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你能接受一顆豬心嗎?

Image copyright SPL
Image caption 人類心臟移植(圖片來源:SPL)

試想,如果你的心臟正在衰竭,迫不及待地需要進行心臟移植。你的家人每天都在焦急等待醫院的電話,希望能早日找到捐贈者。直到有一天,他們打來了電話。興奮過後,你卻聽到電話線的另一端傳來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消息。醫生告訴你們:捐贈者不是人,而是一頭豬。

這並非天方夜譚。2014年,科學家宣佈,一顆豬的心臟移植到一隻狒狒體內後存活了一年多時間,所以上面的假設最終得到了進一步實現。這個項目由美國心肺和血液學院的默罕默德·莫慧丁(Muhammad Mohuiddin)負責,他的結論支撐了許多人的看法:動物器官可以為苦苦等待器官移植的人們提供幫助。

這種手術將會引發一系列棘手問題,例如:在未來社會,究竟應該如何定義一個「完整的人」?如果我們能接受豬的心臟,還可以使用哪些部位來加強人類的身體健康?採用非人類器官移植是否會改變我們與動物的關係,甚至改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異種器官移植指的是將動物器官移植給人類,這種技術最早可以追溯到1682年。當時,荷蘭外科醫生喬布·簡斯祖·範·米克倫(Job Janszoon van Meekeren)報告稱,他在修補一名俄羅斯士兵的頭骨時,使用了一片狗骨頭碎片。教會大驚失色,下令取下這塊狗骨頭,但卻發現傷口已經癒合得很好,無法取下。

Image caption 從解剖學角度來看,豬心與人心很相似——這只是豬成為理想捐贈者的原因之一(圖片來源:SPL)

後來,阿里克西斯·卡雷爾(Alexis Carrel)開創的血管縫合術在1902年為首批異種器官移植開闢了道路,但直到20世紀60年代才取得了實質性進展。那時,外科醫生將靈長類動物的器官移植給人類,並取得了一定的成功。然而,多數手術都在幾個月內失敗,病人也因此死亡。

但如今,由於存在疾病傳播風險,加之靈長類動物研究領域面臨一些倫理問題,這類動物已經不再是切實可行的捐贈者。另外,人體還有可能產生排異反應。「免疫排斥是異種器官移植的重大障礙。」莫慧丁說。

但實驗證明,豬是更好的捐贈者,至少在狒狒實驗中的確如此。豬心的解剖學結構與人心類似,傳染疾病的風險也較低,加之豬的生長速度很快,使之成為了理想的替代品。關鍵在於,通過修改豬的基因,莫慧丁可以讓狒狒的免疫系統對移植到它體內的豬心「視而不見」。

通過兩項基因微調便可降低狒狒的免疫細胞將豬心識別為異體器官的能力。然後再增加一段能夠生成人類抗凝血劑的基因,從而有助於對抗基因在外來組織周圍形成血栓而觸發的免疫系統反應。通過這一系列變化,便可大幅延長心臟的存活時間。

Image caption 如果人類對豬的器官需求增加,這種動物的價值就有可能上漲(圖片來源:Thinkstock)

如果真能將動物器官移植給人類,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有朝一日,當身穿工裝的農民打掃豬圈時,肥豬們是否會因為自己變成了器官捐贈者高興地四處打滾?那時的情形或許不會與今天有太大區別。

畢竟,我們幾千年來一直都在為了獲取豬肉而養豬,而當它們成為心臟移植手術的捐贈者後,或許能比現在賣上一個更好的價錢。

事實上,如果能夠供應適合移植的器官,或許就會為動物產品打開意想不到的需求。一旦成本和風險下降,醫療干預往往就會呈現常態化——就連十分極端的醫療技術也不例外。

誰能想到原本用於挽救生命的輸血技術,有朝一日會被運動員用來提高成績,贏得比賽?又有誰能想到原本用於為破相的士兵修補面容的手術,會在比佛利山莊的華麗診所中找到新的用武之地,為身價不菲的客戶抗皺增白?

雖然現在只是猜測,但打破人與獸之間的生物學界限可能會催生各種各樣可做可不做的手術。正如我上月在文章中所說,很多人已經渴望通過技術獲得「動物的力量」。最終,我們或許還會選擇改變自己的外貌,在嘴裏加上野生動物那樣碩大的獠牙,就像威廉·吉布森的小說《神經漫遊者》(Neuromancer)裏描述的「電腦朋克」(cyberpunk)一樣。而渴望提升成績的運動員也可以更換更加強大、不知疲倦的心臟——甚至當他/她的運動生涯結束後,還可以再換回自己的心臟。

Image caption 如果豬心成為手術台上的「常備材料」,人們食用豬肉時是否會產生一絲心理障礙?(圖片來源:Thinkstock)

更有趣的問題或許在於:當身份卑微的豬變成了可以挽救人類生命的超級英雄後,人類與這種原本被視作盤中美食的動物之間的關係是否會發生變化?如果你知道自己的叔叔胸腔里正跳動著一顆豬心,那麼當你再與親朋好友舉行周末燒烤聚會時,是否對豬排豬肉會有些忌憚?我把這個問題拋給了莫慧丁,但他拒絕設想這樣的場景。

然而,通過基因技術對豬進行改良,使之成為合適的器官捐獻者,的確成為了一項看似微小但卻十分重要的進步。這提升了豬的地位,使之處在了介於人類的食物與朋友之間的中間位置。

畢竟,由於能夠表達一些人類的基因,這些豬也具備了些許人類的屬性。而隨著科學家找到引發排異反應的基因,並將其換成人類可以容忍的基因後,這種屬性還會進一步增強。

有朝一日,我們甚至有可能培育出個性化的寵物,完美地滿足我們的潛在需求,以防你突然需要移植心臟、腎臟或肝臟等器官。這種方式帶來的道德困境遠小於所謂的「救命寶寶」——為了給病重的孩子提供救命的器官而專門再生一個孩子。

為了獲得維繫生命所需的器官而飼養一種動物,無疑可以改變我們與這些動物之間的關係,也必將改變我們對「完整的人」的定義。此時此刻,你只需要傾聽一下自己的心跳便可理解背後的緣由。

請訪問 BBC Future 閱讀 英文原文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