況就會有所不同,因為懷有這種想法的人往往喜歡更浮誇、更自信的伴侶——《BJ單身日記》裏的花花公子丹尼爾·克里佛(休·格蘭特飾演)和拘謹靦腆的馬克·達西(科林·費斯飾演)正是這兩種人的典型代表。

如果這些知識仍然無法幫助你放鬆心態,那你很可能受到了「聚光燈效應」的影響:我們總是高估自己受到的關注,而當你感覺尷尬時,情況尤其如此。說得直白一點,我們根本沒有自己想像得那麼受人關注。

實際上,我已經學會將這些極度尷尬的時刻當做伴隨感冒而來的發熱看待——這只會帶來暫時的不舒服,但對於我們的長期幸福來說卻很有必要。「我們真的不喜歡這樣的感覺,所以會拼命壓制它。」費恩伯格說,「然而,儘管尷尬令人討厭,但它卻並非毫無用處。」

我相信我們都認識一些從來不會覺得尷尬的人——可是,你真的願意變成那樣的人嗎?事實上,唯一比尷尬更加糟糕的或許就是從來不知道尷尬。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